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观看这一场周末演出的人们几乎都是爷爷带着孙女,或是父母牵着幼童,《长城随想》的主角正是六十四岁的二胡大师闵惠芬。她气定神闲,一手揽着二胡、一手轻提裙袂步入舞台中央,孩子和大人们的掌声不由自主地响起。

     

       肯定有不少孩子们被长辈们隆重地教导,花百十元买票、就能亲身聆听闵惠芬的琴声,那种琴声曾被赞美为,“她的演奏即使在休止符时也充满音乐,有不可抗拒的魅力”。这句话多年来一直被人们和海内外媒体反复引用,用闵惠芬自己的话来说,“我的演奏打动了他们,我认为,他们真正地理解了、敏感地接受中国音乐和演奏家的美学观念”。她转而用白居易的“此时无声胜有声”来解释休止符的魅力。而《长城随想》的所有演出曲目明确了音乐与诗歌的某种密切关联。

     

       “当时把我难住了,我不知道怎么样把它展开,《长城随想》是长达26分钟的二胡协奏曲,但一场90分钟的演出怎么包含它、展开它……有一天我突然开窍了,用诗与乐、用长城作为音乐会的主题,这个结构也算是一点创造吧,我被逼上梁山。”

    [1] [2] [3] [4] 下一页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