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斯勒也是两次录制这首作品,第一次是1926年和Leo Blech合作(Naxos 8.110909),第二次是1936年,由巴比洛利指挥。后一个版本本人是直接从78SP唱片(Victor JAS625-111 / JD842847)上录下来的,感觉比日本EMI的再版CD音质要好(我自己也觉得很奇怪,我对日本CD没有任何偏见,但在反复比较之下,我还是更喜欢我这盘磁带)。两个版本都是令人陶醉的演奏,音色自不必说(这是克莱斯勒的招牌),音乐气质之典雅高贵不敢说前无古人(约阿西姆没有留下此曲的录音),至少是至今后无来者。我的一个朋友说克莱斯勒的音乐气质不是德国的而是维也纳的,所以拉起贝多芬来不是很地道。我倒是觉得,德奥本为一国一族,两国的文化差异恐怕还不如中国南、北方的差异大,再说,谁又敢保证贝多芬就是纯粹的德意志气质而丝毫没有受到维也纳音乐风格的影响呢?克莱斯勒录制的贝多芬小提琴奏鸣曲全集更是无可争议的经典,我想这也能说明些问题。这两次录音在音准方面都有不少的纰漏,技术方面也不能说无懈可击,但克莱斯勒都用非常自然的“自由速度”掩盖过去了。相比之下,我本人更喜欢1936年的版本,更加松弛大气,录音也好很多。

     

    如果说在风格上最“地道”的,最没有争议的应该是库仑肯普夫(Georg Kulenkampff1936的版本了(Datton CDEN 5018)。我首次听这版录音是在一个朋友家,不过他是Teldec的版本,当时就已经绝版了。我听后大受震撼,喜欢的不得了(可能也加上那天喝了点酒,容易被感动)。后来的一年中,我孜孜不倦的寻找着这版录音,终于托人从美国带回来了这版Datton的再版CD,听后却若有所失——我不记得他有这么多的音准失误啊!我想,就算是再版整理的差,音准也不会给整跑了啊?唯一的解释是:这一年我把这版录音想象的太完美了,所以现在真的听到了,到不能容忍它的任何缺陷了。库仑肯普夫的技术能力要驾驭这首号称最难的协奏曲,恐怕是有点勉为其难了,不过他朴素高贵的音乐气质和真诚大气的音乐表现却是难能可贵的。他对于贝多芬音乐的诠释既让人觉得是“代言人”,又不失个人气质的展现,就像钢琴家中的巴克豪斯一样,即忠实于原作,没有任何离经叛道的臆造,又有着鲜明的个人特色和个性魅力。库仑肯普夫最好的贝多芬可能是他和肯普夫合作的“克罗采”,他的技术胜任这样的作品还是足够了。

     

    在上世纪初那一代小提琴大师演奏的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的版本中,还有以下几版是很有特色的:

     

    胡伯曼1934年和塞尔的版本(opus kura :OPK 2006)。

     

    “一般人们对胡伯曼的好恶都非常极端,喜欢的奉若神明,不喜欢的嗤之以鼻,这主要是因为他不是一位乐于尊重作品音乐风格的演奏家,除了《希伯莱晚祈》以外,可以说他拉什么不像什么,但又不失音乐感染力,就像熊猫一样,说熊不是熊,说猫不是猫,但还是有不少人喜欢。在他的演奏中,经常会出现莫名其妙的重音和对节奏的夸张处理,但做的是那么理直气壮,听久了反而倒让人觉得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胡伯曼的右手技术非常出色,这保证了他音色的统一和音质的稳定;他的左手技术也不差,在音准上的失误不多(和克莱斯勒、西盖提等人相比),揉弦的幅度不太大(和奥伊斯特拉赫、梅纽因相比),很少滥用滑音(和埃尔曼相比)。从整体上说他的音色偏硬,但富于质感,有些近似于女中音。胡伯曼的音乐中有一种执拗的个性,但又不是村姑般的“倔强”,而是知识分子的较劲。他对作品的音乐处理不是典范,但却充满了魅力,难怪连福特万格勒也对他崇拜有加。”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