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红楼梦

     

    邵奇青

     

     

    陈钢先生的近作小提琴协奏曲《红楼梦》年前在中原大地巡演后,终于移师故里,亮相于08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的上音新作品专场音乐会上。54日晚贺绿汀音乐厅内座无虚席,同行、同好、圈内、圈外人士济济一堂,不少人为聆听这部作品而来。原主奏小提琴的薛伟因故未能来沪,临时改为由他推荐的女小提琴家谢楠接力。因此而促成了谢楠与汤沫海执棒率领的上音交响乐团的这次倾情联袂。这场音乐会上演出的作品还有:吕黄的《大提琴与小提琴双协奏曲》、尹明五为二胡与弦乐队而作的《夕》、陈牧声的交响音诗《牡丹园之梦》和陆培的《弦乐三章——舞天》。

     

    感受《红楼梦》

     

    音乐这个抽象形式来表现《红楼梦》这样一部文学巨著,应该是件力所不能及的事,同名戏剧电影仅是围绕宝玉与黛玉的爱情为主线而展开;同名电视剧用了25小时之久,还只是叙述了个大概如此的表象,用小提琴将如何表现《红楼梦》,又能表现什么呢?我在演出前的思考,终于在节目单里找到了答案:作品以林黛玉为主线,摘取“赏花”、“吟花”和“葬花”这三个故事情节来展开,音乐基调来自于王立平为电视剧《红楼梦》谱写旋律。

    庄严的引子带出了《枉凝眉》的变奏旋律,随即闯入一小段起伏不安的音乐后,弦乐齐奏抒情柔和的主旋律……谢楠神情庄重地站在舞台中央,随即将手中的琴往颔下一夹,明晰而富于表情的旋律在乐队的衬托之下缓缓流淌,抒情如歌的乐句在她的琴声中显得特别徐缓舒展,把人引进了如梦如幻的诗情画意中……谢楠演奏的这部作品风格鲜明,在东方人特有的理智和含蓄中,浸透着丰富的色彩和细腻的情感,把林黛玉在第一段中的俏皮和灵动、第二段中的陈吟和抒情,以及第三段中悲愤和无奈的情感表现的入木三分。在独奏小提琴进入炫技段落,旋律大幅度的起伏、急速的音群流动、跳音、双音、和弦,以及拉奏、拨奏和揉弦在快速交替中新颖叠出,令人“耳”花撩乱而赞叹不已。

    对于谢楠的演奏经历和舆论评价,媒体早已披露频频,这位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上把《梁祝》演绎了近200遍的小提琴家,那热烈而不哗众,奔放而不狂野的演奏特点,广受各界人士的赞赏与认同,并在唱片《弦情往事》中展露无遗,为此,林耀基老师给出“演奏十分精彩,各方面都是完美”的好评,卞祖善先生也把它称之为“是一款上乘的中国小提琴名曲专集”。

    演出结束,作为反响的评论才刚开始。有人说,我们在这部作品中见到《梁祝》的影子,因为都是小提琴协奏曲形式、因为都是描写中国经典爱情题材、因为同样采用现有的音乐素材进行改编、因为都是不停顿的三段式结构。我在第一时间内也当然作出了类似反映。不多久,我收到谢楠从北京寄来薛伟演奏的一款现场录音,以及谢楠本人演奏的实况录像,嚼过几遍慢慢入味,并感到这两部作品由于存在着爱情故事的结局不同、存在着三段式结构的不同(《梁祝》是ABA结构,《红楼梦》是ABC结构)、存在着演奏技巧上的不同,而它们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梁祝》是用故事式的叙述来描述事件的表象发展,而《红楼梦》则是通过事件表象的发展来描写人物内心的复杂活动。因此,这两部作品之间也就不存在可比性。

    其实,任何对艺术作品的评论,说到底都是个人的判断问题,而且这个问题永远也无法避免。但是并不等于人们对作品的反映纯粹是个人的好恶所至。一件音乐作品的结构十分复杂,因此有必要在相当的程度上对它进行分析和了解。其实,艺术家的思想活动和一般人无多大差别,只是程度上稍有不同而已,最好的做法就是先听听往往是处在受审地位上的作曲家陈述的意见,介绍创作动机,构思经过、处理过程和最后效果。也有必要听听作为当事人的表演艺术家们对作品的理解与看法,才能实现对作品的准确判断。

    怀着浓烈的兴趣和不解的疑问,我分别对谢楠和陈钢作了采访。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