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小时代3这部电影完全被拍成了喜剧模式,如果说郭敬明在这部电影中完全成功展示了其做喜剧导演的潜力,那么我更愿意说,这部电影是在表达了他有当MV导演的潜质。所有那些被诟病的慢镜头仿佛就是为了歌曲而生的,如果没有这些慢镜头,那些歌曲不可能如此深入人心,这一点在小时代2里面已经展现无遗,一如苏打绿的《我好想你》、郁可唯的《时间煮雨》,无一不脍炙人口,占据各大音乐榜头条。他把音乐和画面融合得很好,以至于那些所谓的拖拉慢镜头逐渐地从一开始被嘲笑诟病到如今地为各位看众接受,并红了音乐。

       

    《微光》也不例外。抛开小时代的剧情来讲,它依旧动人。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笔者凡是听国内流行音乐,基本很难听到有特色的嗓音,抑或说很少能一下子牵动人心的嗓音所吸引,而都是听那些音乐的伴奏、编曲,且毫无惊喜之感。当然,这并不是在鄙视国内流行音乐,就当笔者听歌太少。就算是在听笔者所喜爱的韩国实力乐队cnblue的歌的时候,笔者也是主要只在听其所用的乐器、音效,并每次对他们音效的用法都有很新奇的发现,这种发现一度让我不能自已,不断重复播放,但在听完其队长郑容和的现场之后,他的爆发力嗓音又开始吸引我的耳朵:他的高音、他的爆发力、他的时而沙哑的声音,是他的摇滚音乐里所必备的声音效果器。再者,说说蔡依林,她的声线虽然算不上很有特色,但就是有一种沉淀多年生活经历的感觉,越来越有味道,越来越拿捏得当,所以在听她的歌曲,编曲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因为她本身的嗓音就是一欣赏点所在。

       

    说回苏打绿。笔者去年在听到《我好想你》的时候,也是被吴青峰的唱腔勾走了思绪,他太清楚自己的魅力点在哪里,太清楚自己的嗓音如何就能发出诱惑的信号,所以他的歌,在旋律及唱腔方面,是无可挑剔的。

       

    《微光》,真心的,无不感叹地说,在一出现的那一刻起,吴青峰那独有的特色飘渺嗓音就完全牵动了我的心。必须承认的是,小时代3的画面是起到了一定的催眠作用,导致当这首歌伴奏一出现,吴青峰嗓音冒出来的时候,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了。首先当然,这并不是一篇宣传《微光》的文章。

       

    《微光》的编曲并不是很有特色。它的旋律发展也跟《我好想你》是完全一个套路的,无惊喜可言,或者可以说,这是一首复制了《我好想你》的歌曲,以保证它能像前者一样大受欢迎,乃保险之作,只是改了旋律、换个乐器而已。刚开始的伴奏,就为全曲铺垫了一种幽深静远的基调,拉长了音乐的画面感,好像铺设了一条古老悠长的走廊通道,就等着吴青峰从远方走过来,慢慢诉说着内心的苦闷。特有的节奏鼓点更是给曲子增添了一种异域风情,疏密相间的敲击是一种不紧不慢的舞步。18秒之后,青峰歌声响起。

       

    飘渺到一种什么境界呢,瞬间自己好像突然就身处沙漠了,风吹着沙,沙拂过脸;风吹头发,发拂脸颊,眼睛望向远方,迷茫,却不无助;发呆,却不呆滞。思绪飘得很远很远。《我好想你》音乐马上被脑补,刹那间脑袋只有一个声音:“像极了!”唱法、情绪完全一模一样,少了一点哭腔。但是伴奏因为多了电吉他和节奏鼓点,又让曲子有了一点改变的基因。

       

    歌词没有多吸引人注意。或许是因为吴青峰的唱法太过于强调浮在空中的感觉,太过强调唱法,太过想让人沉醉于他的技巧之中,太过于想要配合曲子的悲伤基调,歌词被模糊化处理了。本来这首歌就是以悲伤为主,按理来说,歌词更应该发挥它应有的作用来升华歌曲的意境,但在这里却丢失了它本身的任务。郭敬明的歌词是写得不错,诗意够了、内涵够了、文艺够了,就是被唱的人忽略了。又或许,是因为它的歌词不够口语化。

       

    吴青峰的真假声转换在开头用得很完美,当唱到“梦中,是谁在歌颂,滚滚红尘情有独钟”的时候,那声转音,让人耳前一亮,接着用假声轻唱上去,慢慢铺上一层一层的情绪,更添多几分异域之国的惆怅,特别是他的“歌颂”半音使用得恰到好处。“情有独钟”四个字,最后的转音很轻很轻,每个音都准在心坎里去了,不遗余力地爬回低音,从假到真,从虚到实,这一瞬间的转变都在他喉咙里轻飘而过,有种峰回路转之感,仿佛眨眼之间就只是咽了一口水而已,却已经爬过了千山万水,来到真实的现实中一般。

       

    第二遍主歌的重复,开始加入了爵士鼓,符合一贯的流行情歌套路,在慢慢加强语气,慢慢预告着高潮的到来。前面的安详,都是为了后面的痛彻心扉、歇斯底里,前后的张力对比才显现得出来,音乐的戏剧冲突才够深刻。而这时吴青峰已经开始不用真假声转换了,全部真声上场,力量在慢慢释放中,情感也开始逐步地表达出来。可以想象得到,后面他会有怎样激动的情感爆发,会以怎样激动的音乐灵魂叩响每个人的内心情感之门,然后倾泻而出。

       

    “就让我等着悲伤逆流成河”。他用他的哭腔征服了情伤者,用他特有的温柔而不暴力的嘶吼表达了一种快要绝望的心境。注意,在这里还只是“快要”,而不是“已经”。本以为这里就是高潮点所在,会有点失望,因为还没有得到最完整的情感宣泄,但是,它的编曲已经暗中加入了提琴的悲伤情愫,以给后面的爆发点铺垫,慢慢地,把听众引向绝望之渊。所以,这并不是终点。再继续往下期待着。

       

    “天地枯萎,生死相随。有你在我就不退。”全曲高潮点来临。听到这里,才要真正佩服吴青峰的作曲与唱腔。他把歌词要表达的内容很好地用旋律框住了,在情感完全倾泻而出的时候,发出了绝不放弃的怒吼,誓死相随,让人感受到了内心的坚定之感,无不为之动容。

       

    歌曲虽不长,伴奏不多,基本都是自己在倾诉,在发泄,在进行一场内心活动。吴青峰用他惯用的技巧,用他独有的嗓音,用他朴实老套的编曲,用他真实的情感表达,为我们展现了一场短短的3分多钟的听觉盛宴。为什么他的情歌总是能这么牵动人心,或许就在于他的这些方面吧,不需要华丽的编曲,而只要有一颗细腻的心。

       

    很久以前他给杨丞琳写过一首歌《带我走》。杨丞琳曾经表示吴青峰写的歌都很难唱,很需要肺活量,并为了唱这首歌而跑了很久的步,就是为了把那种张力唱出来,但很可惜,虽然杨丞琳在里面想要沿用吴青峰的唱法来诠释吴氏情歌,但仍缺乏一点声音特质。她用多了哭腔,反而把自己那种最干净的声音给淹没掉了,失去了最细腻最朴实的声音,再多的技巧也无济于事。

       

    最后,附上《微光》的歌词:

    远方 闪着微光 孤单暗自生长
    花香 被雪品尝 你的荣光降下风霜
    梦中 是谁在歌颂 滚滚红尘情有独钟
    最后的目送 前路珍重珍重
    心房 有扇新窗 有张温柔脸庞
    倔强 幢幢围墙 卑微时你没离场
    来自美秀女性网
    千言 万语在心中 喉咙胸口涌动彩虹
    离人在梦中 厮守每个寒冬
    就算我 坠落 比尘埃更微弱
    被夜色 分割 再被绝望撕扯
    就让我 等着 悲伤逆流成河
    天地枯萎 生死相随 有你在我就不退
    你说 就想这样活 我们存在就是首歌
    相爱又离合 再抵死也值得


  • 文章录入:gill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