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9日晚,“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中国记忆——陕北信天游交响音乐会”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上演。这台音乐会上最为引人瞩目的是龚琳娜演唱的电视剧《血色浪漫》中的几首插曲,这也是本人第一次聆听龚琳娜的演唱。记得那是无伴奏的清唱,龚琳娜的音色透彻,民族风味十足,演唱的风格苍凉、哀怨,把歌曲所要表达的情感表现的淋漓尽致,全场观众鸦雀无声,唱毕后掌声雷动。音乐会的当晚,我在网上查阅了龚琳娜的简历,了解到她出生在贵州黔西北,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是一位立志于扎根民歌演唱,探寻如何演绎与诠释中国民歌演唱的歌唱家。看了她的资料,我心中产生出敬佩之感。

    从那次聆听龚琳娜的演唱后,我就比较关注这位歌唱家,希望她能在中国民歌的演唱中进一步发展,取得成绩。后来得知她嫁给了一位德国音乐家,给我影响深刻的是此人有一个古怪名字叫老锣,我想取这个名字肯定和曾侯乙编钟有关联。此时一种担忧在我心中产生,中国歌唱家嫁给德国作曲家,这样“嫁接”是否会产生出“转基因”产品。果然,第一个“转基因”产品《忐忑》被制造出来了。凭心而论,《忐忑》还是能够被人接受的,在《忐忑》这首歌曲中透露出的依然是民族的神韵,尽管作品中衬词的使用,以及包含民歌、戏曲等发声方式的演唱不能完全被人接受,但是音乐形式与音乐风格中散发出的新潮风韵还是与民族风格相吻合的。为此本人还专门作了一次讲座“解析神曲忐忑”,讲座的内容主要是解析《忐忑》这首歌曲中所含有的民族音乐元素。总之,《忐忑》这首歌曲的民族风格与作品创作的探索手法还是比较成功的。

    紧接着第二个“转基因”产品《法海你不懂爱》诞生了,这个产品的风格、内容与《忐忑》相比显得不在一个级别了。歌曲的旋律非常简单,调性单一,没有一丝的展开元素,音乐的发展几乎都是围绕着一句歌词作重复 “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不断重复所产生的厌烦感绝对不亚于“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和小和尚讲故事”。歌词中的雷峰塔可能是一个挂在家里吊扇上晃晃荡荡的装饰物,否则怎么会掉下来?歌词的语文水准不敢恭维。历史上确有法海其人,是江苏镇江金山寺的一位高僧,在佛教历史上法海大师曾经做出过重要的贡献。但是在民间传说《白蛇传》中法海拆散了白娘子与许仙的婚姻,这个故事纯粹虚构,但是影响很大。故事中的法海是一位正直的法师,他阻止的是一个荒唐的婚姻,一条蛇精(雌蛇)变成的女妖,勾引人间的“伪男”许仙,因此法海阻止婚姻的目的是避免白许两人生产恐怖的杂交产物啊。由于故事的作者把矛盾展开的中心放在人类最为神圣的“爱情”这个平台上,因此女妖与“伪男”的不正常男女关系反而得到同情,以至于1924 年9月25日年久失修的雷峰塔真的倒掉以后文学巨匠鲁迅先生都情不自禁地写文章叫好。但是鲁迅先生的文笔和文章的构思、立意都和歌曲《法海你不懂爱》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实在不明白龚琳娜和老锣为何要把创作的视角放在“雷峰塔会掉下来”上,可能是家里有一个雷峰塔的装饰物没有挂好,掉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后产生的灵感。

    很快龚琳娜和老锣又制造出了第三个“转基因”产品《金箍棒》,这个作品如果能称为音乐作品,那么不只是雷峰塔了,比萨斜塔也要“掉”下来了。《金箍棒》唱什么歌词根本无法听出,只能听到“棒里格,棒里格,棒里格棒,齐天大圣啊!哈哈哈”。这首歌曲比“雷峰塔会掉下来”更加无厘头,连叙述的内容都没有了。试想,有一个人如果在公共场所莫名其妙地呼叫“棒里格,棒里格,棒里格棒,齐天大圣啊!哈哈哈”,那肯定是要被众人压倒在雷峰塔下了。《金箍棒》的音乐创作没有一点作曲技术,旋律发展手法极其简单、结构层次混乱,创作水准只相当于各个省市的音乐通考的考生,难怪评论界的责怪声如排山倒海之势。不知道当年嗓音淳朴的龚琳娜是如何想的,为何丢弃原本甜美的演唱而去追求一种无厘头的风格?感想只有一点,转基因的食品千万不能吃啊!本人是肯定不会购买转基因的食用油的。奉劝阅读过此文章的人都不要购买,食用后肯定会整天在街上大叫“棒里格,棒里格,棒里格棒,齐天大圣啊!哈哈哈”。

    但愿龚琳娜和老锣不要再想处什么新花头,如果把创作的视角再对着贾宝玉、孙二娘、武大郎、潘金莲等人的身上,那可要吓出人命的哦。


  • 文章录入: 狄其安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