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拉蒂交响乐团音乐会

     

    对于我们而言,拉蒂交响乐团的乐手们是西贝柳斯的“直系亲属”,之所以会选择这场音乐会,也是希望从他们的演奏中听到纯正的来自芬兰的DNA,不仅来自作曲家,还来自那里的演奏者。

    这三首算的上是西贝柳斯的“大部头”作品,都深深根植于芬兰的土地。民族史诗的《交响诗“塔皮奥拉”》Tapiola意思为森林之神的领地,作品表现各种森林中的奇景,充满诗意。《第五交响曲》是回归生活和自然之作,西贝柳斯对它爱不释手,几经修改。《第七交响曲》更像是单乐章的幻想交响曲,结合了严谨的形式与丰富的色彩。

    带着对作品和乐队风格的几许陌生,音乐会开始了。《塔皮奥拉》简单的主题构架,赋予各种乐器组合出变幻莫测的色彩,让我想到了德彪西的《牧神午后》。《塔皮奥拉》的确是一首考验乐队的音色融合与层次的作品。我最直观的感受是第一小提琴声部极其纯粹而统一的银色,非常的“亮眼”。整个弦乐色彩表现力比较丰富,主题演奏得浓郁,有种强烈的舒心之感。而乐队的木管表现勉强,铜管尤有些“拙”。木讷的音色,把奢侈的配器搅成一锅粥,强奏时的“爆炸声”简直要把森林中的精灵给吓得一哄而散。整个作品显出乐队在跨组的音色调配上的严重不足,平衡感的欠缺而把音色搞“浑”了。整体缺乏了灵动的音色变幻,让作品就显得拖沓。第一部作品的演奏让我给乐队打上了一个问号。

    随后的《第七交响曲》中,长笛的旋律以及中提琴奏出的主题传达出了明显的北欧基因,中提琴所奏出的声音不能用圆润、柔美来形容,那是一种自然的温情与融合,带着木质的淳朴。贯穿作品的长号主题,让我对管乐有了一定的改观。但作品整体上还是感觉缺乏“扣人”的结构感和清晰的线条。

    幸好!慢热型的乐队在音乐会后半部分终于渐入状态。《第五交响曲》第一乐章弦乐震音衬托下引出的法国号的“呼唤”动机表现不错。弦乐的震音极轻且绵延,形容成“天鹅绒般”也不为过。第二乐章非常的优美,木管细致的呈现让人满意,不过大提琴敲门似的拨弦实在难以“苟同”。第三乐章圆号奏出的主题大气而温暖,注入深入人心的北欧情味。其后又是一次一提二提的极弱奏,带来一种别样的戏剧性张力。

    最后的三个返场小曲显得精致而富有情调,充分展现了拉蒂交响乐团弦乐的细腻婉转,以及对弱奏的极佳诠释。

    也许是听惯了西贝柳斯那充满男性色彩、磅礴大气的小提琴协奏曲,我始终感觉拉蒂交响乐团演奏的西贝柳斯有些拖沓,力度和冲劲显得不足,弦乐组低声部缺乏力道。但他们尤其是弦乐声部传达出来的极其细腻的“笔法”,那生机勃勃的弱震音还是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是否是来自芬兰那个北欧国家的DNA呢?

    多说几句:这次的节目单很棒,乐曲介绍是直接译至的西方音乐学者对作品的评论。内容充分详实,比较“称职”的节目介绍。不过没有翻译出乐评人的名字,稍显那么丁点不厚道。


  • 文章录入:广林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