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动人、鲜美(指音乐)、火热、情欲(指音乐)、性感(指音乐)、畅快淋漓、荡气回肠······可惜我有限的中文水平找不到更多更华丽的词语来形容对《指环》的实况印象。2010年9月21日、22日、23日终于坐在了上海大剧院的大剧场里,观看期盼已久的理夏德·瓦格纳(1813--1883)史诗般的著名序列歌剧《尼伯隆根的指环》的前三部:“莱茵的黄金”、“女武神”、“齐格弗里德”。第四部(“众神的黄昏”)因工作日程冲突不得不舍弃,甚感遗憾。说“期盼已久”,不仅仅是指从数月前看到上海大剧院《指环》的广告,更是一个多年的愿望,曾经好几次计划去纽约“大都会歌剧院”观看全套《指环》的演出,可都因为各种原因未能如愿。

    此次上海大剧院引进德国科隆歌剧院的全部班底近400人的队伍,由加拿大导演罗伯特·卡森(Robert Carsen)与德国指挥家马库斯·史坦兹(Markus Stenz)挂帅,将《指环》首次在申城呈现,连续演出两轮共八场。歌唱演员的阵容强大,都是当今国际上演唱瓦格纳歌剧的佼佼者:被媒体称为“超级瓦格纳男高音”的加拿大歌唱家兰斯·雷恩(Lance Ryan)在《女武神》第一、第二幕中扮演英雄齐格蒙德,他的声音穿透力强,富有戏剧性,却又充满抒情品质,“漂亮极了”(媒体语);演唱布伦希尔德的英国女高音凯瑟琳·福斯特(Catherine Foster)的声音宽广、敏感,明亮而不失柔和,把握度极佳;出生于美国新奥尔良的沃坦的演唱者格利尔·格里姆斯雷(Greer Grimsley)在《女武神》的第二幕、第三幕中发挥出色,宽厚但具有金属感,搏得观众的一片欢呼声;被临时调来在第二轮中救场出演齐格弗里德的“英雄性男高音”、德国人阿尔方斯·埃博茨经常在瓦格纳歌剧中担任主角(包括齐格弗里德),他的嗓音有威力,被誉为“一流的瓦格纳男高音”。其他主角---包括只有几句唱段的雷电王以及冈特的扮演者、韩国男中音山缪尔·杨(音译,Samuel Youn)---也个个“号大气粗”,在乐队丰满、斑斓的交响化织体中游刃有余、光芒四射。三位守护黄金的莱茵少女和八位女武神张嘴就能唱、转身就能演,展示了不凡的实力,这是个国际一流演员团队。

    瓦格纳对歌剧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提出“音乐戏剧”(德语 Das Musikdrama)的概念,以区别于传统的“歌剧”。他注入许多全新的理念和写作手法,其中之一是将管弦乐队的作用和地位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为剧情、整体戏剧性服务。《指环》乐队的编制堪称超大:木管除了大管外皆为四管,八支圆号、四支瓦格纳大号、四支小号、四支长号、一支大号,一大堆打击乐器(包括钢片琴),七架竖琴(科隆乐队用了二架),以及瓦格纳要求的包括三十二把小提琴在内的庞大弦乐队。此次演奏《指环》的科隆歌剧院乐团同时也是科隆爱乐乐团,是欧洲名团之一,成立于1827年,勃拉姆斯的双重协奏曲,马勒的第三、第五交响曲,理查·斯特劳斯的《唐·吉可德》和《梯尔恶作剧》等经典作品皆由该团首演。虽然这次只用了20把小提琴、8把中提琴、6把大提琴、5把低音提琴的缩减的弦乐队,上海大剧院大剧场很宽敞的乐池还是被撑得满满的。这支队伍表现杰出,令人敬佩、感叹。弦乐音色统一、透明;木管整体偏暗但温暖;最给人印象深刻的当属铜管声部:他们的技术性精确度非常好,音色纯净、相互融合(尤其是长号声部,真优秀),平衡控制力上乘。乐队充分展示出其同时拥有交响乐团身份的显著优势,在演绎瓦格纳极富交响性的《指环》时如鱼得水、表现得淋漓尽致。

    今年45岁的马库斯·史坦兹执棒全部八场演出,这位正值艺术生涯黄金时代的德国人曾是小泽征尔的学生。他指挥歌剧的才能在《指环》中显露无遗,动作干净、清晰,为演员的提示和引导果断、及时,乐队在他富有表现力的棒下紧凑、默契、收放自如,音乐生动、对比鲜明。史坦兹对舞台上下整体的驾驭和掌控能力当属一流。略感不完满的是乐队偶尔在全奏高潮处音量盖过演唱,尽管实际上难有任何歌唱家能抗得住瓦格纳浩荡、密集的“音墙”。 

    瓦格纳耗时26年写成《尼伯隆根的指环》,他自己称为“完全的艺术作品”(德语 Gesamtkunstwerk)。将全套《指环》搬上舞台对任何剧院都是一大挑战、都是音乐届的盛事。我查了几家世界著名歌剧院2010--2011年度音乐季,包括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米兰斯卡拉歌剧院、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柏林德国歌剧院、巴黎法国国家歌剧院、伦敦英国皇家歌剧院(科文特花园),其中只有维也纳上演完整《指环》。感谢上海大剧院,把这部巨著搬到了家门口。  


  • 文章录入:徐志廉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