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回国有几年了,但是回想起在维也纳学习的那段日子还是令我终身难忘,那段学习经历也令我终身受用。虽然时光流逝,但仍历历在目……

      2002年8月带着父母、亲人和朋友的殷切希望,告别了热浪袭人的北京,终于到了梦中那个神圣的地方——“音乐之都”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因为正好是大学的假期,所以先“熟悉”了一下这个我即将生活的城市。

      8月的维也纳气候非常“舒服”,凉爽的清风从巴尔干半岛吹来,宽敞的林荫大道令人心旷神怡,一幢幢精巧玲珑、色调典雅,间或在外墙上作了画如艺术品一样的楼房,亭亭玉立伫立在或绿色或金黄色的丛林中,显得分外端庄秀美。巴洛克式的宫殿,小巧而雅致的商店,热闹的咖啡馆和著名的维也纳国家歌剧院,以及高耸的哥特式圣·史蒂芬大教堂,无一不在显示维也纳特有的风格。然而使维也纳这个城市处处充满了活力的还是音乐。漫步在街上,尤其是从国家歌剧院到圣·史蒂芬大教堂这段路上,不时地看到或本国或外国的街头艺术家们技艺高超的演奏,或独奏或重奏,小贩穿着莫扎特时期的服装向人们兜售即将要演出的歌剧的门票或是宣传海报。

      过了不长时间,经朋友介绍认识了瓦格纳教授(Helga Meyer-Wagner,维也纳市立音乐学院声乐教育专业教授),一位令人尊敬,非常善良的老人。跟她约好了见面的时间,想请她帮我指点一番。她知道我刚来维也纳,德语不是很好,还特意帮我找了一个在她班上学习,会讲中文的马来西亚女孩当翻译。初次见面我唱了两首咏叹调,不知是紧张还是别的原因,唱得不是很好。不过瓦格纳教授却一直在鼓励我,说我的声音很美,然后又帮我介绍了两位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的声乐教授。因为是假期,大部分人都在度假,所以很难联系上,比较幸运的是联系上了拉尔夫·德林教授。

      拉尔夫·德林教授是一位男中音歌唱家及声乐教育家,尤其擅长德语艺术歌曲及莫扎特歌剧中男中音的演唱。曾受聘于德国和世界顶级剧院,并在欧洲大多数国家及美国、澳大利亚、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和中国等国家举办过音乐会和大师班。2004年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办的素有声乐界“奥林匹克”之称的“伊丽莎白女王国际声乐比赛”和斯洛伐克“特拉纳法国际声乐比赛”等众多国际比赛中担任评委。后来得知在他班上学习的学生,绝大部分都获过国际声乐比赛的大奖,有个比利时的小伙子,大学还没毕业就被著名的苏黎世歌剧院签约,成为签约歌唱家。

      如果能跟这样一位大师级的人物学习的话,我想肯定会不虚此行,必定会有很大的收获。幸运的是我通过了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的入学考试,成为了德林教授的正式学生。在维也纳学习的两年多时间里,让我对音乐真正有了“耳目一新”的感觉。同时,也令在国内高等音乐教育体制下培养出来的我,不由地对维也纳整个学习音乐的环境和体制和国内做起了比较。

      首先,维也纳整个社会有良好的音乐氛围,不愧为“音乐之都”,四处都“流动”着美妙的乐符。走在街上,无意间路过的有可能就是舒伯特或是莫扎特的故居。各种或高贵典雅的古典音乐或通俗易懂的流行音乐,无一不被维也纳人所喜爱。这种发自内心的对音乐的热爱,我想是国内大多数“乐童”所不具备的,因为他们大多数是在“逼迫”下学习音乐。

      第二,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没有国内综合类大学那么“大”(占地面积),与国内专业的音乐类院校比起来,没有那么规整。不像国内的大学都在一个“院”里,它不同的专业有不同的“院”,像声乐和音乐剧专业就在维也纳的第十四区,作曲理论和指挥、电声学等专业在维也纳的三区,管弦专业在维也纳一区……这就形成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如果有大课的话,就得抓紧时间从一个地方赶到另一个地方了(维也纳的地铁很方便快捷)。

      第三,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的硬件设施“十分了得”。以声乐表演系为例,每个琴房里都有一架贝森多夫的三角钢琴,这在国内很难想像的。国内很多学校琴房里的钢琴大多是跑音严重,且调不了的废琴。在资料室,你可以借到需要的乐谱或是CD唱片。资料室的留言板上贴着最近一年的国际声乐比赛的信息或是报名方式。音乐厅很漂亮并且被高效地利用,每年都有国际著名的交响乐团、室内乐团来表演;许多著名大学的教授、歌唱家来此讲学,演唱;此外,几乎每晚都有声乐专业、钢琴系专业、管弦乐专业的学生在此举办各种音乐会。

      第四,维也纳音乐表演艺术大学的入学考试与国内有很大不同。国内音乐类的院校招生一般都有很明确的招生计划,例如,今年声乐系的招生计划是15人,那么最少要有15人被录取上来。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则不同,它完全采取导师制。当一个教授有毕业生毕业了,他才可以按照毕业生的人数再招生。当然,如果教授觉得考生中没有他满意的学生,他宁可空出来位置不招生。德林教授有一年觉得没有满意的学生,就没有招生。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入学专业考试与国内专业院校相仿,都是需要经过几轮的筛选。不过它的理论考试与国内则不同,它没有单独的乐理考试,而是在听音的同时考乐理知识,而且听音考试的量非常大(德国和奥地利的乐理体系与国内不太一样)。

      第五,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的学生实践机会很多。例如曾培养过祖宾·梅塔和李心草等这样世界级指挥家的指挥系来讲,平时“实战”的机会就很多。如果指挥系的学生需要练习交响乐,有一支维也纳音乐表演艺术大学的学生管弦乐团专门配合他们上课;如果指挥系的学生需要练习歌剧的话,声乐系的教授会推荐学生去配合他们。笔者曾经有幸被教授推荐参加莫扎特著名歌剧《后宫诱逃》的排练,尽管说有的学生刚站在指挥台的时候手还在发抖,但是音乐一起则完全投入到音乐中了,而且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还有个有趣的现象,指挥系的学生都是“一专多能”,经常看到他们下了指挥台又坐到乐队里,有的既会弦乐又会打击乐。其他专业的学生每学期登台演出的机会也很多,学期刚开始的时候,学生就会从教授那里得知这个学期本班举办音乐会的具体时间,我想这是国内难以做到的。

      第六,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的教授都很敬业。在笔者学习的这段时间里,所有的教授给我的印象都是极为认真的,你可以理解为这是奥地利人特有的严谨品质,但是我觉得这是他们热爱这份工作的表现。在理论课上,教授们把教案全部放在一个漂亮夹子里的塑料皮内,有打印的文字,也有手写的文字,还有一部分是从报纸上剪下的资料,看得出来是精心准备的。专业课上,教授耐心地给我这个“外乡人”纠正被我读的“乱七八糟”的德语。每堂课的作业都是为我提前精挑细选,可以说是“量身打造”的。这些细心的课前工作我想是我值得学习借鉴的。

      第七,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的课程设置十分合理,都是音乐相关的课程。他们的大学也是学分制,从声乐专业的第一个Diplom(相当于国内的本科,学士学位)课程,不难看出有一些课程的设置和国内是不大一样的。例如:戏剧表演基础课国内很少有院校设置。也可以看出音乐理论、视唱练耳、戏剧表演基础培养课占的比例和学分都很重要。这里需要指出的是,音乐艺术指导教授都是大师级的人物,笔者学习期间有幸与凡宁(Frank Fanning,奥地利籍美国人,著名钢琴家,曾担任过世界著名指挥家卡拉扬的助理,在世界各地举办过个人音乐会)教授学习歌剧和艺术歌曲的演唱风格。

      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向来以培养世界顶尖的音乐家而闻名,以上几点是笔者留学期间的体会。如果您有一天漫步在维也纳的街头,倾听着从街边咖啡馆里传出的悠扬歌声,我想此刻的你也和我一样,在感受音乐吧?


  • 文章录入:musicpsyjc责任编辑:小艾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