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作品以田园题材为主题是早期几乎所有作曲家都乐意作出的选择。我们会与舒伯特一起躲避到田园休养生息(未完成交响曲第二乐章),我们也能同贝多芬一起去野外踏青(第六交响曲第二乐章);维瓦尔第将我们带入四季分明的田园(小提琴协奏曲四季),德彪西引导我们走进午后那让人昏昏欲睡的牧场(牧神的午后)。  

    音乐史上占据重要位置的四大小提琴协奏曲中,贝多芬、勃拉姆斯和柴可夫斯基更是不约而同的在第二乐章选用了田园题材。然而同样的田园却有着不同的韵味,细细品味之下,让人顿悟享受生活的奥秘。  

    让我们先听一下贝多芬的第二乐章。  

    第一段,乐队营造着一种暖暖的、静谧的仲夏之夜的氛围,独奏小提琴生动地描绘着一只夜莺在夏日宁静的夜空下无忧无虑的放开歌喉的场景;请注意,当小提琴歌唱的时候,乐队的背景换成木管组,似有一股清凉的夜风吹来,带给人们清新的感受。夜莺第二轮的歌唱更加卖力而且动情,令人们陶醉在被爱情包裹的温馨氛围里。小提琴歌唱的间歇,暖暖的弦乐队将浓浓的夏夜情愫发散开来。(附件16-1)。  

    音乐进入第二段。独奏小提琴转换了角色,由夜莺美妙的歌声引发的感动之情让人浮想联翩——生活是多么美好,沉浸在这令人赞叹的美好生活里是多么的幸福。弦乐队轻轻地拨奏,渲染着一种静谧,这是一种轻手轻脚的静谧,让我们想见这令人幸福的时刻应是居家后花园中的仲夏之夜,此刻弥漫在人们心中的只有幸福和满足,当然还有一点思索,再加上一点情感上的波澜,更多的是一种沉醉在夜莺歌声所渲染的美妙气氛之中,而这种气氛一直延续到乐章的末尾。(附件16-2)。  

    柴可夫斯基是将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在俄罗斯广袤的原野之中。木管组加圆号渲染的空旷、辽阔的原野背景下,独奏小提琴略带忧郁的表情,全因远眺漫无边际的原野而生的空虚感,随后的弦乐队缓缓流动着伤感情绪(附件14-6),刻画了忧郁的俄罗斯性格与辽阔的原野之间相依相存的关系。在一阵激情的抒发之后,再现的原野风光中,单簧管描述着一只藏在草丛中的鸟儿,频频发出呼唤的啼叫,终于唤来了它的同伴——长笛描述的另一只鸟,带着一路的欢乐,剑一般的飞落草丛中与同伴相聚的过程;接下来从远处湖泊里又传来一阵阵野鸭惬意而安静的嘟囔声(附件14-8),这些真切细腻的景物描写生动反映了作曲家对自己赖以生存的大地那深厚的眷恋之情,并且随着视线的转移,再现的第一主题不再有抹之不去的忧郁情调。  

    与贝多芬的第二乐章相比,同样描写了鸟鸣,老柴的鸟鸣是有距离的、有呼应的鸟鸣,是大自然固有的声音;而贝多芬的鸟鸣是近在咫尺的、独唱似的鸟鸣,是人工豢养的鸟在笼子里面唱出来的歌。  

    我们再来听一下勃拉姆斯的第二乐章。  

    乐曲一开始,双簧管在大管和圆号营造的晨雾背景下,安详地奏响田园晨歌。这是一种带有野趣的意境,一种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清新,初升的太阳斜射在沾满露水的花草叶上;双簧管独奏的主题用其独特的亮色,借用教堂组钟固有的音阶,且踏着和缓的节律,蕴含着教堂钟声的意味。从远处飘过来的晨钟声呼唤着人们的宗教意识,一切都是那么和谐,让人不由得想起了圣经中提到的伊甸园。独奏小提琴以宽广的音域重复着钟声主题,似站立在上帝面前将自己全身心献与主的信徒,打破了乐队苦心营造的宁静。这是一颗彻夜不眠之后仍不能安定下来的灵魂,在向着心目中神圣的主,敞开心扉,动情地祈祷(附件16-3)。  

    乐曲第二段,独奏小提琴饱蘸悲苦之情展开了内心表白,应是在主面前的虔诚忏悔,似有倾倒不完的苦水,又似有无尽的煎熬和折磨,在祈求主的宽恕和帮助(附件16-4)。  

    第三段,钟声再度响起,一颗需要上帝拯救的灵魂,在上帝的怀抱中,在一番动情的真诚忏悔之后,逐渐卸掉了压在胸中的重负。在请求宽恕的带罪的灵魂,与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上帝,这两种看似截然不融洽的氛围的奇特的混合过程中,神圣的氛围逐渐占据了主导地位,悲情苦脸渐渐平复,乐章在趋于平静的气氛中结束(附件16-5)。  

    三个慢板乐章,从基本情绪看,贝多芬是一种心绪泰然,一种神清气爽、融洽和谐,一种感动;勃拉姆斯是一种景情分裂,一种心境纷乱、不知所措,一种炼狱;老柴则是一种修养生息,一种欲静还动、形静意动,一种蛰伏。  

    三个田园美景,从其在音乐中所担当的角色看,贝多芬只是将花园作为事件发生的布景;老柴则是隐身于广袤的田野风景中,借景生情,情景交融;勃拉姆斯则是在营造上帝的住所那和谐的田园美景氛围,这种氛围能与动荡的心绪形成巨大的反差,这种强烈的对比效果,既是与第一乐章的风格相贯穿,又完满的布置了一个有炼狱般痛楚的忏悔所必需的外部环境。  

    三个田园美景中:  

    贝多芬将时间设定在夏日的夜晚,由弦乐队烘托的安静、温暖的环境,在夜莺歌唱的时候木管乐器送来的凉爽的微风,以及弦乐器拨奏背景下的静谧(这是经过白天的喧哗之后人们能够对比感觉到的静谧),这种城市花园的景致是综合了各种音响因素得出来的印象。  

    老柴的田园没有时间概念,只是广袤的俄罗斯原野一贯风貌的纪实性描述,强调的是空旷阴柔的氛围和亲切熟悉的气味。  

    勃拉姆斯的田园景色是将时间定格在清晨。大管和圆号渲染的略带薄雾的原野背景,双簧管明亮的金属音色给人强烈的清新感,让人由不得不深吸一口滋润的新鲜空气的感觉。大段的田园景色的描写过程中,圆号与大管为背景缓缓地变换和弦,让人感觉到那薄雾的流动,这也是一种静谧,静谧之中包含着安详意味,成功的营造了圣地气氛,强烈的帮衬着后面出现的不安定的心灵挣扎。  

    在音乐作品中,但凡描写田园景致的时候,往往选用双簧管中音区那略带金属质地的音色来担纲,这一音色带有甜美的味道,与田野风光给人们的感受颇为相近;虽然甜美的音色并不是双簧管所独有的音色,然而既甜美又有那点金属质地的色彩却是双簧管之外的其它乐器所不具备的音色,这是那种有点像阳光给景色镀上一层金边的音色,非常适合表现太阳斜射下的蓝天、白云、碧树、红花的绮丽田园美景。  

    如果我们用同样甜美的长笛中音区音色来替换双簧管陈述一下勃拉姆斯的田园主题,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呢(附件16-6)?毫无疑问,太阳不见了,虽然还是那样亮堂、美丽,但这亮堂的光源却不在视野里,而且多了一种春风佛面的感觉。  

    景色一变,意境也会变。勃拉姆斯的这部音乐里有宗教的意味。第二乐章描述的是一种能够听到教堂钟声的田园景色,由于上帝的因素,花花草草的周边被镀上一层灿烂的金色,让人能够联想到伊甸园的田园景色。如果换成了长笛,这种效果就没有了。  

    同所有的艺术门类一样,音乐作品中田园美景的描写都是为了作品主题思想的需要而设,没有表现主题思想的需要,一切美景都会显得苍白无趣。  


  • 文章录入:老友潸然责任编辑:娜初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