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璇(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本科三年级学生)  

      

    59号夜晚的烟雨空濛中,“上海之春——上海音乐学院优秀交响乐作品音乐会”于上海音乐厅上演,由青年指挥家张洁敏率领上海交响乐团呈现了7部上音作曲系教师的当代交响乐作品。其中有5部优秀交响作品的展演,及2部近期完成的新作首演,它们共同以当代的视角,通过凝练的交响乐体裁抽象出作曲家对于景色、境态、文化经典及作曲技法的个人探讨或发问。  

    赵光的《海上序曲》选自其于2006年发行的交响组曲《上海印象》,明快并富节奏律动的线条通过缓冲后对气息的拉宽,展现了从车水马龙的十字街头到城市鸟瞰的画面感转移;交响套曲《西湖》之“春”则意于用白居易《钱塘湖春行》的诗句,通过女高音、民乐组合和弦乐队加以诠释,映射出作曲家心中恬静的“心灵之湖”。王建中的《夜思》以弦乐合奏加少许梆子、大锣的形式,揉以极具民族风味的音乐语汇及编配方式,专递中国传统的线性思维;尹明五《夕——为二胡和乐队而作》则将蒙古“呼麦”与“长调”的因素于色彩性音流造型下,抒发作曲家对夕阳的感悟与想象。赵晓生《简乐四章》创作于1986年,是实践其所创“音集技法”的首部作品,这对学院派现代技法的运用有着深远的意义,26年后的再演,我们仍能从中感受到作曲家对音乐组织构造范式的理解。  

    2部首演的作品皆源自中国古代经典书作或画作,徐坚强的《本草纲目》据李时珍所著《本草纲目》中“甘、苦、辛、温、寒”之五个味、性为题材构建音乐语言,五声性的主题素材与铜管单音线条的呈现,隐含着作曲家对“药”的见解,笔者亦衷心期待作曲家对此类题材内涵的深度挖掘与扩充。叶国辉的《乐舞图》伊始即以粗犷的铜管闯入,横向的二度素材的并置与叠置在中间部分转为线性的主题呈现,并随后通过卡农等手法构成纵向上的对峙与交错。且这种二度音程于层次性的伴随似乎意图模仿民间乐器“音不准”的听觉感受,而逐次叠加产生的交错伴以此起彼伏的打击乐,则像极了难以控制的大型器乐齐奏,让人不禁想象于唐画卷中对胡汉两族共奏乐起舞的场景描摹。  

    不难看出,在本场音乐会作品中对于中国民间音乐元素与西方交响乐的表现形式之运用的笔触日益成熟,对于中国原创音乐具有本土意味的理想进行了又一次的探索。除了力推新作以使原创音乐血液的更新,其余作品亦在“上海之春”近年提出“佳作重演”的倡导中再次接纳更多的听众群。几度聆听新声,不仅应是规律,亦是发问,相信在多番、多年的审视之后留下的佳作必将铺就出当代严肃音乐的方向!

     

                                                                

     

                                                                   写于5月11日凌晨

     

     

      


  • 文章录入:张璇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