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在贺绿汀音乐厅举办的浪潮VI”音乐会已落下帷幕。这一由上海音乐学院打击乐团推出的浪潮品牌至今已近6年。从推出新人新作的初创理念,到实现多方共赢的学科构想,在过去与未来之间,似乎有必要立足于当下,对浪潮进行一番审视和思考。
      向来被喻为是中国当代新音乐作品发布会浪潮,每年都会推出一至两部新作品进行世界首演。今年,也不例外。围绕中国作曲家打击乐作品这一主题,演绎了瞿小松的《LamMot》、谭盾的《SilkRoad》(中国首演)、张旭儒的《土·皮赋》、周湘林的《打家业》(打击乐版中国首演),以及贾达群的《极》(世界首演)5部当代音乐作品。其中,有3部是首演。
      于作品而言,近年来在浪潮的推动下,以音乐总监杨茹文为首的上音打击乐团已累积演奏杨立青陆培、张旭儒、谭盾、贾达群、何训田等一批活跃于乐坛的中国当代作曲家创作的打击乐作品。如何将这些具有强烈中国色彩的作品打上自己的烙印,掌握第一手解释权,这不仅是举办浪潮的意义,也是乐团的一个标杆。
      于创作而言,浪潮也是当代作曲家探索中国烙印的舞台。在本次音乐会上,瞿小松的《LamMot》立意于声音生于寂静,归复寂静的中国传统美学思想。谭盾以丝绸之路意象为题,对人声素材进行解构与重塑,从而展现对声音的迷恋及思考。张旭儒的《土·皮赋》则在原始打击乐器的架构下,揭示出人类远古文明的宏大命题。周湘林对民间打击乐的音色和音响空间予以提炼,在精致的数列结构中重构了湖南打溜子。贾达群则在中国、西方打击乐器的对峙与融合中,用《极》诠释了东、西文化的两
      其中,无论是谭盾以器乐代替人声,对新音色和创作语汇的探索;还是周湘林在视觉与听觉的交错中所构建的对称模式;抑或是贾达群对于整体音响结构和乐器个性音色之间的平衡……这些闪现于新作品中的创作理念,对仍行走于中国打击乐创作道路上的当代作曲家们提供了一些思路。
      再于演奏而言,浪潮为青年打击乐演奏家们提供了重要演出平台。演奏家们只有通过高端的舞台实践积累经验,演奏技术和风格才能渐趋成熟。从浪潮I”浪潮VI”,在不断探寻自我定位的过程中,始终伴有深层思考——“用作品促演奏,以演奏推作品(创作),点出了作品、创作与演奏三者间的关联。进一步来说,乐团具有探索和推进新作品的责任。反之,又可再借作曲家敏锐的触觉倒推教学的改革。因此,如何实现演奏教学、作品创作以及理论研究等多方共赢,推进学科建设,这是浪潮对未来提出的学科构想。
      浪潮虽然已在专业院校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但是,尚存某些未解决的问题。比如,继浪潮VI”之后,如何从学术圈走向大众?走象牙塔还是走市场?抑或,当浪潮冲向市场,直面普通观众后,又该如何平衡艺术探索与听众接受程度间的关系?甚至,应浪潮而委约创作的一些中国打击乐新作品又该如何维持后续的演出?一连串的追问,就在面前,直白、尖锐,无可回避。
      无论如何,这种多元合作运营模式下的浪潮,对探索中国打击乐的发展已迈出了重要的一步。面对过去与未来,让我们期待更汹涌强烈的浪潮来袭。
      (作者系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博士)

     

            载汇报20151222日(星期二),第24894号,上海报业汇报20151222日出版,上海,第9版,文化:快

  • 文章录入:二月里来责任编辑:二月里来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