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音绕梁 三日不绝

     

    ——记六位大师在西安的演出风采

     

     

     

                                                             罗艺峰

     

         19979月中旬,国际乐坛6位大师级人物莅临古城。“97西安音院国际钢

    术节”隆重开幕了!一时间,乐迷们互传喜讯,同道们奔走相告,许多年

     

    轻的夫妇为孩子买下了不菲的套票,邻省同行亦结伴而来。主办单位自然喜气

     

    洋洋,又适逢十五大开幕和新生人学,更是张灯结彩,这一周里,竟有过年过

     

    节的气象。

     

    这6位钢琴家,是当今活跃在世界乐坛的大师级演奏家,他们有的是国际重大

     

    比赛的评委,有的是著名音乐学院的钢琴教授、有的曾获国际大赛最高荣誉,

     

    而且大多灌有质量极高、深获好评的CD唱片.都是一些重量级人物。如此集

     

    中、如此级别、如此水准的大师一周里连续演出在古城西安,是前所未有的。

     

    这是一次音乐的盛宴。

     

    心怡萨克

     

    在开幕式上小试身手的缪卡拉·萨克,虽只演奏了一首李斯特的《匈牙利狂想

     

    曲》,却获得了听众狂热的欢迎。连并非圈中人的我妻亦由衷地说:“这竟是

     

    天乐一般!音乐是流出来的,没有弹的感觉。”次日,是萨克的专场独奏会,

     

    全是李斯特的作品。如18331838年所作《旅行年代》中的3:《彼特拉克的

     

    十四行诗》、《埃斯特别墅的喷泉》和《但丁读后感》; 1845-1853年间所作

     

    的《诗情宗教曲》10首中的l首“葬礼”;最令人惊讶的是,他竟在一场音乐

     

    会上连续演奏3首变化无穷、技术艰深、结构宏大的《匈牙利狂想曲》、令人

     

    叹为观止,把听众的激情推向了高潮,欢呼声四起,得了个满堂彩

     

    音乐会在李斯特的乐声中步步深人,展开着音乐的画卷。先是作者为悼念反抗

     

    奥地利统治而献身的人们写的“葬礼”。深沉、极佳的控制,表现了演奏家良

     

    好的音乐教养。接下来是让听众与他一起领悟意大利文艺复兴时代的大诗人彼

     

    特拉克的诗境,仿佛带人去了充满阳光的佛罗伦萨和罗马,这是曲趣盎然、诗

     

    情四溢的章节。当演奏家把但丁的《神曲·地狱篇》用这乐器之王的音乐读出

     

    来时,那真是惊心动魄!这是一曲“奏鸣幻想曲”。而曲名《但丁读后感》是

     

    源自雨果1836年的诗集《内在的声音》,也是读意大利诗人但丁的《神曲》的

     

    读后感。这位被恩格斯称为“中世纪最后的诗人、新时代最初的诗人”的但

     

    丁,其不朽巨作《神曲》被许多艺术家用来做创作题材。如画、如乐、如戏

     

    剧、散文。但我觉得,要把“地狱”中的善恶、憎恨、惩罚、报应表现出来,

     

    并且有诗人巡行其中的体味和叹息大约用音乐是最合适的了。所以后来李斯

     

    特还写了带合唱的《但丁交响曲》,因为钢琴独奏曲意犹未尽。难得的是这位

     

    祖籍乌克兰的大演奏家,选择了这样一首表现力甚佳、又富于戏剧性、技术上

     

    辉煌壮丽的大曲呈献给西安听众。一般音乐会上哪能听到李斯特这首集哲理

     

    性,戏剧性一身的不朽作品呢?

     

    自然,我之所以心怡萨克,更是因为喜欢他演奏的《匈牙利狂想曲》。他的那

     

    份潇洒、那种诗人气质、那种对乐曲的深度理解,极为少见。1971年,他获得

     

    布达佩斯举办的李斯特国际比赛第一名,岂是偶然?缪卡拉·萨克出身于乌克

     

    兰首都基辅的一个音乐世家,毕业于莫斯科音乐学院,受到良好的音乐教育。

     

    但我以为,他身上的斯拉夫血统,对于他的演奏风格和气质起着重要作用。

     

    萨克的匈牙利狂想曲,从结构、风格、技术上都是上乘的,然而最给人好感的

     

    是他的音色。弱如游丝,也能如珠落玉盘清澈连贯;强如惊雷,却不会劈头盖

     

    脸;分层十分明晰,对比又恰到好处。不亲耳听,恐怕文学的词汇也难尽述。

     

    听听他的《埃斯特别墅的喷泉》,会使你想起拉威尔的《水的嬉戏》和德彪西

     

    的《倒影》,他用音乐给我们久处俗世的耳朵去去秽气——给耳朵冼了个澡。

     

    结构大师缪勒

     

    走出音乐厅,刚听过缪勒音乐会的人们议论纷纷,作曲家饶余燕教授说:“此

     

    君竟在这里演奏贝多芬的106号奏鸣曲,这可是被称为作者的第十交响曲

     

    的!”是的,长达40分钟的这首奏鸣曲,是乐圣32首钢琴奏鸣曲中最为繁难、

     

    结构十分长大、乐旨最是多变的乐曲。作为贝多芬专家——史蒂芬·缪勒曾灌

     

    制了贝多芬全部钢琴协奏曲、奏鸣曲。颇令人惊异的是,在中国演奏此作品而

     

    不避艰深,比起当晚他演奏的舒伯特即兴曲三首以及勃拉姆斯的作品119

     

    “四首钢琴曲”更能代表他的水平、他的风格。缪勒风度翩翩,一头金发,舞

     

    台上很是惹人喜欢。开幕式上他指挥西安音乐学院交响乐团演奏了贝多芬的第

     

    五交响曲,显示出他对贝多芬的准确理解。一个以学生为主体的交响乐团在他

     

    的指挥棒下,也有上乘的表现。他曾担任德国爱乐乐团指挥,又曾为一些大师

     

    担任助手,可见其不一般。听完他的演奏,一个强烈的印象是:.他是一位严

     

    谨的、结构极为讲究的大师,恰如德国人的理性和长于逻辑思维,与乌克兰籍

     

    的萨克相比,缪勒不如前者浪漫,也不那么热情外溢,却是深刻的、哲学的。

     

    这首降B大调奏鸣曲即作品106号,是1819年完成的。当时贝多芬正陷人一些俗

     

    务纠纷中。搞得精疲力竭,心灰意懒,他自己说是“写信、写讼状多于写音

     

    乐”的时期。然而这位巨人又一次凭音乐振拔出了苦难,凭着他的创造伟力又

     

    一次战胜了自己,写下了有史以来最艰难宏大,几乎超出了钢琴性能之外的这

     

    首作品。真正是久积而喷发,也从内容上突破了个人生活的圈子,显出深刻的

     

    思想性。由一位贝多芬的间很来演奏,岂不是合适得很吗?

     

    缪勒的第一乐章弹得不俗,很好地把交响性展现出来了。那强烈暴燥的主题令

     

    人想起乐圣愤世疾俗的狮子般的头像,而优雅的副题却是这巨人内心的温暖阳

     

    光。然后进入诙谐曲乐章,有些豪爽之气,却不时流露苦涩沮丧,毕竟乐圣也

     

    需食人间烟火、苦乐相伴。很长的慢板乐章,长达187小节。充满哀伤痛楚,

     

    含蕴极深。然而其中变化万端,极弱的结束带来一丝面纱下的悲歌。最后,是

     

    考验所有钢琴家的长达380小节的赋格曲,翻滚着大胆的精力,铸出气势不凡

     

    的音响,你推我挡、奔流不已的乐浪,令人透不过气来。偶尔,也有失手,却

     

    不是因为力不从心,而是实在太不容易把握贝多芬那炽烈的激情和自由的乐

     

    思,庞大的斯坦威琴,在这乐声中呻吟颤抖着,发出惊人的轰鸣!

     

     

    斯耐德的钟声与圣眼

     

    巴利·斯耐德不同于萨克、也不似缪勒而自成一家。节目单上斯耐德睿智地笑

     

    着,带着走南闯北周游世界后的成熟。音乐会他有D·斯卡拉蒂两首奏鸣曲

     

    (K.427)垫底,开始并不显山露水,接下来的肖邦却大展风彩,把六首《练习

     

    曲》弹得天衣无缝。肖邦的《练习曲》并非一般作为器乐练习的那种活动筋骨

     

    的“手指操”,而是真正的艺术作品,如著名的c小调“革命练习曲”。肖邦

     

    在这类曲子中尽情地发挥了钢琴的表现力。在音乐艺术史上地位相当重要。

     

    斯耐德的曲目广泛,有古典的、有浪漫的、有现代的。不过最得我心者,还是

     

    他的现代作品,如法国作曲家梅西安的《注视圣婴的二十只眼睛》,他虽弹了

     

    其中第十三首“圣诞节的钟声”,也引起听众很大兴趣。

     

    梅西安这部作品共20首曲子,需演奏两个多小时,1945年由其夫人,钢琴家洛

     

    里奥首演于巴黎。这是作者所谓“天主教时期”的重要作品,曲趣多彩多姿、

     

    内容闪烁迷离,富有现代音乐特有的技巧和风格。当然还带有宗救的神秘。音

     

    乐表现了物质与非物质、创造与灭亡、时间与空间、存在与玄思、爱与憎、善

     

    与恶等等的内涵。通过天使的、人间的、神灵的,星星的、天空的、儿童的、

     

    圣母的眼睛、来看视这一切。斯耐德选取了其中第十三首“圣诞节的钟声”演

     

    出,乐声纯朴而优美,甜甜的和声与热闹的圣诞钟声,宣示着音乐的奥义。演

     

    奏家在琴上弹出的各种钟声,引人遐思,爱心充满在胸中。在这里,我们更多

     

    了一层对梅西安的了解。多了一份对音乐的热爱。这比他下半场演奏的肖邦的

     

    b小调第三奏鸣曲给人的印象更深。

     

     

    大师中的完美者罗文寨尔

     

    从第一个和弦下手,便让人感到其功力之深厚,一曲一曲下来,佳境叠出,行

     

    云流水。不禁叹道:“此乃大师中的圣手!”罗文泰尔的演奏。并不是在某一

     

    个方面突出,如萨克的音色和诗意,缪勒的严谨和繁难,斯耐德的“印象主

     

    义”之风,而是全面的、整体的,近乎完美地演绎了舒伯特、普罗科菲耶夫和

     

    肖邦以及李斯特。

     

    罗文泰尔首先呈献给听众的是舒伯特的《即兴曲》四首(作品90)。这是“歌

     

    曲之王”在辞世前一年即1827年所作。作为一位天才的旋律家,舒伯特的钢琴

     

    音乐便是“唱”出来的多,“弹”出来的少。他常常利用歌曲般的小巧音阶和

     

    细微的明暗对比创造出感动人心的乐旨。旋律十分优美而色调又变化颇多。罗

     

    文泰尔显然更倾向于古典中的浪漫。例如第一首《c小调即兴曲》,主题从c

     

    调引人而一波三折地转入降A大调,就十分动人,结束时乐曲转到C大调,似

     

    乎又明朗欢乐起来,乐趣似泉水般涌出。而第三首《降G大调即兴曲》却真正

     

    让钢琴“唱”了起来,仿佛女高音的悠然自得,和声极谐调地伴着她。这四首

     

    曲子,并不繁难,但音乐精致,罗文泰尔是深谙个中三昧的。

     

    接下来是俄国作曲家普罗科非耶夫的《第二奏呜曲》。1914年由作者自己首演

     

    于莫斯科。普罗科非耶夫的九首钢琴奏鸣曲被认为是继承了19世纪的钢琴艺术

     

    传统。也是20世纪新风格的开创者。足以代表这位大作曲家的全部创作。罗文

     

    泰尔以完美的形式感,准确地风格把握和饱满的精力,演绎了这首杰作,不管

     

    是切分型的轻快节奏,还是浪漫的玄想乐思,甚或极快板的自由回旋曲,都能

     

    令人如餐秀色如饮甘醇,回味无穷。

     

    下半场的肖邦和李斯特恐怕最令乐迷倾倒。一些圈内人士叹道:“这几场音乐

     

    会是一场胜似一场,令人过耳难忘!”其中肖邦的夜曲三首不免醉人,有夜的

     

    浪漫和芳馨,乐声色调温丽、而曲式结构的处理也多有新意。《夜曲》是肖邦

     

    钢琴作品中热情、朴素、华丽的一束精品,有些是戏剧性的,也有牧歌式的,

     

    最具有“钢琴诗人”的气质,淋漓尽致地把梦中的甜蜜、欢乐以及夜的寂静和

     

    黄昏的气息传达出来。罗文泰尔把这三首夜曲安排在普罗科菲耶夫带有现代意

     

    味的奏鸣曲和李斯特长大的《新教徒幻想曲》中间,颇具匠心,像是两个强烈

     

    乐章中间的柔板。

     

    珍妮斯和莱瑞斯

     

     

    珍妮斯·韦伯是6位大师中唯一的女性,亦为乐坛才女,幼显聪秀,12岁登台

     

    入伊斯曼音乐院,琴艺大进,中年则享誉国际。其演奏水准似乎不及前几位

     

    大师。不过,还是留给西安听众以良好的印象。

     

    首先她演奏了李斯特写于1863年的两首传奇小曲。一首是《圣芳济向鸟儿布

     

    道》,一首是描写圣徒芳济的奇迹的《圣芳济在水上行走》,取材虽是宗教故

     

    事,乐曲却并不神秘,前者充满了清新的森林和各种小鸟的歌唱,是借音乐写

     

    景抒情,形象而生动。后一首是观画而作,画中圣芳济一手举着燃炭,一手空

     

    举在水面步行,姿态特别,是一幅冰炭水火、善恶对立的画面。技巧非常难,

     

    乐曲轻轻漾起,水波不惊,继而复杂的声部穿插,以圣迹的感化力动人。

     

    珍尼斯也选了李斯特的《旅行年代》第六首,“欧伯曼之谷”是一首哲学诗。

    19世纪的欧洲青年,处在“维特之烦恼”中,歌德当年心态亦染及另一位诗人

     

    瑟南克尔,后者出版了书信体文学作品《欧伯曼》,一同参与当时的“狂飙突

     

    进运动”。青年人常手握这两本书思及“我是谁?企望什么?能得到什么?”

     

    的问题,乃至于充满了无神论与禁欲主义、有神论与虚无主义等等的矛盾心

     

    态。此曲在珍尼斯指下,显出她的成熟和意境,不是描画阿尔卑斯山小景,而

     

    是表现人心中的哲思。休息后的几曲也相当精彩,如李斯特的高级练习曲《黄

     

    昏的谐音》和从歌剧音乐改编的多尼采弟的《露克蕾其亚·波尔及亚》片断,

     

    显示出深厚的功力。

     

    音乐周上,唯有一位资深老者没有独奏专场,这就是音乐节的串联人,享有很

     

    高声誉的大师费尔南多·莱瑞斯,他为这次大师们的中国之行起到了关键作

     

    用。他凭他的声望、艺道、约请了5位音乐家来中国。充满了对中国人民的友

     

    好情意,在大师课上也深得同行尊敬。莱瑞斯在多所知名音乐学院任教授,又

     

    是一些重大国际比赛评委和美国李斯特协会主席。在开幕式上,大师演奏了肖

     

    邦的两首玛祖卡,亦是精到之作。莱瑞斯先生是这次钢琴艺术节名符其实的艺

     

    术总监。

     

    我们中国古语中,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说,如今6位大师都已载誉离

     

    去,但他们美妙的音乐至今留在耳畔、难以忘怀。

                                                                     

                                                               ——原载《钢琴艺术》1998年第3

     

     

    .

     


  • 文章录入:听禅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