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一位老师在上课的时候说“某位大师曾经说郎朗弹琴就像是一个耍猴的”,这位大师,相信大家都明白是谁——中国钢琴教育界的泰斗级人物。但是,我不是一个一味相信权威的人。 

        国人大多不喜欢郎朗的原因,恐怕就是他那“假老练”式的夸张动作吧。所以被称为耍猴者。这和中国人的审美观有关,他们需要的是温文尔雅,充满诗意的艺术家。而他这种,充其量就算一个耍宝的“大师”。我想说,你这完全错误。

        首先,康德职责音乐缺乏文雅气质,因为音乐有自我干扰之嫌。这句话很好理解,音乐的欣赏会在一种无准备的条件下“袭击"我们。而视觉,是可选择性接受的,而听觉则不然。康德就是这样一个意思。所以音乐,更多是靠听觉去感受,眼睛有时候可能会在潜意思里欺骗你。郎朗的音乐,你可以选择闭上眼睛去听。或者,放一段音频,你能感觉到,这是郎朗的演奏吗?恐怕你是不能的。眼睛永远只能让人停留于表面的激动,而无法彻底的引起心灵的共鸣。这是对那些喜欢看电影的虚伪的观众的一点建议,请你们闭上眼睛去感受音乐。

        难道他的动作,有问题吗?没有问题,这是很明显的。有些音乐家喜欢把激动留给观众,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这是指挥界的哲学。这方面的代表有卡拉扬,托斯卡尼尼等大师。但是有丰富的肢体语言的大师也是大有人在,比如祖宾梅塔,小泽征尔等。难道你要否认后者。恐怕你在否认前已经否定了自己。为什么大家还是要一味的去崇拜他们呢?因为欲言无词,他们都是相信权威的人,他们是外国人,他们有我们没有的东西,那就是文化背景,固然,我们宁愿相信他们,而不愿去有半点怀疑。

        关于郎朗的动作,大家说不够文雅,不具有诗意,没有一个艺术家该有的气质。请问什么才是一个艺术家该有的气质。我知道,你又欲言无词。莫扎特说“我是一个俗人,但我的音乐绝对是最高贵的”。明白吗?我们国人看似一直在追求一种高贵,温文尔雅。但是要知道中国的艺术重在写意。意为何物?“言已尽而意无穷”。追求的是一种艺术进行结束后的回味。你们已经不知道这些传统。只是在那里一味的虚伪,做作。总有些人在追求一种现场观照,而不受对艺术之外的客观事物之影响。我们的传统已经被屏弃,有的只有装点门面,而那些形体上不够文雅的艺术家,在他们眼里只是马车夫。

        然后,就是郎朗的对音乐本身的表现问题。在他这个年龄段来讲,他的音乐修为是远远不够的,尤其是慢乐章。当你听了七老八十的霍洛维兹深情演绎《童年情景》后,在听他在卡内基的演奏,确实显得惨白无力。先撇开这一点不谈,因为这个确实和文化背景,社会环境是有关的。然后再就是看他的涉猎面。巴赫,斯卡拉蒂,海顿,莫扎特,贝多芬,舒曼,舒伯特,肖邦,李斯特以及俄国作曲家的所有知名作曲家,还包括了格什温,谭盾等等。而某些在国内备受宠爱的钢琴家恐怕他的领域只能限制于某一块,比如肖邦,李斯特。这一点,郎朗的成就是必须得肯定的。他能有这样广阔的涉猎面,第一,他当时是处在第一拨钢琴热潮中,也是一个竞争相当激烈的年代。在父亲的监督下,给郎朗采取了“贝多芬父亲式”的教育方式。这无疑给他带来了最大的帮助。让他不断的拓展艺术面。第二,14岁考入著名美国科蒂斯音乐学院,师从著名钢琴大师院长格拉夫曼。在他有了扎实的基本功之后,来到了一个音乐氛围浓厚,大师云集的国度,这无疑也给了他更大的拓展。

       然后是人生阅历。霍洛维兹,为什么能够用短短的几分钟的《童年情景》感动自己,感动听众,让人潸然泪下。这就是人生阅历所致。说起人生阅历可能有些空洞,而不切实际。音乐之所以能感人,它最终是激发人的潜在情感,而使之流露。这种潜在情感就是一种内心的积累。郎朗的人生,恐怕不是一帆风顺的。一直都是在大风大浪中,崎岖前进。而这些,正好在潜意思中让他有了坚强的意志,不畏风雨的高贵品格。他的所有成就都不是一蹴而就的。

        可能你会说郎朗,出名只是碰碰运气罢了。我想,你又错了,而且错的很厉害。机会只是给那些有准备的人。我说艾申巴赫,是绝对大师,恐怕是没有人会怀疑的吧。17岁的郎朗参加艾申巴赫的候补钢琴家选举考上,本来是20分钟的考试演奏,结果艾申巴赫让他足足弹了三个小时。艾申巴赫,已经完全沉醉其中,而郎朗,也就给这个大师独奏了一场音乐会,曲目依然是涉猎了几乎欧洲音乐史的每个领域。能得到这种大师的提携,完全是郎朗精湛的演绎和全面的音乐修为。而后,与他合作的业界大师那边是不计其数,诸如巴伦博伊姆,小泽征尔,祖宾梅塔等,与他合作的乐团也都是如雷贯耳的维也纳爱乐乐团,芝加哥爱乐乐团,巴黎交响乐团,柏林爱乐乐团等。这恐怕不是他那夸张的动作,“做作的表情”能够获得的机会。

        “商业化”,这是另外一个荒谬的观点。你们知道的,约翰·斯特劳斯就是一个典型的商业界成功人士。而崇高的巴赫,又何尝不为生活而忙碌奔波。收收你们那些没有任何意义的言论吧。他的商业化,让世界知道,中国有这样一位优秀的钢琴家。让世界知道,中国音乐开始走向世界。

        这才是真正的郎朗,他不是那些谣言,那些谬论能够摧毁的。他正一步一步走向世界的巅峰——一个任自然,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钢琴家。


  • 文章录入:牧神午后责任编辑:m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