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日,我应邀在镇江为江苏省中小学音乐教师专业培训讲课,第二天从参加培训活动的扬州市教研员丁草萱处,得知费承铿老师在骑电动车出行时突发意外,不仅肢体多处受伤骨折,且有体内出血,正在徐州市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这一事故发生在一位76岁老人身上,真让友人们心悬呐!当大家正为他祈求平安和焦急等待进一步治疗消息时,51日上午收到人民教育出版社音乐室主任杜永寿发来的信息“费老师抢救未果,今晨去世”。这一噩耗让我实难相信!这样一位生命力和创造力无比旺盛、劳碌一生不知疲倦、自己认为“并不老”的乐观老人,怎么舍得撇下他手中这许多未做完的事,就突然中止了自己生命的步伐呢!  

    在我眼中,费老师是一个“标准得不能再标准”的音乐教师。自195619岁毕业于南京师范学院后,57年的教学生涯,没有一天离开过学校,离开过讲台,离开过学生。他教过幼师、中师(晓庄师范)和高师(江苏师大),做过系主任,带过研究生,还教过7年中小学(文革时期下放农村)。正因为他有不同层次音乐教学经历和丰富的学术积累,他曾受教育部聘请,参与《中小学音乐教学大纲》《中等师范音乐教学大纲》和《全日制义务教育音乐课程标准》的研制工作。他先后为江苏省、人音社、人教社编写中小学音乐教材,是目前在全国范围使用的人民教育出版社音乐教材的特约主编。他不仅深谙音乐教育规律,有广博的文化修养,且有很强的高水平的教学实践能力,他在音乐创作、歌曲的钢琴即兴伴奏和中小学音乐课堂教学艺术等方面造诣深厚,堪称各级各类音乐教育工作者的楷模。  

    我与费老师交往的时间并不长,见面的机会也不太多,但下面几件事却给我留下永远抹不去的印象。  

    2000年冬,《中小学音乐课程标准》在北京大兴校长大厦起草初稿,那时个人电脑远未普及,能在电脑上快速录入文字的人也较少,当我正在为文稿打印进度犯愁时,费老师主动从我手中拿走一个章节手写文稿,笑着说“我来试试”。当年他自己既无电脑,也没有在电脑上操作的经验,凭着他可贵的热心,利用校长大厦底层售书处的公用电脑,在午休和夜间无人使用时,采用笨拙的“一指禅”手法,一字一字地敲打······。公用场所四面敞风,寒气逼人,费老师虽然裹着棉衣,外露的十个手指却已冻得通红。那年费老师63岁。  

    2004年至2011年,《中小学音乐课程标准》处在修订阶段,远在徐州的费老师在担任高校系行政职务和教学工作的同时,自愿到一所小学,面对面地给小学生上音乐课,通过整学年的亲身实践,验证“课标”的科学性和可行性。他时刻关注着“课标”改动的每段文字,会从我国音乐教育实情出发,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他的意见和建议,尤其对中小学音乐课失却学科本体的误区,直率地提出批评,极力主张摒弃表象热闹的浮华教风,倡导实施有效的音乐教育。  

    费老师的务实学风,同样体现在他的专业著述中。2003年上海音乐出版社出版了他编著的《青少年学和声》,不拘一格地采用首调唱名体系,将五线谱与简谱相结合,深入浅出地传授和声学知识。2005年人教社出版他编著的《钢琴即兴伴奏练习册》,他别出心裁地仿效我国传统书法的有效学习途径,将用毛笔和纸张进行的描红-临帖-脱帖书写,化为在键盘上进行全模仿-半模仿-独立弹奏,同样采用五线谱与简谱并用形式,简明实用。这些看似“业余”的做法,实则是从师范生、中小学教师和学生对音乐知识、技能接受的实际出发,对教学内容精髓的提炼,凝聚了他半个多世纪潜心音乐教育的心血。  

    201110月,我收到他寄来的《费承铿艺术歌曲集》(打印本),这部以《古渡口》为书名的集子,收入了他精心创作的18首艺术歌曲,歌词选自我国古代辛弃疾、苏轼、李清照等词家和今人的词作。不仅声乐部分能充分发挥不同声部独唱者的歌唱技巧,钢琴部分也写得十分考究。这些曲作,大多是他70岁之后,在每天工作半天的情况下,每首用半个月甚至一个月时间,一首一首“磨”出来的。接到这本他亲手打谱(显然他操作电脑的水平与10年前不能同日而语了)装订成册的集子,不敢怠慢(他嘱我对每一首都要提出意见),我在琴上认真地浏览学习。客观地说,费老师的艺术歌曲创作水平已达到很高的专业化水准,旋律的美感、韵味、时代性、地域性,钢琴的织体、和声及与人声的交融,都处理得相当精细。在最后一首《古战场》的序奏中,他大胆尝试运用无调性和声手法,表现古战场的神迷和沧桑感,十分传神。  

    在感佩费老师“痴迷”的创作热情和钻研精神的信息交往中,结合2011年版“音乐课标”“要更加重视并着力加强合唱教学”的要求,我建议他将创作的重心转到编写适于中小学生全员参与的合唱作品上来。我曾对他说:我们都已步入70岁以上的老年,时光有限,在创作上与其“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在有生之年为广大中小学生留下一些看似“小儿科”的东西,让孩子们从小就能参加合唱,通过小学到高中十多年持续不断的合唱学习,增进全体公民的音乐素养。我的恳切建议立马得到他积极的回应。从201110月到20129月,费老师花了一年时间,完成了由小学、初中、高中三部分组成的《中小学合唱进阶练习》。这些合唱曲,取材于中外民歌和中小学音乐教材中的歌曲,或是他创作的合唱曲作,全都从学生实际水平出发,引导学生顺着他设计的合唱学习阶梯,逐步形成参与合唱的能力。  

    没想到,这两部已经完成、尚未出版的著作,饱含着费老师的期望和等待,还搁在我的案头······。  

    我和他最后一次通话是在今年春节前后,他告诉我,这是他在徐州的最后一个春节了,要赶紧把手头的事情做完,10月份就搬回南京“老窝”去,似乎可以“安度晚年”了。呜呼!劳碌一生好不容易“言归”的好老头,就这样留下最后的遗憾走了!  

    让我们永远记得这位平民音乐教育家的业绩和对音乐教育事业的贡献吧!  

                        201353  

     注:王安国是我国著名的音乐理论家,音乐新课程标准研制组组长,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原院长。吴跃华推荐  

       


    此文章使用快速荐稿系统投稿

  • 文章录入:王安国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