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学琴的人,都不可能忘记这个耳熟能详的名字——陈钢,不仅仅是因为他是《梁祝》的缔造者之一,还在于厚厚薄薄的小提琴中国作品的曲目中,他是最为频繁出现的名字之一。当我还拿着一把四分之一的小提琴稚嫩的“呀呀学语”时,就每天羡慕的看着学姐们奏着《金色的炉台》中的旋律和十度双音,《阳光照耀在塔什库尔干》富有新疆风情七八拍节奏……那时候,它们都是我心中最向往的旋律。直到后来,实实在在的开始演奏这些作品,我才对陈钢老师的作品有了实在的体会。他的旋律总实蕴藏着一种非常踏实、朴素而温暖的感受,而那颇具特色的描绘性音乐语言也为作品增色。曾记得以前早晨练习《苗岭的早晨》,引来附近的鸟儿争相竞唱的奇异场景。正是带有如此多的“感情色彩”,才让我对今晚的音乐会有很多的期许。

    上半场可算是“鸳梦重温”了。不但包括之前提到的曲目,还有《刀舞》和《打虎上山》。潘寅林是当年这些作品的首演者,想必他的感慨最深,因此每每奏完一个作品,都有几句肺腑之言。他的演奏所呈现出来的情感,是没有经历那个时代的人,很难做到的。动情的滑音、宽大而慢的揉弦、富于感情的主题旋律、自然而非公式化的解读,都让我们回到了那个红色的时代。当然今晚他自己解释到缺乏练习时间,以及一直忙于国外的欧洲曲目演出而难以切换状态,发音和音准不很稳定。不过这也恰恰说明了陈钢的作品不仅在小提琴演奏技巧上艰深,更具有鲜明的中国韵味,即使是潘寅林也不能疏于练习。

    上半场的最后一个曲目《惊梦》我不是很喜欢。对昆曲不熟悉,但我觉得一席素雅戏装打扮的洪亦非的演唱还是很动听的。当没有她的唱段时,其与小提琴钢琴的不协调显得有些突兀。总觉得中国戏剧中身形走步的优柔婉转之势,在小提琴和钢琴自顾自顺流而下的演奏中,显得有些尴尬。当然仓促的合作也许是问题所在。小提琴协奏曲《王昭君》似延续了《梁祝》的路子,单乐章叙事性的创作。
    音乐的主题性格鲜明,大提烘托下的琵琶独奏段,入自然让人想到昭君抱着琵琶出塞,走过苍凉边关的场面。里边有很多片断,让我想到了梁祝,主旋律的引入、欢快的小跳弓、马蹄弓段落、乐队对高潮的渲染……不过整部作品已经融合更多西方语汇,特别是主题展开的段落,小提琴的华彩段是一个比较典型之处,结束时,独奏以八度半音阶走向最高潮让我有些意外。不过它的演奏者
    玛丽安娜·特特里安也让我意外了一把,这个酷似芭比娃娃之中国版的俄国女小提琴家,演奏比较规整和严肃。她对这部作品有自己的理解,不过在处理中国调式上还是具有外国小提琴家演奏中国作品的情况。特别是在呈示主题时,觉得她有些音符就偏差了那么一点点。不过整个作品看来,还是难能可贵的!

    听音乐会的早些时候,和同学讨论时,她告诉我陈钢老师对小提琴有特殊的情结。是啊!没有这份执着的热爱,又哪能五十年钟情于小提琴,有怎可流淌出如此真挚的小提琴之乐呢!

     
    陈钢先生的个人主页:http://gangchen.nease.net/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