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教本》中许多地方,可以见到,一些音符和升、降、还原、装饰音……记号,被置于圆括号( )或方括号[  ](为省篇幅,恕不举例)

        这些( )[  ]是什么意思?

        它们都是斯卡拉蒂初始谱本中所无而由后来的编辑者加上去的。在《教本》所引用的、产生于不同时期(远者相距百余年)的几种不同谱本里,它们有不同含义:有的表示,括号中的音或符号,在斯卡拉蒂初始谱本中没有,编辑者建议增加;有的表示,初始谱本中有此音或符号,编者建议略去——其含义有时是全然相反的。

          卞原样照录却不加解释。读者该怎样理解?

          《教本》中又可见到以虚线画出的连线、大写“M”“D”、小写“m.d. ”、小写斜体“m.d.”“m.s.” ……之类标记。其含义为何?字体何以有大、小、正、斜之别?卞无一字解释。学生们该到哪里去寻答案?

     

          (五)《教本》里不时出现各种制谱错误。

          例:

          34,第444546小节第2拍,各有大小两个紧相连接的“sf ”记号,共出现三次:         

     

          [例7](卞《教本》,页34)

            

          左手二分音符和弦下面那三个“sf ”怎样弹?略能读谱的人都了解:它们是没法弹的。此曲来自巴托克编Scarlatti。笔者查阅了印于不同时间不同城市的四

    巴编Scarlatti,都没有这三个“sf ”。显然,这个错误与巴无涉。    

          《教本》页54K.39,开头标有“Presto·152(“目录”中同此)。以每分钟152个四分音符的速度,如何弹出“Presto”?此曲来自L(卷VIII,页143,编号L. 391,标记为“Presto o 152”。二分音符变成了四分音符,速度慢了一倍。

          《教本》页125K.551,第41小节,左手末两音,应为F-F,不是E-E

          《教本》页54K.396小节,第1-2拍,应为E大三和弦,不是B大三和弦。

         ……

          《教本》中,这类错误不胜枚举。其中许多一望可知,发现、改正并非难事。作为“教本”,编校工作如此草率马虎漫不经心,这妥当吗?    

     

         (六)卞要为斯卡拉蒂键盘作品“正名”,《教本》于是为每曲加一个“……大/小调练习曲”的标题而不做说明,仿佛它们就是原作原题。这种做法,在全部已知斯卡拉蒂键盘曲谱出版物中绝无仅有,堪称前无古人。但这妥当吗?

          卞尤其推崇斯卡拉蒂键盘作品中“特别是……关键性的……444首快速技巧练习曲”,宣称其价值首在训练弹奏“超技”高速绝技”、“高速炫技(语出《教本》 “前言”、“附录 训练提示”案“”的意思是“耀”“卖弄”;“炫技” 的意思就是“耀卖弄技术”—— 斯卡拉蒂的价值竟在于此?!那些舒缓悠然、也许不需要什么高速绝技”、“高速炫技的作品怎么解释呢?《教本》说,那叫“表情练习曲”“美声旋律练习曲”“表情演技练习曲”!依此逻辑,自然还可以有“民族旋律练习曲”“悲情练习曲”“欢情练习曲”“柔情演技练习曲”……这样一来,任何时代任何作家任何风格的任何作品岂非都可毫无困难地被解释成“练习曲”?什么都成了“练习曲”,也就取消了“练习曲”。不是吗[3]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