不知从何时起,我非常喜欢观赏学生的音乐会。大师们的音乐会自有其迷人的风采,但高山仰止,崇敬之心的距离总阻碍我不能和其“心与心的交流”。学生们的音乐会则不然,他们皆虎虎而有生气,充盈着向上的气息,触手可及的“零距离”,也自然不必为之正襟危坐,更不必为其间出现的瑕疵大摇脑袋,而只管赏心悦目地领略音乐会中的“溢彩瞬间”,为他们微不足道的精彩欢天鼓地。

    2006121晚,上海音乐学院校音乐厅内灯火通明,来自各方的观众济济一堂,我欣然坐于观众席一角,无须寒暄,驰然而坐,就像在夏日黄昏随兴散坐于阴凉的翠柏之下。简单陈设的舞台上,上音现代器乐打击乐系手风琴专业的学生正在这里举行每学期一次的汇报音乐会。舞台虽小,但展演之曲目所流露出的气质却是抓人眼球;规模虽小,但演员们神情举止却是极端庄穆,准备充分。

    第一位出场的是来自附中的学生朱一清,演出的曲目是拉赫玛尼诺夫作曲、亚什科维奇改编的《意大利波尔卡》。这首用键钮式手风琴演奏的作品绝对称得上是“炫技性”的作品,大量快速的六度音阶,在各种音型的“跑动”中将演出的气氛一下子激昂起来,定下了音乐会学术型的基调。接下来两位演奏者选用的是两首斯卡拉蒂作品,古典风格、典雅端庄。前者皋娴演奏的是D大调奏鸣曲(K.96)中“极快的快板”乐章,音乐朴素、明快,表现得清晰、流畅,层次分明,唯感遗憾的是缺乏作品内涵的挖掘。吴昱的F小调奏鸣曲(K.519)中“很快的快板”乐章亦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两者采用不同制式的手风琴(前者为键钮式后者为键盘式)所展露出来的细微不同,还是给人们带来了别样的审美享受。

    在经过两首古典风格“朴素”的浸润后,音乐会出现了两首风格迥异之作。吴雯怡演奏的格拉纳多斯创作的《西班牙舞曲》带有明显的西班牙舞曲的热烈欢快的节奏,这是作曲家多首“西班牙舞曲”中的一首。乐曲除了西班牙风格的节奏给人带来听觉的冲击外,歌唱性旋律也被手风琴这件乐器很好地展现出来。何川的《河马》是俄国作曲家谢德林的重要作品,属于印象派风格的作品。这两首作品所带来的清新气息、变幻的色彩,让在座的观众领略到手风琴宽广的表现范围。

    关旋演奏的两首作品风格不同,第一曲斯卡拉蒂的D小调奏鸣曲(田园,K.9)属古典风格,第二曲苏尔科夫的《俄罗斯舞曲》是民族乐派曲风,音乐对比较大,对演奏者是一个考验。出色的演奏反映出他在驾驭作品能力上的技术娴熟,其中前者中繁复的装饰音被演绎的华丽、旖旎,后者的俄罗斯民族悠长的旋律则被诠释得深情款款、韵味悠长。毛晓鸥选择的两首作品虽均为斯卡拉蒂的作品,但风格对比也还是有的。第一曲A大调奏鸣曲(K.208)中“如歌的行板”特别适于手风琴的歌唱性演奏,而第二曲F大调奏鸣曲(K.44)中“不太快的快板”也展示了手风琴演绎织体变化丰富、欢快的作品的长处。而尹晓楠选演的两部作品也和以上两位相像。她的第一曲《三月——云雀之歌(选自钢琴套曲“四季”)》以优美动人的旋律和对云雀“鸣叫”的形象描摹展现了手风琴较之于钢琴在这方面的独特优势,这首作品被她演绎得兴味盎然,展现了俄罗斯民族乐派作曲家柴可夫斯基迷人的音乐,也展现了俄罗斯悠长的歌唱性旋律所赋予作品特有魅力。第二曲降B大调奏鸣曲(K.551)中的“快板”乐章则展现了她精湛之技艺,快速奔走的“音流”、情绪热烈的主部主题、优雅婉转的副部主题、平稳但不失奔放的展开部等,在她富有灵气的演绎下虎虎而有生气。

    随后的几位演奏者沿承了前面的选曲特点,彭思靖演奏的申德廖夫改编的俄罗斯民歌《密林深处》、胡道远改编并演奏的肖邦的《蝴蝶》、杨雪演奏的申德廖夫改编的《秋天的梦》。这几部作品皆注重乐曲旋律中歌唱性,或深情、或飘逸、或内在、或外露。其中杨雪的演奏颇富灵性,可惜不太完整,据徐达维副教授解释说她下午的走台很好,今晚的发挥有些失常。胡道远的改编还是手法偏稚,尚待提高,但有这种尝试的精神还是值得提倡的。由此决定了他的演奏效果一般。傅宗翰演奏的两首作品颇为完整,展示了其大奖的实力。其中第一曲《五月——清静之夜(选自钢琴套曲“四季”)》内蕴含蓄、优美舒展,第二曲《诙谐的托卡塔》则“动如脱兔”、“芳蕊绽放”,技术娴熟、处理细腻,给人留下很好的印象。

    终曲是由黄玮、傅宗翰带来的二重奏《摩尔多维亚舞曲》(沙拉耶夫曲)。这是一首古典风格的作品,是摩尔多主题变奏曲。作品在七次变奏中使主题形象不断变化,展现了热情奔放的舞蹈性特点。两位演奏者或对话、或辩论、或倾诉、或同行,将手风琴作品中的神韵通过重奏的方式展现出来,展现了手风琴重奏音乐的特点。

    此次音乐会是上海音乐学院手风琴专业的一次教学成果展示,它集中反映出手风琴专业自筹建三年来的教学佳绩。在演奏技艺上,各位演奏者皆能胜任作品中所要技术含量,可谓中规中矩,展示出他们驾驭作品的能力。在作品的理解上显示出作为演奏家所需要的风范,这其中自有导师徐达维、张恩平的功劳,但学生们刻苦向上和敢于探索的精神也彰显其间。上音现代器乐系建系三年来不断探索教学的可行性之路,披荆斩棘、摸着石头过河、敢为天下先,逐渐展现出可喜的教学成果,手风琴专业已有多位学生在国内外各种大奖赛上摘金夺银,此次音乐会上的某些同学既有多位获奖者。

    此次音乐会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代器乐系课程设置的特点及带来的成果,如胡道远参与改编的肖邦的作品《蝴蝶》,虽尚显稚嫩,但颇能反映作品的韵味,假以时日,定将有所突破。据悉,该系非常重视学生们作曲技能的训练,还单列课程予以提高,学生对此举颇为赞赏,学习也就积极踊跃。这次音乐会也展示了手风琴演奏方面的一些特点,展示了不同制式手风琴演奏方面的特点和由此产生的不同效果,显示出上音现代器乐系教学中全面发展的教学理念。

    从选曲上看,曲目尚显狭窄,尤其缺乏很有韵味的中国作品,不免叫人遗憾。在教学中注重技术训练的同时,还应加强风格上理解上的培养。当然,这与中国题材手风琴作品的贫乏不无关系。中国手风琴艺术要想提高和赶上俄罗斯等发达国家,光有技艺精湛的一两个演奏家,显然还是不够的,还要有大量独具中国韵味的作品、成熟精炼的手风琴研究理论和高瞻远瞩的相关教学等作为铺衬,方能登临高峰。曾见某些人倡议建立“中国手风琴学派”,看来它只能是一个“空架子”吧?各位同仁尚需为之“添砖加瓦”!

    心随音动、溢彩涟涟,给人留下一个个美妙瞬间。有人说过,音乐表演是一个遗憾的艺术,这是就其出现的一处处瑕疵而言的。但我觉得它也是一个溢彩的艺术,演奏者们现场演奏时的一次次灵光显现,总会给人带来一次次怡情赏心的瞬间。您说呢?


  • 文章录入:angel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