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音乐论文中,谈及和声二元论,常能看到里曼(Riemann)误读了扎理诺的言论,但往往语焉不详,不能深究。不过,也有例外者,这里介绍一篇。文中举了一个实例说明了里曼的误读。由于该文的PDF文档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见页下地址),我很有兴趣在这里介绍一下。相关文字剪图如下:

     

    这个误译很巧妙,只是改动一个名词的数,将“三度”由原来复数变成单数,就算完成了。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我想简单解释一下。扎里诺原意是五度框架之内可以分割成一个大三度,一个小三度。大三度在下,则欢乐;大三度在上,则忧伤。用复数“the Thirds”(della Terze),就是表明五度内含有大、小两个三度。这二个三度的位置决定了和声的变化。如果只用单数,the third,那么这个三度可以不指实体,是个抽象的三度,由于原文只讲大三度(the major Third)的位置,这样,大三度上、下位置,很可能被延伸为基音的上方和下方的大三度。这正是和声二元论的关键起点。

    可见,为了和声的二元论的理论的其来有自,里曼将学术源头指向了扎里诺。然而,从这一点看,扎里诺二元论思想的依据不真实,不过是里曼谋求符合自己观念的解释。如果学者这样不求事实,“六经注我”,别有用心,那一定是学术不端行为。这样的“误读”,一般学者还干不了,唯有大学问家才能做到。

    当然,里曼的二元论包含丰富的内容,远超出了单数和复数的范围。这只是其中一个细节而已,但也不能小看这个细节。细节往往决定成败。学术同样是若干小的细节构成,为大于其细,图难于其易,从小处着力,做好每一个细节,才能成就大学问。

    值得提到的是,这是一篇极有价值的论文。上述提到这个细节在此篇中只是末节,希望能引起关注。相信有心人会如获至宝。原文有些排版上的漏句和错误,但瑕不掩玉,值得细读,有问题者,欢迎提出并在此讨论。

     

    原文地址:http://www.emus.cn/?uid-631-action-viewspace-itemid-48123


  • 文章录入:娜初责任编辑:娜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