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天籁云韶乐  自然宫商流妙音  

      

                             序金伟胡琴独奏专集《风韵琴诗》  

                                     听禅   

       

    琴士,以操琴为志业者;琴曲,是琴士心情之反映也;琴道,乃音乐哲学之凝聚也。琴士金伟,操琴数十年,其所操弄之胡琴,有二胡、中胡、高胡、秦胡、板胡等多种,俨然一个胡琴家族;其所创奏之乐曲,有独奏、合奏、齐奏、民乐室内乐等多种形式,当是音乐形式的荟萃。月换星移,弦动乐行,其间心得非是诗文言语,而发为《风韵琴诗》。  

    这一组音象作品,涵盖了自20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金伟的演奏精华,形式多样,内涵丰厚,气象阔大。传统与现代,市井与乡村,时代的气息和美学的超越,历史的回望与当下的体验,都在他的胡琴声中仿佛音画一样,呈现在眼前。  

    这一组胡琴音乐,反映了自20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金伟的演奏心路,风行水上,自然成文;声空云韶,乐出天籁。三秦乐声之劲道,广东音乐之明丽,塞外的沉郁,草原的深远,以至时代生活的热烈,都自然流淌出来,天真而多情。  

    这一组胡琴人物,师辈与后学同台,作者与琴士对谈。琴中深旨,得以继往开来;乐中哲思,当见缕缕展开。而金伟在这琴路中,已然修成操琴、作曲、研究的正果。熏风入弦,情行乐中,以至华发初现,由少年而已略显沧桑。  

    金伟之琴艺,或可视为“情况”、“音况”、“心况”三元谐行之琴道:  

    乐之生,本于情而已。绝情则无人,滥情则无志,俗情则无美,离情则无乐。中国传统高标着音乐与人情关系的美学,特别强调“情况”。情之所发,形为音声,以情逆志,可知人心。金伟多情却不滥情,入世而不俗情,最是一个“真”字能由琴声中透出,听其乐知其人,金石顺和,丝竹流妙,岂是无情能够做到?  

    “夫音,乐之舆也”。声音是音乐的载体,音雅方有妙乐,故中国传统有丰富的表演美学,特别强调“音况”。取声温润,句度流美;淳静简略,色调微妙。往往与诗词、山水唱和映现,在转折句逗,浮实迟速之中得琴乐真谛。金伟的胡琴技术益臻老熟,古诗云:“溜溜青丝上,静听松风寒”,此亦金伟琴艺之妙趣。  

        人生而静,其心也;感于物而动,其情也。心统性情,心是情主;情表心性,情是心役,故中国传统有深刻的音乐哲学,特别强调“心况”。心不离身,则即情即性;情不离人,则得神得心。乐出人心,心统音乐;心平则乐静,心安则音远。乐美则心善,音适则心良。金伟琴艺,出自性灵;琴中深旨,发自匠心。   

        而这三“况”之元行元协,统和统一,则整体地构成金伟的琴道,听金伟者,当于此中求得其琴艺之真谛。此即:情况真,音况妙,心况善,此“真”、“妙”、“善”之终极指向,则是统和三况之“美”。金伟之琴道,是音乐、文史、哲学的融汇,更是人生、社会、自然的内化,若非如此,则真、妙、善三况得之无由。  

    琴士金伟,祖籍安徽,供职西北。所谓南人温婉,北人质直,于金伟琴艺中可听细腻多情而兼自然朴素,正应了“南人北相”之妙判。可谓:  

    多情天籁云韶乐,自然宫商流妙音。  

    百年一器雅格在,胡琴原来是汉声。  

      

      

      

                                              癸巳年春四月  


  • 文章录入:听禅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