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刊載於《省交樂訊》59-60期
    一07公立國樂團獨佔且浪費國家資源嗎?
    http://suona.com/forum/forum_posts.asp?TID=233&KW=%AE%F6%B6O%B0%EA%AEa%B8%EA%B7%BD
     
    1995年<省交樂訊>44-47期,刊林谷芳(現任民族音樂學會會長) ,<台灣省文化生態之鳥瞰與檢討>一文(後簡稱林文)。其中涉及現代國樂的部份,他有如下的論調:
        林文的前提是:
    1. 西方音樂美學之建基,與中國不同──中國音樂(以傳統音樂為代表)之美學本質是:強調氣韻生動,注意音色,留白,線性進行......、是一種重視人性化,生活化,自然化,即興化,有機化。表現之自在無礙,個性之自由發揮,對演奏者再創作能力的依賴.....的哲學理念
        西洋音樂(以古典音樂為代表) 之美學本質是:強調結構完整,形式之美,氣勢,厚度,對比,合諧,縱向結合。但機械,刻板,人工,非人性化,非生活化,機械宇宙觀,天人不合一......
    2. 現代國樂不應一昧追求西方的音樂美學:
        因為古典音樂只是西洋音樂美學的代表。而西方音樂美學,在觀念上,手法上,  與中國音樂之美學,有其「互斥性」。
    3. 目前現代國樂是全盤追求西樂美學下的結果,因此是不足以代表中國傳統音樂,不該稱之為國樂的。既已稱之為國樂,就不應全盤追求西方的音樂美學。
        林文的結論則是:
        "1. 現代國樂團太偏重表演層次,且都是缺乏價值的、音樂廳內的,西方交響化式的表演,其文化功能有所偏差。
        2. 在演出政策上,台灣的現代樂團偏重創作,而交響樂團卻反不重創作,這是角色混淆,功能倒轉。
        3. 現代國樂團之美學觀念,幾乎全盤西化,其在創作上以西樂觀念手法為尊,是偏差的。
        4. 專業國樂團的設置,是官方用錯了力點,官方資源在此,幾乎全部浪費。現代國樂團獨佔官方資源,對傳統地方音樂的傳承,毫無益處。
        5. 應組獨立超然之委員會,來訂定專業現代國樂團之近,中,遠程計畫。
        6. 中樂,華樂,民樂,國樂等名詞,都會誤導出此種新樂種就是中樂代表的副作用。
        但此新樂種之代表性,實在不足!所以應對此新樂種,另定一種適當名稱。"
     
    對以上林文之各論據與結論,我個人有不盡贊同之處,擬嘗試一一辯證如下:
        1. 有關西方音樂美學之建基,與中國不同──中國音樂美學本質:以傳統音樂為代表;西方音樂美學本質:以古典音樂為代表。此點實難茍同!
    個人不認為,西洋的音樂美學,是僅可以用大型古典交響樂的型態來代表,這麼單一化的。
        中國故然有極為豐富的,與西洋大交響樂團美學觀點迥異的傳統地方樂種小樂隊,如:絲竹樂、弦索樂、彈撥樂、吹管樂、打擊樂、吹打樂......西方何獨不然 ?
        西洋音樂發源地之歐洲,因民族眾多,歷史悠久,重視音樂文化(尤其是多元化),其傳統地方小樂種所在多有,如:管樂,弦樂,室內樂,節奏樂,.....曲式極豐,不必贅述,已經是難為吾人所抹煞了!
        即已短短兩百年歷史的美國而論,也最少產生了爵士樂,鄉村音樂,藍調.....多種小編制的音樂文化,是極重視音樂生活化,即興演奏(無論是潤飾或變奏)...等等所謂中國獨具之音樂特異功能與哲學思維的。其生活化,與中國之傳統樂種相較,已不遑多讓,甚且其同樂性更遠勝於東方。
        而這幾種音樂文化,不僅足堪代表,當代美國之音樂主流,且幾乎已達泛濫的地步,吾人如何能夠見樹不見林的、一廂情願的擴大推論:大型交響化樂團才是西洋音樂美學的主流,甚至是唯一的美學主流呢?
        西方更產生了印象派,前衛派,絕對音樂,電子音樂.....其表現之自在無礙,其個性之自由發揮,對演奏者再創作能力之依賴.....難道還能用簡單,抽象,機械(宇宙觀?),刻板,人工,非人性化(天人不合?),非生活化,....來概括命定嗎?
    就算只以上述幾點音樂美學尺度而論,西方與中國相較,有其本質上之基本差異,甚且還遠落中國後之處嗎?
        中西皆有大樂隊與小樂隊,兩類樂隊型態,中西亦有因之而生的,兩種差異性音樂美學。
        林先生僅憑對中國博大音樂文化,單方面的認識,(其實我們對中西的了解都不可能是全面的!)向來的著力點,就只在西方大型樂隊音樂美學,與中國傳統小樂隊音樂美學,之比較上打轉而已。乃產生「西方音樂美學之建基與中國不同」,這種來自不完全歸納的結論。在方法上既難謂週全,在結論上實難免武斷!
        提倡絲竹合奏的陳中申即表示過:"傳統絲竹樂的表現手法與型態,西洋不但有,且更發達!只是它們其它的表現方法與型態極多,因此不特別顯著"
    中國何嘗獨有?何嘗優於西方?
        林先生所堅信之理念,既來自不完全的歸納,從而演繹出來的種種推論,也就難合事實了。譬如:
    明明是因為歷史發展尚未成熟到,成立合奏樂團、合奏美學的中國地方傳統樂隊,可以完全設想為哲學理念不同──這是一種重視人性化、生活化、自然化、即興化、有機化的哲學理念。且均是遠遠優於西方的哲學理念!
        對中國音樂還可以有這樣的設想:以"將人生體驗與音樂感受的相應,予以層次的價值安排"
        音之本身,無須假借外在過程,"因為樂乃心聲,所以音色即已具足一切。"
        採用五聲音階與滑音,是"由於覺悟機械的硬性束縛容易使感情僵化,所以選擇了自然與彈性的素材。"
        沒有採用和聲與西方作曲法,是"由於覺得強烈對比,反足以使人彈性疲乏,所以選擇了線條   (旋律變奏)的細膩發展,及含蓄一慣的曲子表達。"
        小樂隊主客不分的演奏型態,是"由於深刻地了解,人不只是整體的一節,還有其活生生的存在,所以有了自由的內涵。 "而這種"心意相通的和諧,  較西洋和聲,有更富變化的美感存在。"
        中國曲子缺乏西洋式即時震憾性的效果,是"正由於能淡,所以能遠。不能把握到意境上的淡遠高古,就無法真正窺及中國藝術、文學上寓神奇於平凡的堂奧。"
        基本上,我們若願採用這種論調,則任何類似的主觀設想均不乏論證,也不會缺乏津津樂道的支持,與津津樂聞的聽眾。
        余以為,以上皆只是一種自我設想而已!
    試問這些抽象的,所謂中國傳統音樂特具的總總音樂美學,豈具不同時空與個體之普遍存在性?
    即以當世而論,(暫且無論台灣的西樂團與現代國樂團之成員吧,)僅以中國的傳統樂種之樂師而觀,又有多少人,理解體驗或領會、實踐、強調、....什麼天人宇宙觀、生活人性化、人本為中心的文化內涵,與民族情感聲調呢?
        我們如何能將少數民族音樂學家,主觀美藝式的設想價評,定位為客觀普遍存在與中國,又絕對有別於西方的歷史遺產呢?
     
        2. 有關現代國樂不應一昧追求西方的音樂美學此點,吾人亦有不同的看法:
    我們認為<林文>所稱的,這種所謂「中西美學上的差異性」,主要表現在單音音樂,主音音樂,複音音樂的不同上。產生差益的緣因,則只在於樂隊編制大小不同上而已,與東西方音樂美學上的、內在哲學精神上的,是否有所差異無關!
        傳統的地方音樂,與大型現代國樂,其表現型態與內容及方式之不同,受其編製的影響很大,乃不得不各自依循自身之特性,發展出不同美學基礎的演出方式,作曲方式。考諸音樂史,中外皆然!
        西方在大型交響樂團萌芽之前,及當前仍存在的各種小編制樂隊,其基本型態與準則理念,與所謂中國音樂美學相比,並無大異!
        我們單憑簡單而直覺的觀察經驗,也都就可知:西方音樂的型態也是有其多樣性與多元化的,小樂隊之音樂美學(即始在交響樂中)並不缺乏。中西之樂種,樂思,樂風,音樂美學.... ,同樣都是多樣性多元化的,在此基點上,西方未嘗遜於東方,實難謂東方必能或實已壓倒了西風!因此也就絕難說,這些小編制的音樂美學,是中國所獨有,而西方所獨缺的。
        此外,西洋大型樂隊之音樂美學,較之中國不但更為豐富,且因大型樂隊容易兼容並蓄,當它使用較小編制演出時,甚且可同時兼備兩類不同的音響,同時表現此兩類不同音樂的美學。
        反之,小編制的樂隊,就絕難有此能力了!
        編制不同的大小兩種樂隊,及其音樂美學,就價值內涵來比,應是見仁見智,各有優劣,各擅勝場,兩皆須要。
        因此,我們不認為,大型交響化樂隊之氣勢,厚度,對比.....等,所謂西洋音樂美學觀念,是中國所無須,且絕對與中國音樂美學互斥,有害而無法共存的!
        中國在各項文化領域,均已吸收學習西方之長,實難謂唯獨中樂,無能無須無法師法夷技。
        陳能濟曾說:"中國風格與交響化彼此並不一定會衝突。交響化對樂器奏法上的疏略,主要還是作曲者作曲功力的問題。合奏化以後,演奏員的即興演奏能力,確頗有所犧牲,但這種犧牲,並非毫無代價可換得!從西洋音樂史來看,現在的西洋樂器,其前身也是不儘適合大型合奏,與寬音域高技巧的。何以中國樂器就不能改變?何以演奏形態就不能演變?誰能夠做這種決定!現代國樂嚴格來說,還在嘗試階段,我們不能就此妄下定論。"
        個人以為,在大型合奏上,中樂還在起步與實驗階段,相去西方甚遠。我們同樣樂見,這類演奏型態與音樂美學理念的成熟與茁壯,實並無損於吾人之提倡傳統音樂。
        何況,音樂表現型態之多元化,本即是開放社會的正常現像,我們樂見現代國樂,這種新樂種的經充份實驗後日見成熟。
        總之,我們還是主張,中國音樂除了傳統小編制型態的演出外,也可以採現代國樂這樣的大型編制,作多元化的演出。那就無法不重視創作,無法排斥西洋的作曲手法,無法排斥那種特定的音樂美學觀念。
     
        3. 有關現代國樂是否不足以代表中國音樂?該不該稱之為國樂?應不應對此新樂種,另定一適當名稱?
    我已作<國樂正名此其時?豈其時!>一文,(刊登於<北市國樂>刊112-113期)
        http://suona.com/forum/forum_posts.asp?TID=232&KW=%A6%B9%A8%E4%AE%C9
    明白表示,也是我所反對的!
        首先必須澄清,現代國樂根本是一個依現代較進步的觀念,所新設計並逐步實驗成型的樂種,與有些根本難免不面臨於衰微命運的傳統地方樂種,本質上根本不同
        民族音樂學家們,若也要將現代國樂納入民族音樂學的範疇(才會認為現代國樂團已經異化 !)本不盡洽當,所以才會經常與國樂界的認知根本互異。
        現代國樂並無繼絕存亡之虞,源於它的下列,現代性,代表性,模範性,普遍性....特質。如下:
    1、它有用視奏法,演奏現代化樂譜(簡譜、線譜)的能力。
    2、但它的演出型態卻也多元化,不受限於合奏尤其是交響化的:  
    3、它所用的樂器,含蓋性最廣,機動性也最強。適應力也最強,代表性最足!
    4、它的曲目以創作為主,卻也可兼採南北各地樂種曲目與樂調:  
    5、它採用西洋的、現代化的進步音樂理念:如練習曲教學法、指法弓法技法、記譜法 (包括線譜、簡譜)、視奏法、合奏法、指揮法、作曲法、轉調法....
    6、它是現時唯一能應用於大眾傳播媒體,唯一能有票房,唯一能在學校普遍推行的樂種。又是流傳於台、港、星、中,唯一的共同樂種。也是最為國際人士(非僅指民族音樂學界),所了解的中國樂種。
     
    以上這些都是任一單純的地方音樂樂種,所難以具有的特質。
        我們認為,當是這個難能而彌足可貴的特質,就足以使此樂種,配稱之為"現代國樂"了。也只有這個樂種,足以榮任"現代國樂"之名與實。
    我們對於<林.文>中,有關現代國樂部份之若干結論,亦多有不同的異見,茲辯證如下:
     
        1. 有關於,在演出上,現代國樂團與交響樂團之角色混淆,功能倒錯問題:
    <林文>以為:"交響樂當以內化西方形式的創作為目標"、"現代國樂則當以傳承傳統為第一要務"
    我必須指出,民族音樂學家們一貫之著眼點,多為傳統樂種之繼絕存亡上,因此才向來是主張"保存傳承重於發展"的。
        但對一個無虞於繼絕存亡的,像現代國樂這樣非傳統的新樂種,也作類似主張,豈非認錯對象以致反無法施行?
        我們實無法理解,<林文>所謂:"現代國樂當以傳承傳統為第一要務"為何意?是要它們傳承傳統地方音樂為第一要務嗎?那麼是要傳承那一種傳統地方音樂呢?
        若止傳承一種,豈非逕組地方音樂團即可?若非止傳承一種,則豈非勢必仍採現代國樂團的模式?
        <林文>此話除了反對發展創新之外,還能有何解?
        但<林文>也說"創作是藝術的原點",既要創新,此時此地又如何能,不兼採西方的音樂美學觀念與手法?除此之外,當前此地又能有何另闢之蹊徑!
        我們以為,創發力是任何樂種生命力的指標,中西皆同!
        一個喪失創發能力的樂種,是遲早都會面臨衰微命運的。譬如同為地方傳統樂種,有創發力的粵曲,就已成為台灣所有傳統樂師,共同的學習對象。
        無創發力及合理現代化記譜法的南管,就不得不面臨其難以避免的衰微命運。
        何以<林文>認為,交響樂的創作,可以是"連續於中國美學觀念"的。某些民族音樂學家(如許常惠) ,對他自己及學生們,用西樂器創作的樂曲,甚至某些前衛作品,都可認為是"已抒發了現代中國人的音樂心懷"的。
        而唯獨現代國樂團,卻須以"傳承傳統為第一要務"?無須或不當創新!
        除了誤認現代國樂的本質與身份,也與傳統地方樂種(如南管)相當之外,有何更為言之成理的論據?
        許教授在民國70年時,還講:〝『國樂』中最令人歎息的就作品的貧窮〞。短短幾十年之後,國樂的隱憂已由〝創作太少(!)〞變為〝創作太多(?)〞。豈非又是一種前後矛盾的雙重標準?
        林文認為,現代國樂的創作,都是全盤西化的,是有所偏失的。但他卻認為西洋現代音樂中,某些用中國樂器表現的實驗,反倒能『為傳統音樂,注入新而重要的支撐力量』,認為現代音樂的這種美學與手法,『代表社會創發的多元性』。傳統與現代這兩極,目前『已開啟了具文化意義的一些連接』。這豈非都是一種前後矛盾雙重標準?-----何以現代國樂就無須注入新力量、不能多元化、沒有文化意義、不是現代中國人的心聲?
     
        2.有關於在演出上,公設現代國樂團之太偏重於表演層次,太偏重缺乏價值的交響化,太偏重音樂廳之精緻之文化,是『將傳統硬套入,以西方藝術型式為標的空間建構內,扭曲了傳統』,文化功能偏失:
        我們以為目前的公設樂團,無論是交響樂團或是現代國樂團,都很容易被誤認為,是偏重於表演層次的。因為公設樂團的表演業務,是公眾所最能甚至唯一所能了解接觸的層次。
        其實北市國著力於研究、推廣、傳承的成績頗著。譬如:北市國能週期性的舉辦研討會、訓練營、演講、作曲與演奏比賽、附設團隊、巡迴輔導;出版期刊雜誌、書譜教材。音影卡帶、樂器介紹;並積極傳承、表演傳統音樂。何能算是太偏重表演層次?
        即單以表演層次而論,音樂廳精緻型式的表演也只佔五分之一以下而已。其餘還有五分之四的校際、社區、巡迴、假日......表演,何能算是太偏重精緻藝術的表演廳表演?
        北市國的曲目及表演型態,且都是多樣性、多元化的。包括北市國成軍十五年以來所演出過的,所謂〝與用西樂器創演的新音樂,無本質的不同的〞現代前衛作品,甚至西洋曲目,總共也只有一二十首而已,且只可能在音樂廳內的定期演奏會上作點綴性的演出。比率低於1%。其它99以上的非前衛的作品,大都與各地方傳統音樂在旋律樂語、曲式調式、表現手法......有或多或少連繫。何能說〝與用西樂器創演的新音樂,無本質的不同?〞
        其創作曲在手法上,雖大量採用大型樂隊所必須的所謂『西方』音樂美學,但內容、樂語、素材、風格大都是中國的,何能因此說就是『全盤』西方?何能說就是『以西樂觀念手法為尊』,就是『偏失』?
        林文堅持認為『藝術的精神與手法是不可分割的』明顯違背一般作曲者、演奏者、欣賞者的經驗。其侷限性何在?
        文化建設不能只偏重於硬體,台灣各縣市已都有音樂廳的文化硬體建設,北市國能週期性的支援這些硬體建設,使它們不至於形同虛設。音樂廳的精緻表演是絕對須要維持的。
        連民族音樂學界(如許常惠)也主張,表演、傳承是三個同等重要的任務。北市國何能在表演層次上偏廢?
        倒是北市國應更致力於各項業績成果等的統計工作,讓外界了解其業務項目、表演場次類別,以免除外界對於北市國『偏重表演』、『重洋輕土』之類的誤解與攻擊。
     
        3.有關於:現代國樂『獨佔資源』,產生『紫之奪朱』的副作用,使官方資源在此,幾近全部『浪費』。官方設置現代國樂公設樂團,是『用錯了力點』。因為它與傳統音樂界彼此無往來,與傳統音樂的傳承、發揚完全無關。現代國樂於態度上極輕蔑民間音樂、偶有本土節目亦以俚俗卑之、認為傳統樂種是下里巴人之歌......
        林文一方面主張,政府應多照顧非主流音樂,以維護創發性作為所應有的空間。一方面又排擠唯一具有創發性的現代國樂,然則真正意圖何在?
        現代國樂相對於西方古典交響樂,難道不是非主流、弱勢嗎?像南管這種樂種其創發性會優於現代國樂嗎?
        談到現代國槳與傳統音樂的關聯,我以為經由國樂器、國樂曲、國樂家、國樂團的參與,反使傳統民間地方音樂之被認知一點上,獲得極大的助益。
        如,現時大量的民族音樂學家,原本就是出身於國樂界的。大量傳統種、劇種社團及學校的幹部、師資,也原本就是出身於國樂界的。
    以演奏傳統地方民樂,甚至鄉土音樂為標榜的台北(縣)民族樂團,其成員且100%,為國樂科班或行伍出身!
        傳統地方劇種,採用大型伴奏時,也必由國樂界來支援。
        北市國也開辦過地方音樂(如京劇鑼鼓、南管)訓練班,且積極排演過各民樂(如江南縣竹、粵曲)曲目,藝術季之類的大型活動,更屢與傳統民間樂團劇團合作演出......。
        傳統音樂之傳承發揚,目前及以後且還有極大的擔子,須由此種現代國樂團來承擔。然則,國樂何有妨礙於傳統地方民樂?何能說它與傳統音樂界彼此無往來,與傳統音樂的傳承、發揚完全無關。
        部分知識份子與現代青年,若於態度上極輕蔑民間音樂、以俚俗卑之,則主要還是基於傳統音樂的未現代化!如記譜法不良、不能視奏、只能採用口傳心授為傳承法、演出型態僵化風格雷同,只奏古典舊調缺乏創作、不能應用於大眾傳播媒體......這是潮流所趨與社會之是否視傳統為糟粕、落伍?是否有重洋輕土的觀念?無關!
    只盲目打擊現代國樂並無助於此,這才真是『用錯了力點』!
        我們以為,這類樂種本身,如不能徹底現代化,與加強其創發能力,則無論國家資源如何運用,皆無法有效的力挽狂瀾,無法拯救其衰微命運。那才是『浪費』!
     
        4.有關於現代國樂應由本土作起,注重鄉土特色部份:認為國樂界應重視而不重視本土音樂。但對台灣作曲家、演奏家,改編台灣民謠小調作為,卻說是『本質上,依於現實勢力者多,依文化認知少』『仍難產生意義』,是『本土重振與大陸音樂大軍壓境下的產物』
        我們以為,現代國樂與傳統地方音樂的本質不同。其它傳統地方音樂,均有其地域的侷現性。從事這類民族音樂之工作者,自以本鄉本土為音樂資料收集之起點最為方便(如語言、交通、人文、原始料方面)。而現代國樂與任一傳統地方樂種有別,所奏係全國各地方樂種之曲目,因此國樂的曲源是多元化的,
    自非單一的本鄉本土音樂。此其一。
        而創作部份,創作者本身的經驗當為重要源頭,像潮州人鄭思森就編了幾首潮州曲。創作者的籍貫若非本地人,我們自然無法冀求他專一從事於本土風格之努力。(如林文所說,山地音樂且須由原住民來闡揚)。難說就是國樂界應重視或不重視本土音樂。
        林文舉台灣國樂界,演奏王國潼由台灣大哭調所編之『台灣同胞盼解放』為例,即令這個孤證屬實,實亦無什麼論證效果。反把國樂所作頗多的改編台灣民曲、民謠工作成績,一筆抹煞了。
     
        5.有關現代國樂受到『不必要的』『禮遇』  與『保護』及『尊崇』地位。  及現代國樂靠專業樂團、國樂系、  音樂比賽、學校社團、文化復興運動為支柱,否則馬上會崩解這部份。
        我們認為國樂之能幸存,主因是它本身具創發力、演奏型式較受群眾與大眾傳播媒體欣賞、記譜等傳承方法較進步而現代化。其餘如國樂系提供了專業訓練(演奏、作曲)、公設國樂團提供了就業機會與專業水準、受大陸成就影響、
    音樂商業化精緻化、文化硬體配合.........等也有一定的作用。
        若果如林文所說『音樂比賽扭曲了音樂生態』、『靠中華文化復興運動之庇蔭』、『只要公設樂團、國樂科系、音樂比賽、學校樂團停辦,現代國樂就會崩潰』。又如何解釋香港、南洋、大陸三地區,在或沒有中華文化復興運動、或沒有國樂科系、或沒有音樂比賽、或沒有公設樂團、學校樂團之下,此樂種依然較所有其它傳統地方樂種富於活動力的事實呢?
        大陸、香港、南洋、歐美既有現代國樂團的組成,路線型態也完全相同,也同樣受民間、校際、大眾媒體的歡迎,已構成音樂生態環境最主要的一環,台灣須迎頭趕上尚猶感不及,如何還能劃地自限、自暴自棄?

    此文章使用快速荐稿系统投稿

  • 文章录入:mayasun(孫新財)责任编辑:娜初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