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e缪斯社区 阿镗 先生博客:

        1976年,我正在美國讀音樂研究所。偶然讀到金庸的武俠小說《神鵰俠侶》,當即被迷住。一邊讀,一邊暗暗立下心願: 有生之年,一定要為這部小說寫一部交響樂!

        為達成此心願,研究所畢業後,先後拜張己任、盧炎、林聲翕三位為師,苦學苦練最根基性的作曲技法,為《神鵰俠侶交響樂》的寫作做準備。

        1987年,鐘麗慧小姐先斬後奏,託應鳳凰小姐向金庸為我求字。金庸在《神鵰俠侶》一書扉頁,贈我「知音不必相識」六個字。

        收到此題贈時,我剛好已完成了《神交》八個樂章標題、素材、曲式之構思,並已能寫出合格的四聲部賦格曲,於是,乘著那股感激莫名之情,在極其繁忙的俗務之餘,一口氣寫出長達60多分鐘,共分八個樂章的初稿。

        經歷了試奏-修改,首演-修改的漫長過程,1997年11月31日,香港小交響樂團在香港首演《神鵰俠侶交響樂》。金庸先生全家都來觀賞。音樂會前,金庸又題贈我「俠之大者交響樂會」八個字。

        音樂會後,一起吃霄夜時,金庸建議,應把《神交》製作CD與LD(其時還沒有DVD),公開出版。

        2004年,在眾親友大力支持、幫助下,歷盡艱辛,在俄國完成了《神交》的首次正式錄音。跟著,又拍錄好講解DVD。我帶著試聽、試看片去香港,面呈給金庸先生。他又題寫了「神鵰俠侶交響樂」七個字,讓我在出版時使用。

        得到金庸「御準」,《神交》於 2005年初,首次在台灣正式發行。此時,離我初發心願,要把《神鵰俠侶》寫成交響樂,已整整二十八年!

        其間,我還先後寫了國樂合奏《笑傲江湖》與《蕭峰交響詩》。這武俠三曲,《神交》深情,《笑傲》瀟灑,《蕭峰》悲壯。後二曲雖未正式出版,但經過多次演出與舞台考驗,均深得行家肯定。至此,我的武俠音樂寫作,也告一段落。餘生無多,要留來做些整理、推廣工作。

        3月14日,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將由才華橫溢的青年指揮家林天吉揮棒,在國家音樂廳演出「小龍女的情書」音樂會。壓軸曲目,是《神交》跟小龍女關係最密切的第二樂章「古墓師徒」,第四樂章「黯然銷魂」,第八樂章「谷底重逢」。

        最近,應國樂界朋友之邀,我開始為「神交」編配一個國樂團版。希望不久後,可以請喜歡古典音樂與金庸武俠小說的朋友,欣賞、比較一下《神交》的管弦樂版與國樂團版。更歡迎有關人仕,多多使用、共同推廣這些屬於「自己」的音樂。

    (刊載於2009年3月3日台灣中國時報之「人間副刊」)

    (文章转自:http://www.emus.cn/?24487/viewspace-28306.html


  • 文章录入:musicpsyjc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