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7日,周杰伦首席御用作词人方文山来到杭州演讲签售,一时间,杭城的少男少女纷至沓来。这倒不仅只为目睹这位叱诧风云的音乐界宠儿,而是折服于他将一种古老的中国古典因素用音乐的方式演绎并将之臻至潮流。

      这种古老的中国古典因素缘于近年来十分红火的“中国风”。周杰伦、王力宏、吴克群、后弦、胡彦斌等等一群年轻音乐人纷纷用自己的唱腔将之唱响街头。从《东风破》、《西厢》、《苏三说》到《千里之外》、《青花瓷》、《将军》,耳熟能详的旋律无一不被老老少少津津乐道,甚至在不少考题中都出现了以这些歌词为背景的阅读题。可见,这股“中国风音乐 ”刮得着实强劲,它拂过时尚,拂过教育,拂进人们心中。

      传 承

      何为“中国风音乐”?从字面上解释,就是中国乐风,一种新时代的中国音乐。草根音乐制作人黄晓亮对“中国风音乐”的定义就是:三古三新。即古辞赋、古文化、古旋律、新唱法、新编曲、新概念六种元素相结合的中国独特乐种。其中,它分细分为纯粹中国风和近中国风两种,纯粹中国风是满足以上六大条件的歌曲;近中国风是某些条件不能满足而又很接近于纯粹中国风的歌曲。一首歌曲若要归属于“中国风”,其歌词必须具有中国文化内涵,要使用新派唱法和编曲技巧烘托歌曲氛围,歌曲要以怀旧的中国背景与现代节奏相结合,从而产生出含蓄、忧愁、幽雅、轻快等歌曲风格。

      具有中国文化内涵的歌词、用唱的形式表达,这样来定义“中国风音乐”,会让人们很自然地联系起我国古老的乐府民歌来。汉代人把乐府配乐演唱的诗称为“歌诗”,这些诗歌主要是从各地搜集来的民歌,代表西汉诗歌的最高成就。宋代郭茂倩编撰的《乐府诗集》,将自汉至唐的乐府诗分为十二类,其中包含有汉乐府的为郊庙歌辞、鼓吹曲辞、相和歌辞、杂曲歌辞这四类。“郊庙”一类中都是由文人制作的朝廷典礼乐章,民歌则主要保存在“相和”、“鼓吹”、“杂曲”这三类中,尤以“相和”类为多。“相和”是一种“丝竹相和”的管弦乐曲,也是汉代民间的主要乐曲;“鼓吹曲”是武帝时吸收北方民族音乐而形成的军乐;“杂曲”则是原来音乐归类已经失传的作品。众所周之的《孔雀东南飞》、《木兰辞》、《有所思》、《上邪》、《白头吟》等诗歌均曾被谱上美妙的旋律,用歌唱的形式表达诗歌的意境,或哀婉、或凄美、或决绝,在人们眼前描绘出一幅幅穿越历史时空的图景,令人恍如隔世。

      可见,若说汉乐府民歌是“中国风音乐”的始作俑者,也并非全无道理,那是中国古代文化与古乐器相结合的初体验,那是一种互相褒扬、互诉衷情的美好形式,它既是一个偶然的邂逅,也是一种经典的传承。这两厢相遇,便如行云流水,自然而默契。

      这种音乐形式在浩浩历史长河中绵绵发展着。如今,RNB来到中国,在与中国古典文化合奏一曲后豁然发现,中西两种音乐元素的合璧背后,居然别有洞天。于是有人说,“中国风音乐”是在找到RNB之后才确定了整体风格的框架。因为在此之前,尽管古辞赋、古中国乐器一直都存在在华语流行之中,但由于唱法没有受到后期RNB的影响,音乐形式上没有产生巨大的差异,所以不能勉强地把这些经典歌曲定为中国风的开始。继而又有人说,“中国风音乐”真正踏入萌芽期是在20 02年,代表歌曲是陶吉吉的《望春风》。

      不管说法如何,可以确定的是,一种全新的唱法开始在国内的音乐界蔓延开来,一种被称为新时代意义的“中国风” 在中国古典文化的淘金中,踏出了它在现代社会里的前半足。

    [1] [2] [3] 下一页


  • 文章录入:musicpsyjc责任编辑:小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