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反向创作”让民乐“转身”

      20分钟的精彩乐章,并非源自“猎奇”。它们浓缩着中法音乐人长达三年的“音乐马拉松”。

      身兼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音乐总监的著名旅法作曲家陈其钢,是让外国作曲家创作中国民乐的创意者。旅居国外将近20年的他,对于中西方音乐交流之间的“赤字”心有不甘。“20多年来,中国音乐家参加国外各种大赛成绩斐然。但这些赛事都是用西洋方法演奏、演唱西方作品,或是中国作曲家用西洋体例创作,听久了,觉得这不仅是学习和交流,同时也是西方音乐的一种传播方式和策略。可是,西方音乐家又有多少人反过来这样尝试呢?如果让外国音乐家自己来表现中国音乐,尤其是中国民乐,在跨文化的撞击和交流中所产生的对中国文化的传播效应,也应该是双倍的吧!”

      2005年,陈其钢会同几位旅法华人音乐家,拿出了一套具有中国特色的“反向”国际作曲大赛的预案,内容包括:参赛者仅限外国作曲家,所有作品必须与中国民族乐器和传统音调有关,规定长度,规定创作周期,重在外国音乐家用自己的理解来表现中国的音乐。此想法并非“一厢情愿”。当陈其钢遇到法国电台现代国际音乐节总监鲍斯克时,后者马上表示,这是西方音乐节需要的创意,也是法国作曲家想做而没法做成的事情,他们愿为这个创作工程“接一棒”。很快地,法方敲定为比赛出资一半及帮助委约作曲家,并约定,作品先在中国演,后回法国演,因为这是双方共同孕育的“婴儿”。2005年10月,已扩充为“国际音乐节”、曾在上世纪催生了《梁祝》小提琴协奏曲的“上海之春”,敞开胸怀接纳了陈其钢的创意。音乐节组委会执行副秘书长陈接章说,一看到那份已经成形的策划书,我们已被感动———这里凝聚着久居海外华人艺术家为中国文化创新传播方式、拓展传播渠道的炽热情怀!

      中外两大音乐节密切合作,“反向”作曲赛不久改名“外国作曲家写中国·上海”活动,并成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全球征曲的重要活动之一。2006年5月,8位受委约的法国乐坛俊才怀着兴奋与好奇飞抵申城采风。

      克里斯托夫·马拉特卡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却对唢呐情有独钟。组委会安排作曲家用一天时间与中国民乐家交流并听了小型民乐演奏会后,他意犹未尽,拉着示范演奏的上海民族乐团唢呐演奏家胡晨韵,要求再开“小灶”。团队里年龄最大且唯一的女性作曲家格拉西安·芬齐获知,紧跟而去,两人第二天蹲点小胡家。胡晨韵回忆说:“两人让我吹出唢呐的各种效果,用钢琴试验唢呐能达到的音域范围,又让我把家里的管子、荜篥、巴乌、口弦等都演示一遍,一连三个小时,连口水都没顾上喝。”作曲家则兴奋地说,西方管乐器每个半音都有对应键,可中国唢呐只有八个孔,每个孔却能吹出好几个音,这比西方乐器演奏更加自由,又有中国传统音乐追求意境的特点。

      一周时间,外滩、陆家嘴、豫园、上博、大小洋山港,连同上海的寻常巷陌、生活情境中的声音与音符,都浸淫在了“八人小组”的脑海中。离沪前,当每位作曲家收到二胡、古筝等乐器的微缩纪念品时,就像看到“老朋友”一样欣喜地揽入怀中……

      满载而归的作曲家们没有创出急就章,在构思过程中,他们与中国演奏者通过Email交流,跟身在巴黎的陈其钢“电聊”中国文化。两个月后,克里斯托夫自己打印、装订,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注释的乐谱第一个寄到“上海之春”组委会,取名《上海》。

      去年5月,凝结着外国作曲家滚烫才情、每部长度不超过8分钟的8部“中国民乐与西洋交响协奏曲”,化为“上海之春”舞台上的鲜活音符,上海观众以手中8种色彩的卡片代表每部作品,对心仪作品投出庄重一票。今年1月18日晚,这场跨越万里的音乐“马拉松”的前三名作品,如约“飞”到法国“国交”的乐谱架上。“中法混血”的作品亮相图卢兹前,先在巴黎排练,旁听的巴黎音乐院校师生禁不住鼓起掌来……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 文章录入:musicpsyjc责任编辑:小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