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社会评价

     

     

     

        由于作曲家思想的超前性、哲理的深刻性、艺术的前卫性,使得批判性艺术作品在当前中国社会难以获得真正的理解与接受。对此,王西麟有着自己心理预期:“我不能强求别人来听我的音乐会或喜欢我的音乐。我所能做的只能是写出我的所思所感。”

     

        而潘德列斯基与吉米•柯特则作品的艺术价值作出了与中国社会主体所不同的评价。

     

    当代音乐大师潘德列斯基对王西麟的《第四交响乐》给以了极高评价,并2002110推荐该作品参加美国“格莱沃梅尔奖”评选,他在推荐信中这样说道:

     

        我非常高兴地极力推荐王西麟的《第四交响乐》。这是一部伟大的作品,它的音乐基础是欧洲6070年代的先锋派技术和美学,因为中国作曲家被封闭了数十年。我认为像“格莱美沃尔作曲奖”(Grawemeuer)这样严肃的奖项,应该授于这位作曲家。他保持了自己独特的语言,与他的国家的任何其它音乐都截然相反。

     

        澳大利亚国立音乐学院教授吉米•柯特(Jim Cotter)在2001320对王西麟的《第四交响乐》作出了这样的评价:

     

        这部作品是令人震惊的。我所能想到的唯一可以比肩者是THEODORAKIS的交响乐作品,虽然两者风格迥异,但其中传达的力量与激情是超乎任何期盼的。他的音乐语言生动有力。像在SHOSTAKOVICH的大部分作品中一样,人们在这里可以清楚的听到对不人道的谴责之声。很少有作曲家能够如此意图清晰地表达这种激情,而仅这一点,如果不论及其它的话,就能把他列入近50年来国际作曲家们的前列。在这部作品中,实际上在我所熟悉的他的任何一部作品中,作者都丝毫没有为了他个人而乞求听众欣赏其音乐。相反,从他的早期作品直到这部作品,我都听到理智要求给予人性以公平合理和充满尊重的倾听的声音。在这部作品中我听到PENDERECKI和其它波兰作曲家们的影响,但我还听到他对于这些影响了他的技术的扩充是超越了任何波兰人的。他已解决了在这一领域的问题。这部作品可以被列入任何一个世纪的上乘作品之列。我所听过的他的作品中的技术技巧都使人无法相信他其实大部分时间是一个自修者。而这一点又使我想到了俄罗斯的RIMSKIKORSAKOV的自学配器而最终成为这一艺术的伟大的彰显者。

     

     

     

    6.几句结语

     

     

     

        勿庸置疑,王西麟的《第四交响曲》不但是不美的,听赏的时候甚至还给人以痛苦的感觉,这些都不能掩盖作品的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正如德国作曲家艾斯勒评价勋伯格时所言:(他的音乐)“有着一种绝望的基本的音调”,并“不使人舒服,不崇高”[4]。勋伯格“没有使他出生的社会秩序变形,他没有将它美化,他没有给它涂脂抹粉。他在他的时代、他的阶级面前举起了一面镜子。镜子里所照出的是不美的,但却是真实的。”[5]

     

        这些话用在王西麟《第四交响曲》的评价上,也是恰当的。

     

     

     

     

     

     

     

    --------------------------------------------------------------------------------

     

    [1]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研究所2003年度重大研究项目——《音乐审美接受的理论与实践问题研究》(课题编号:03JAZJD760006);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后流动站2004年度研究课题——《中国新音乐史》中的部分内容。

     

    [2] 王西麟的有关语录取自作曲家向本人提供的文献资料:杨汉伦《巨石下的呼唤——王西麟〈第四交响曲〉》,台湾交响乐团《乐览》200237383036页、1724页。

     

    [3] 王西麟:《第三交响曲》(作品第26号)。1989年开始创作,19909月完成。1991310,由原中央乐团在北京音乐厅举办的《王西麟作品音乐会》上首演并获得了成功,首演指挥:韩中杰。《第三交响曲》的总谱,已经由上海音乐出版社出版(2000年)。

     

    [4] 姚锦新译:《阿诺尔德•勋伯格》,自《外国音乐参考资料》1980年第1期,第17页。

     

    [5] 姚锦新译:《阿诺尔德•勋伯格》,自《外国音乐参考资料》1980年第1期,第22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