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名家能烧出一桌怎样的“新菜”?欧洲观众的真实反应是什么?

      “外国作曲家写中国·上海”的第一名作品、法国作曲家克里斯托夫·马拉特卡的唢呐与交响乐《上海》率先响起。作曲家研究了唢呐源于中世纪阿拉伯国家、后流入中国的一种说法,于是,观众听到的唢呐声中既有阿拉伯音乐的神秘感,又充满中国北方高原喇叭的高亢辽阔。在庞大乐队的衬托下,作曲家用这件看来最“土”的乐器奏出了中国江南民间小调《茉莉花》。乐毕,举座掌声如雷炸响。

      接下来的是二胡与交响乐协奏曲《豫园》。在欧洲享有盛誉的作曲家纪尧姆·科内松,把上海朱家角古镇、豫园等江南园林的风姿,化成了神秘却不乏温馨感的旋律,变调中还运用大量西方现代技法,把“江南之夜”与上海历史文化的凝重渲染一气。一些没有到过中国的观众对记者说,他们眼前出现的是月光下绿树的摇曳、池塘水纹的波动,和现代城市中的古典园林。

      帕斯卡·扎瓦罗的作品《上海之舞》登场了。他以上海访客的心态,保持着看这座城市的“速写”感。由中国传统民歌《紫竹调》旋律展开主题变奏,暗示着充满动感和色彩的城市气息。当观众刚适应了快节奏之后,他又突然使它舒缓,变成一种沉思性的、带着怀旧色彩的情绪。

      演出结束,好多观众余兴未了,三五成群留下交谈,有的干脆就围坐在剧院四周的酒吧、咖啡馆门前交流。记者采访了几位观众,他们很兴奋地说,能从音乐中感觉“上海与巴黎之间有着某种神似的气质,让人心动”。还有,中国乐器很神奇,中国音乐很迷人。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 文章录入:musicpsyjc责任编辑:小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