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尽管《教本》“前言”中说“有不少音乐名家和编辑们……相继明确指出了隆戈在编辑斯卡拉蒂作品中的许多谬误”(没说那“许多谬误”是什么),《教本》中仍有多首曲谱取自隆戈所编《斯卡拉蒂全集》(卞未做任何标记。笔者粗略核查,不少于十四首——约当全书三分之一)

          隆戈(Alessandro Longo1864-1945)首次将545斯卡拉蒂键盘作品汇辑出版Scarlatti Opere Complete per Clavicembalo 1906—1910。以下简称 “L谱”,又做了大量解释、整理,对斯卡拉蒂键盘作品的推广起了巨大作用。但他的编辑工作存在许多问题,屡遭质疑、批评(主要是:一,以调性关系和乐曲组合关系——而非创作时序——决定作品编号。是为“L编号”。所谓“组合关系”,全依其主观判断而定;二,根据自己的趣味和理解,更改增删许多音符,有时导致和声、调性的改变。这些,都对考察斯卡拉蒂的创作意图造成了混乱和障碍

          当然,即使在今天,隆戈编谱仍有参考意义,仍可引用。

          问题在于怎样用。

          《教本》是怎样用的呢?

          请看《教本》第77(来自L谱,卷I,页85,编号L. 25)91、95两小节,第一拍下,先后分别出现“b)”、“c)”字样:   

          [例3](卞《教本》,页77)

     

     

          它们是什么意思?

          卞未作解释。

          这是两个注释记号。L谱中,第21小节第2拍上端,还有一个注号a)”,《教本》漏印。相应的三段注文,以意、法、西(班牙) 、英四种文字(并谱例)置曲尾,分别说明编者在这三处对威尼斯抄本中的音符作了怎样的更改。在《教本》里,它们被全部删去。

          三个注号漏其一,三段注文全删之,不加任何说明。这妥当吗?     

           再看《教本》第92页,K.118(来自L谱,卷III,页83,编号L.122)L谱中,先后有 “a )”“b )”“c)”“d )”“e )五个注号,曲尾注释说明这五处对威尼斯抄本中音符所做更改。《教本》中全部删去而无一字说明。

          这样的处理还有多处为省篇幅,不再列举。

          《教本》所用L谱各曲中,隆戈对其所据原谱多有更改。对于比较重要的更改,隆戈大多(非全部)加以注释。卞大量移用L谱,却删除其全部注释,不作说明,致使读者可能误以为斯卡拉蒂本意如此。这妥当吗?

     

     

          (三)同另一些编辑者相比,隆戈对斯卡拉蒂的改动还算是是比较节制、谨慎的。他批评有些版本中更改太过随意。 例如,在L. 490的尾注中, 隆戈以十分严厉的语气指责车尔尼Carl Czerny及其后几乎所有人对此曲的大量添加和修改,说那绝对是滥改、妄改,是对原作的污辱(见 L谱,卷X,页166

           《教本》移用了以车尔尼为据又做了更多修改的曲谱(照例不做任何说明)

           车尔尼是怎样改的呢?

          请看下面两个谱例:

          [例4](威尼斯抄稿,卷XIII,第10首)

          

          

          [例5](车尔尼编《D. 斯卡拉蒂全集》,卷25,页11)

     

           车尔尼对威尼斯抄稿的改动主要有五处1,第一小节,左手第一音,加一个低八度G[为省事,仅以大写字母标出音名,对“大-小字-某组”之类不做区分。下同],改四分音符为八分音符,其后增加一个八分休止符;2,在第4-5小节之间增加了四小节[它们是修改后的第1-4小节的再改重复——再改右手首拍休止符为B音];3,删除[例4]第6-7小节[例5第10-11小节]之间和[例4]第8-9小节[例5第12-13小节]之间右手两个C音连音线;4,改[例4]第7、9两小节[例5第11、13小节]左手首拍休止符为G音;5,在[例4]第7、9、11、13小节[例5第11、13、15、17小节]左手首拍先后依次增加G、G、F、E四个音)

          仅开头十六小节——车尔尼谱扩充为二十小节,改动就有五处以上。

           《教本》中此曲K. 523,见《教本》页122,第一处修改与车尔尼谱略异,其余四处都与车尔尼完全一样;此外,又增加了六处修改1,改第1小节G音为低八度G,并改四分音符为八分音符,其后增加一个八分休止符;2,改[例4]第7小节[例6第11小节]右手首拍和弦高音CB;在同一小节末拍右手增加DG二音并加连线与下一小节同音相连;3,删除[例4]第15-16小节[例6第19-20小节]之间右手两个D音连音线;4,删除[例4]第16小节[例6第20小节]右手首拍和弦中D音;5,改写[例4]第16小节[例6第20小节]右手第2-3拍;6,加写了若干跳音和指法)

          

          [例6](卞《教本》,页122)

      

          隆戈对车尔尼等人的批评有没有道理? 

          事实上,车尔尼改谱至今有人使用。例如著名俄国钢琴家普列特涅夫Mikhail Pletnev录制的一张CD里,收有此曲K. 523,其所据曲谱与车尔尼谱非常近似。

          有研究者谈到普列特涅夫演奏时,认为其所据谱改变了斯卡拉蒂特有的风格(参见The Keyboard Sonatas of Domenico Scarlatti by W. Dean Sutcliffe,  p.159

          他说得对吗?

          这些问题尽可存而不论;但是,在一个“教本”中,引用一份改动如此之多(仅开头十六小节就改了十处以上)的曲谱而不加任何说明,这妥当吗?

          类似情形——移用经过更改增删的曲谱而不作任何说明,在《教本》中比比皆是。为省篇幅,不复贅述。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