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音乐史的脉络来看,诞生不久的摇滚乐可以说是历史上第一个面对年轻人的生命处境而创造出来的音乐类型,试图表达和挑逗他们对现实的不满。

      在60年代,摇滚乐是年轻人唯一的亚文化的音乐类型。但是在如今多元化的时代,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已经远离了摇滚,投入到嘻哈文化的怀抱。如今学校的社团也更多是嘻哈舞团,乐队形式越来越少了。青少年不再要乐队、不需要凑人数也能耍酷,而玩嘻哈的门槛更低,一个人就可以了。现代的青少年更缺乏团结精神,喜欢更自我,毕竟玩摇滚是需要几个人才能组成乐队。如今摇滚乐已经逐渐退出幼稚青少年的市场,变成年龄稍大一些、有思想人群所喜爱的音乐类型。

      所以现在摇滚乐仅仅定位年轻叛逆,已经不能担当起代表主流青少年人的重任。这个时候,摇滚乐需要重新定位受众群体。摇滚乐可以这样需要对青少年宣称:小屁孩,长大了就开始摇滚吧。就如同汉堡王的广告,他们对吃麦当劳的小孩宣传:长大了来吃汉堡王吧!

      从这点上来说,摇滚乐必须脱离简单的极端自我的形式,去找回“大我”的摇滚精神,增加人文关怀。

      有政治诉求的摇滚乐容易成为世界巨星

      鲍勃.迪伦,约翰列侬,大卫.鲍伊,冲撞乐团, U2这些世界摇滚巨星们共同特点就是:他们都在积极地利用自己的名气来进行政治诉求。这不是偶然现象,而是一个必然现象,或者说是一个必要条件。

      摇滚乐或者摇滚乐歌手本身其实改变不了社会。尤其是国内摇滚乐,之所以没有地位是因为:决定一个音乐类型影响力的,不是音乐本身,而是它的受众人群的影响力。摇滚乐的受众主要是少数的极端自由主义者,他们本身在社会上的地位并不高,人数也很少。

      而国外那些摇滚巨星们,之所以从一个本国的音乐人提升成国际经典巨星,都是因为影响了主流人物——政治家们。其他音乐类型也是如此,比如歌剧,虽然受众很少,但地位很高;又比如中国的民歌,因为民歌主要的群体是政府机构,所以民歌的地位在中国也很高。

      所以,国内摇滚人知道了这些道理,就必须有所改变,变“小我”为“大我”。必须明白大义,有社会责任感,而不是只顾自己的极端自由主义。面对社会黑暗面,不要为反而反,空洞的反,要具体的,有步骤反、有体系的向社会不公平现象抨击。

      反观有些无知的摇滚愤青,容易被政治利用。变得跟义和团类似,不明事理的去反对一切。例如有反对全球化的,反对日本的,很多时候反而助纣为虐,为统治阶层转移了视线。另外,摇滚人互相瞧不起,并且也极度反社会很多阶层,没有同盟军。这也是很多武侠小说中名门正派各自自视清高,被抱团在一起的邪派各个击破的原因。最后摇滚乐只是极少数极端自由主义者的最爱,而没有被大众所追随。历史发展告诉我们,任何大事情要想成功,一定是要团结大众,有广泛的同盟。

    [1] [2] [3] 下一页


  • 文章录入:musicpsyjc责任编辑:小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