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按】此文章为本人之前发表在上海音乐学院院报《从一张唱片想到的——浅谈中国大陆出版的有关西洋古典音乐资料的市场现状》一文的姊妹篇。

     

    上周二,我接到学校电教楼唱片视听室的老师的请求,说是学校为了延长老唱片的寿命,充分利用现阶段的设备,打算动用大工程把原来所购买收藏的老磁带进行转至CD。她知道我对于唱片版本方面比较在行些,希望我能抽出空去帮忙挑些好版本,以待学校进行不久之后翻制。我听到后爽快地答应了,心想那些老唱片终于可以在它们的不长的晚年贡献出他们的宝贵价值了。

    下午,我抽出复习考研的时间,来到视听室,和老师闲聊了一会儿,便开始投入海量的工作了。由于馆藏磁带数量的确很多,我于是向老师提出分批分时间分步骤地来应对它们。就这样,通过我一周的断断续续地仔细挑选,终于在一周后的周二下午完成了任务。我发现学校果然珍藏了许许多多的好版本录音,有些近乎是绝版,而且从没被师生借过,一直静静地躺在那儿。当然,这当中还有绝大一部分是访问上音的外宾所赠,一些演奏者都是闻所未闻(也许是笔者的无知吧)。不过,我认为也应算是一批好的档案吧。

    工作毕后,我顺便看了看其他中国的唱片部分——这分明是一部唱片录音的长河画卷嘛。在馆藏数万张(盒)录音里,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初二、三十年代的绝品。当时的唱片的装帧那真叫没话说,而且内容介绍方面都非常详细到位。由于我不是搞中国民族乐器的,所以,这一块儿没大仔细察看。但是有一批香港(HK RECORDS)出品的中国传统音乐用西洋乐器演奏的改编作品磁带录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数量在十来多盘,大多是民歌的加工配器的,也有我们当今国内作曲家的录音作品。我一一仔细品味,结合我以前的市场调查,我发现我们国内的音像市场就没香港那家公司作得那么到位。好多好的作曲家的录音,我还是第一次在那家公司上见到,而以前也只能是在学中国音乐史书上听说过。他们肯花大钱投资录制,所以能在他们唱片上见到的中国作曲家在国内里却不一定能见到。我心想,这一部分要是被挖掘出来,再转至到CD上,对于想了解中国的近现代音乐史,或是学作曲的同学无疑像是一出戏剧被搬到了舞台上——活灵活现的展示出来的宝藏(这个比喻可能有些夸张了)。

    众所周知,中国的近现代音乐受到西方影响是从鸦片战争后逐渐开始的,那时期的音乐越来越多地受到了西方的国家的影响了。而在此之前的音乐要么是宫廷雅乐,要么是民间之类的。从李叔同等一批音乐家的学堂乐歌的辛勤开垦,一部分音乐家因洋务运动后派出去的留学,到一大批爱国革命音乐家的激昂爱国歌曲的诞生,大量外国传教士、商人等的在国内举行音乐沙龙式的演出,中国的音乐这块市场的大门不断被强制打开,以至于现在大量的琴童越来越偏好去国外研习西方音乐,而从某种程度上,中国的传统音乐——西方的音乐历史还不到中国五千年的一个小丁点——反而常常被一部分群众忽视、或是更遭、更令人气愤的“鄙视”、有时被称为最难找到好的工作的从事行业。

    有人认为,中国音乐的发展不及外国的强眼,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中国的国力还远远比不上美国、英国、德国等的缘故。但是,中国的综合资历比起俄罗斯在某些客观程度上还是可以一搏得,可俄罗斯的音乐还是经常在各个国家的音乐会上被聆听到。什么意思?就我个人观点:中国的音乐比起西方音乐,没有好坏之别——只存在各有千秋、各有特色的标准。每个国家的音乐与他本国的综合国力没有太大的相关联处。那么为什么中国的音乐经常仅仅只被视为世界民族音乐的一支?为什么中国的音乐不能广泛地被更多的世界人士所聆听、所接受、所演奏演唱、所推崇呢?

    我认为原因不只是一个,但最为重要的是:中国的音乐的市场性发展力度不够明显。换句话说,中国音乐的传播渠道相对不够宽敞(在一定程度上也许是因为国内人民的综合素质有关)。我经常在一些较大的音像出版发行销售店,如“天天艺术”,“九龙唱片店”等发现,中国的音乐涉及面最多的就是“梁祝·黄河”。他们的搭配仿佛就成了仅仅是中国民族音乐的代名词。在此申明:我没有任何对这两首乐曲的偏见。但是出版商只过于追求利益的局面的发行,而忽视了对其他作品的开拓。当然,其他作品也不是没有录音,但只局限于一部分当代相对有影响力度的作品。

    可是相比之下,唱片录音大都是些拼拼凑凑的合集——某个作曲家的专辑太少了。而外国人士对于中国音乐的了解一般都是通过诸如书(包括理论书、乐谱、报纸、杂志等)、唱片、网络等媒体的传播介绍或是学术交流所获悉得。然而,对于这一块儿最容易直接接触音乐本体的途径,我个人觉得可以说是最欠佳得。

    纵观唱片市场(通俗、爵士、摇滚音乐暂且不谈),在严肃音乐中,中国的传统乐器音乐唱片还是不错的。但是从鸦片战争至中国解放前近两百多年内里音乐家含辛茹苦创作的音乐却是常常不被人们重视的一块儿。相信每一位学音乐的人士都知道,在西方音乐里,巴赫和贝多芬的各自的一套作品,分别被美誉为“旧约·新约”圣经,而这两部作品的灌录的唱片繁多的程度可想而知。看看外国公司一个有一个全集的出版再版,再看看国内,有啥能拿得出手呢?能见得到的,仅仅是诸如由上海文艺音像出版社出版的《朱践耳交响曲、管弦乐曲全集》。其他的诸如老一辈的冼星海、聂耳贺绿汀丁善德马思聪等作曲家的作品,几乎有能见的录音太少,更不用提什么全集了。

    令人欣慰的是好在有部分作曲家的全集书目的出版,否则就只可能躺在人们研究中国音乐历史长河的最底处了。我曾经看到过广州(JB RECORDS)一家公司出版过黄自的纪念音乐会的实况录音CD,仅此而已。不过太贵,没舍得买。

    难道只有纪念价值的音乐会才可以录制出版吗?

    难道传统古典音乐真的要逐渐淡淡离开世人的视线被如今的流行所取代吗?

    难道可以对老一辈音乐家的作品视之不顾?

    难道只有可以有商机的东西才可以拿得出手吗?

    难道CCTV音乐频道那么多的好音乐会实况不能够去琢磨琢磨出版一部分吗?

    是怕盗版还是怕价格起得太高、因普及力度不够怕无人问津而避开出版呢?

    难得只有等愿意送上门来的生意才会勉强去做吗?

    为什么某些出版机构就不能稍微为渴求知识的人们想想,为一部分研究者迫切需要那些作曲家的录音而方便其研究作一丝贡献吗?

    中国的音乐难道不是往往在学术文字上超前了许多,而在硬件上却始终滞后吗?

    如果按照这样的心态,中国敦煌的那么多历史古迹需要等上多少子子辈辈去开垦挖掘后才能被后世之人去瞻仰其全部真实相貌呢?

    中国的美丽历史长河的部分画卷是不是真的会因此而一直沉淀在海底呢?

    北京奥运后,有一则关于德国民众指着奥运开幕式上的中国的印刷术说怎么可能是中国首创的新闻,我开始是对那位外国人士冷笑,但是之后想想,是不是有可能是我们国内的学术传播力度不够呢?还是那人纯粹是在哗众取宠呢?我也不清楚,这就是历史的书写影响力度有待加强的问题了吧。…….

    但愿以上我所说的都是杞人忧天,只是过去时;望业内人士对于在下的观察学术问题过于浅薄而多多包涵;仔细想想我们该拿什么来拯救我们的唱片业了!

     

    2008-10-24


  • 文章录入:clamusart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