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诗人沈约有首五言诗,名为《咏筝诗》:“秦筝吐绝调,玉柱扬清曲,弦依高张断,声随妙指续。徒闻音绕梁,宁知颜如玉。”我想多数人对筝的联想都会与沈约一样,“徒闻音绕梁,宁知颜如玉”,听到筝音,便浮现美丽女子的身影。自古以来,古筝都被认为是女人的乐器。抚筝弦之手,必是纤纤玉指,弹秦筝之人,必是玉腕红纱,而古筝柔婉清新的音色,总是让人联想起柔弱女子的凄切断肠声。可是昨晚在上海音乐厅,有一个男子的抚琴之音,让人久久难以忘怀,他就是获得2009年“金钟奖”金奖的青年古筝演奏家——刘乐。  

    随着古筝技法的不断发展,除了《高山流水》、《寒鸦戏水》、《出水莲》这般轻弹慢柔的慢曲外,创作了许多如《西域随想》、《临安遗恨》、《溟山》的现代派筝曲,无论是题材还是音乐自身的表现张力,都更加地丰富。其中不仅有婉约凄美,更有刚劲壮美,就如《临安遗恨》中对民族英雄岳飞的命运悲叹。  

    演奏会下半场的第一首作品就是 何占豪 先生的古筝协奏曲《临安遗恨》,这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筝曲,因此对刘乐的诠释非常期待。在开始之前,主持人王勇介绍了刘乐在练习这首曲子时难以把握其精髓的困境,这一点我十分能够理解。因为越是情绪饱满的作品就越难突破,而对于英雄那般早已远离我们生活的壮烈愤慨之情更是难以拿捏。刘乐对这部作品的诠释是令人满意的,从他的音色处理与力度把握上能感受到他对乐曲有了一些自己的理解,特别是与女性演奏家相比,在慢板部分更多了几分沉着与内敛,而快板部分则处理的更加短促与干脆,对这部作品的诠释个人认为男演奏家更加适合。只可惜起着烘托作用的交响乐队与古筝之间的配合度并不高,在许多关键点上没有很好的协调,这不失为一种遗憾。  

    另一首值得关注的作品是刘乐自己作曲的《袖梦》。乐曲灵感来源于中国古典民间舞蹈“水袖舞”,运用唐乐的音律及流动的音乐线条营造出舞动中水袖“行云流水”般的各种形态。作品虽然没有复杂的调性与高难度的演奏技法,但是通过大量的琶音与流畅的摇指,已经能够意象式地描绘出水袖的柔美,并且张弛有度,情绪较为饱满。如此细腻绵长的乐音竟是出自一个男儿之手,让我惊讶不已。  

    《西域随想》是刘乐参加金钟奖的获奖曲目,也许是因为主持人在演奏前介绍了这一细节,无形中给刘乐施加了一些压力,使得演奏的前半部分出现多处失误。不过从这一失误中,我看出了刘乐出色的心理调节能力与舞台应变能力,因为在这之后,他非常到位且激情洋溢地完成了全曲。  

    最后一首《云裳诉》是以筝曲《乡韵》作为主题基调扩展而成的协奏曲,曲名取自诗句云想衣裳花想容,描写了杨贵妃与唐玄宗之间的流传百世的爱情故事。曲调中最具特色的即是陕西音调中的“碗碗腔”,通过大量的颤音表现出凄婉哀怨的情绪性格。在这一细节上,刘乐的弹奏显得较为平直了一些,在按滑音的处理上不是十分到位,与袁莎演奏的版本相比,则少了些许韵味,而这恰恰又是极为关键的地方。我想 周煜国 先生之所以会将《乡韵》改写成《云裳诉》,也是希望能借此题材,更好地表现“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的情怀吧!  

    刘乐作为新一代的古筝演奏家,虽然在演出的稳定性上没有前辈演奏家那么好,可是他有着非常强的舞台表现力与魅力,在演出形式上也独具特色,相信他会带领青年演奏家迈上更高的台阶。  


  • 文章录入:苏阳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