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叶小纲的总谱和CD象小山一样堆在我上海狭窄的宿舍里快四个月了,但我仍然一筹莫展,按照栏目计划早该发出来的文章,硬是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以至于一拖再拖。2002年最后一天的傍晚,我的寒假开始了,我只好又背着它们上了去武汉的火车,我必须在寒假里完成这个工作。在车轮叮叮当当的伴奏中,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又把叶小纲的三张CD专集不间断地连续听了两回,感谢叶小纲,是他的音乐使我的第一次“跨年度”漫长旅行不再寂寞。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左右,车到武昌,一出车厢,刺骨的寒风一下子让我清醒许多,我也好象一下子找到了解读叶小纲的钥匙。此前,我曾插空断断续续、零零星星地对着总谱分别听过这些唱片中的所有作品,更早的时候还在不同的场合听过现场的演出——最近的一次是在由叶小纲发起并担任艺术总监的首届“中国现代音乐论坛”(2002年5月)的现场听过他的《最后的乐园》——但好象都没有给我留下什么特别深刻印象。这次有机会集中时间聆听他的各个时期的重要作品,我发现,连续的专栏写作,已经使我的构思与行文进入了某些需要警惕的模式化轨道,事实上这个“模式化轨道”对于叶小纲确实是不适合的。模式一是“轨迹论”。这个模式即使对于专门的“作家作品研究”也应该是屡试不爽的,因为任何一个作曲家的创作总有一个发展变化的过程,但这个模式放到叶小纲身上也有困难。连续按CD顺序聆听叶小纲的《九匹马》(1993年)、《迷竹》(1989年)、《地平线》(1985年)、《最后的乐园》(1993年)、《冬》(1988年)、《琵琶协奏曲》(2001年)这六部不同时期的作品,我感觉不到什么突兀的跳跃性变化,甚至很难判断哪个作品是早期的,哪个作品是晚近的。尽管这些作品的创作时间跨度十六、七年,作曲家的艺术生涯也经历了出国前(1987年之前)、留美(1987-1994年)、回国后(1994年以来)三个重要阶段,但叶小纲好象从创作之初就以一种稳定、成熟的美学观、作曲法出现在乐坛上,不因时间的推移与环境的变化而出现大的波动。模式二是“风格说”。风格特征是很重要的,对一个作曲家而言是个性建立的标志,对接受者而言是体征识别的标式。事实上,正是一开始对叶小纲“体征识别”的困难,才让我的文章难以下手。李西安教授在谈论陈其钢郭文景、陈怡、盛宗亮、叶小纲、瞿小松谭盾等等这些活跃在国际乐坛上的中国作曲家群体时,曾说“他们那永远不可割舍的中国情结和深厚的中国文化背景,正是他们得以矗立世界民族文化之林的根本前提。”这个说法是很有道理的,事实上中国新音乐特别是它的发展之初,正是以现代的作曲技术与传统的中国民族文化(主要还是音乐方面)的结合而引起世界乐坛广泛注目的,诚如李西安教授的进一步例举:“陈其钢的《水调歌头》、《孤独者的梦》之所以能够深深地打动人,正因为抒写了一个中国人身处异文化中的孤独与寂寞,而前者在音乐语言上恰恰是创造性地采用和发展了中国戏曲中的韵白和唱法;郭文景的交响大合唱《蜀道难》则是以川剧高腔的高亢、激越和现代人的独特视角,表现了中国人的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境界;谭盾的《道极》和歌舞诗剧《九歌》,吸取并升华了湖南的民歌、巫舞,再现了现代人心目中的古代楚地的祭祀场面……”尽管有省略号,但这段例举还是非常妥帖地省略了叶小纲。确实,叶小纲有些与众不同,最起码在民族特色与现代风格相结合的这条路上不太显著,当我们如今再回头浏览20世纪80年代一大批横空出世的中国新音乐作品时,就能够更加清晰地感受到这一点。在我看来,与他的不少同学和同龄人相比,与其说叶小纲缺乏运用中国边远地区既悠久又现代的独特民间音乐资源的“理由”,不如说他内心根本就没有打算以此作为自己的突破口。尽管叶小纲学生时代也写了《老人的故事》,作品的音乐语言也借鉴了民间曲艺的艺术特点并加以展衍而且不失精妙,管弦乐队中也加入了八角鼓和三弦等民族乐器,但从内在音乐气质来感受,这些只是一些象征性、角色化的音色点缀。在80年代早期,叶小纲骨子里可能更在意被他的母亲大人评论为“东敲敲,西打打,发出新奇而陌生的音色,最后,敲腻了,就结束了”的《西江月》。经过这段时期的探索与磨合,叶小纲写出了他的毕业作品《地平线》。其实这部作品的素材也来自藏族音乐中的藏戏和囊玛的音调,但作曲家仅仅把它作为音高材料的切入点而已,从最后形成的作品音响中,我几乎听不出有多少藏族风格。最为重要的是《地平线》的时代特色稳妥、音响纯熟流畅,构思宏伟开阔,与同时期的不少作品相比,少有神秘的气氛、夸张的对比和“外露”的音响。从根本上看,叶小纲的音乐创作与20世纪40年代中国新音乐在上海的第一次掀起与70年代以来的香港现代音乐创作,在精神上更为相通。内敛外扬的都市化音乐语言,应该是叶小纲从此开始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持续不变的创作方式。在纵向与历时的考量、回味中,叶小纲的这种以“共性”的现代作曲技术体系建立自己个性化音乐语言的方式及其价值与意义,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清晰地显现在中国新音乐的历史进程中。

    [1] [2] [3] [4] 下一页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