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悲剧人生

     

     

     

    古人云:“闻乐知德”、“审乐知政”、“文以载道”。

     

    “闻乐知德”用在《第四交响曲》的分析方面,我们可以发现到:作曲家悲剧主义的人生观,已经通过王西麟的作品体现出来。

     

    “审乐知政”用在《第四交响曲》的品味方面,我们可以觉悟到:批判现实主义的社会观,也已经通过艺术家的作品体现出来。

     

    “文以载道”用在《第四交响曲》的研究方面,我们可以认识到:功利主义的艺术创作观,也已经通过作品的技术细节体现出来。

     

    在悲剧主义者看来:何谓“艺术”?艺术就是不自由的人生对自由的渴望。作曲家王西麟无疑已经成为当代中国音乐家群体中“悲情艺术”的重要代表人物。

     

    从作曲家给我们营造的艺术氛围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人间的现实处境是丑陋的、残酷的,人生的经历过程是痛苦的、艰难的。人生之所以是不自由的,就在于“人”是一个会思考的动物,人类思想的无限性和现实生存的有限性、残酷性,构成了人生和人类社会不可避绕的悲剧性命运。正如鲁迅先生所言:所谓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事物毁灭给人看。所以,每一个美好的生命个体,都必将被残酷的现实所毁灭。这是一个有艺术良心和社会使命感的作曲家必须承载的历史使命,必须表现艺术命题。

     

    从作曲家给我们营造的艺术特征中,我们可以觉悟到:艺术家的现实人生也是惨淡的、对惨淡人生讴歌的艺术是悲戚的。之所以“惨淡”,就在于个性张扬的作曲家个体,难以见融于社会;之所以“悲戚”,就在于被社会长期压抑的个性得不到舒展之后,必定塑造出具有浓郁悲剧主义色彩的、个性鲜明的艺术作品。这就是王西麟及其悲剧主义艺术家“悲情艺术”的悲剧性之所在,也是当代具有狂狷意识艺术家的“宿命”。

     

    从作曲家给我们提供的作品文本中,我们可以认识到:作曲家王西麟是“一头雄狮”,“一头”不能见融于现实人生,却又有着自己执着追求的“雄狮”。所以,“这头雄狮”是“被缚”的、“被压抑”的,并最终成为“被毁灭”的“雄狮”。而被“压抑的雄狮”,在“行将毁灭”之前,发出的“怒吼”(艺术化作品),的确是感人至深、骇人听闻的。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