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记傅聪钢琴独奏音乐会

      /

    这是一位“钢琴诗人”、一位东方音乐赤子的灵魂和哲思在“黑白键”上的流露,“他与古典作品的大师‘心心相印’且混成一体。”[ii] 对于听乐者这是一次音乐的盛典和灵魂的洗礼,更是对世俗的彻底清算。 “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听者不止一次被音乐的“真诚”流露而感动,爱乐的“心”至今仍未被收回。傅聪出生于上海一个充满艺术气氛和学术精神的家庭,深厚的文化滋养得天独厚,他只身驰骋于国际音乐舞台50余年,足迹遍布世界五大洲,成为名符其实的东方“钢琴诗人”。他站在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制高点上,真正把骨子流淌的东方文化精髓很自然地融化于西方音乐之中,音乐是他灵魂自如的流露,在他身上处处透射“中国人的气质和中国人的灵魂”。这不禁让我想起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尔蔓.黑塞在聆听了广播中的傅聪钢琴演奏后的幻想:“他像是出自《庄子》或《今古奇观》之中,他的演奏如梦如幻,在‘道’的精神引领下,由一双稳健沉着、从容不迫的手所操纵,就如古老中国的画家一般,这些画家在书写及作画时,以毛笔挥洒自如,迹近吾人在极乐世界所经历的感觉。此时你心有所悟,自觉进入一个了解宇宙真谛及生命意义的境界。”[iii]当天晚上,傅聪就是黑塞幻想的再次“兑现”。

    “傅聪是当今世界乐坛最受欢迎和最有洞察力的演奏家之一。”( 英国,《泰晤士报》)。傅聪对于音乐会的环境氛围乃至音乐会曲目的整体安排,处处体现出了傅聪敏锐的洞察力、艺术风格和精神品味,以及音乐的驾驭能力。音乐所选作品作曲家的重头作品:如,《英雄摇篮曲》是德彪西晚年的重要作品;《降B大调奏鸣曲D960》是舒伯特晚年最后三部钢琴奏鸣曲最后一部(另两部为《c小调奏鸣曲D958》、《A大调奏鸣曲D959》),如今被誉为早期浪漫主义音乐的顶峰;《c小调钢琴奏鸣曲》是海登的重要作品,需要演奏家高超的技艺和声音控制能力;肖邦《船歌》(升F大调作品60号)需要诗意的绘描和激情燃烧的融合;肖邦的晚期玛祖卡作品《玛祖卡三首作品59号》充满诗意和哲理。这些处处考验演奏家的钢琴技艺、诠释能力及演奏家的胆略.

    当灯光变暗,音乐厅响起沉重的低音,有如沉重脚步向听者逼近,再是略快的速度表现英雄气概的主题,音乐由低沉渐趋高昂,回响出比利时国歌《比利时人》的旋律,整首作品从力度和速度变化有着强化的沉痛、悲悼之情。是战斗的激情和英雄的颂歌。这就是此次音乐会开场曲《英雄摇篮曲》(Berceuse Heroique ),是德彪西晚年的重要作品之一。该作品为颂扬一次大战期间,为“英雄式抵抗”德军入侵的比利时国王亚贝尔一世而作。德彪西写的这部反映战争的作品,表明了他的爱国热忱。此次傅老以此曲开场,意蕴深刻,(作者想)这是在悲悼“文化苦旅”,更是颂扬一个饱经风霜的“钢琴诗人”的赤子忠诚。

    音乐会的第二首作品是海顿《c小调钢琴奏鸣曲》(piano Sonata in c Hob.XVI/20)海顿20号古钢琴奏鸣曲《c 小调.Hob.XVI/20》作于1771年前后共三个乐章:1)、中庸的快板,c小调奏鸣曲式,第一主题呈示后全休止,然后突然转成A大调的经过部,第二主题以降E大调呈现,接小结尾 ,发展部利用呈示部两个主题的素材,予以大胆的转调处理,再现部以主调c小调贯穿到底。全乐章充分显示调式的均衡;2)流畅的行板,降A大调,奏鸣曲式,有丰富的装饰和切分音;3)终曲,快板c小调,奏鸣曲式,这一乐章以发展部为主题精心展开,再现部是第一主题的变奏。。演奏家凭借高超的技艺和音乐的驾驭能力,将音乐诠释淋漓尽致。

    当掌声刚落,傅聪接着演绎肖邦的《玛祖卡三首作品59号》(Chopin 3Mazurkas OP59):之一,a小调;之二,降A大调,小快板;之三,升f小调,活泼。傅老曾说:“在肖邦的玛祖卡里,把一种民间舞蹈深化到了诗的境界,所有的境界,所有的自由都在节奏里,是无穷的,节奏本身变成不可捉摸的……”[iv]。演奏家用他高超的技艺,深厚的文化泽被(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精髓结合),三首乐曲一起呵成,这是在用音响“写诗”,更是演奏家内心地独白,音乐厅顿觉诗意盎然,演奏家此时以“诗”为礼物牵引着所有爱乐者的心,沉醉了……(最后)“诗”在安静的和弦声中画上了省略号、感叹号、问号或其它等等,爱乐者进入无穷的遐想。

    也许是演奏家的特意安排,当听众还未从肖邦的诗意中回归,演奏家又奏响了《船歌》(升F大调作品60号)(ChopinBarcarolle in F-sharp OP.60》)第一个和弦,听者之心即刻又被演奏家带走(引子),随着“宫德拉”游览艇(船歌)的节奏音型奏出,右手流露出优美动人的旋律(主题),顿时,听乐者心旷神怡,进入如梦如幻的画中,任凭演奏家“摆布”……。《船歌》是肖邦在1845-1846年写的一首钢琴小品。低音声部模仿了“宫德拉”游览艇的节奏音型,肖邦以纤细秀丽的笔触,丰富多变的和声色彩,栩栩如生地刻画出“风摇树影,扁舟轻渡”,使人恍然进入美的幻境(威尼斯水乡画)。与第一主题相对比的是激情似火的第二主题。傅老曾说:肖邦的音乐有一种无限的惋惜,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哀,一种无穷的怀念,肖邦音乐的那种境界,那种感情深入她的音乐里,到处都是一个“情”字。(并且)肖邦古典音乐的根是很深的,它的音乐和声非常丰富,可以说,他的音乐里包含着中国画,特别是山水画里线条的艺术,肖邦的旋律是很美的,它的音乐是上头有个美丽的线条在那儿,下头还有几个美丽的线条无孔不入,有很多的表现。这一切由把东方文化融入西方音乐的“钢琴诗人”表达得惟妙惟肖、淋漓尽致。最后一个和弦在长线条的旋律推动下砰然奏出(与第一个和弦遥想呼应),尘埃落定,但听者的心久久不能回归(旁边的爱乐者流出了幸福、激动的眼泪)……,最后是热烈而“无情”的掌声把我从“诗画”中拽出。心中暗暗感谢上帝的恩赐,把音乐带给了我们,让傅老今晚与我们共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赫尔门.海塞评价傅聪为“真正的肖邦,华沙的肖邦,海涅的肖邦 ”,笔者认为他还是“中国的肖邦”。

    下半场傅聪演奏了舒伯特《降B大调奏鸣曲》(Schubertsonata in B-flat D.960》)。此曲是舒伯特最后一部钢琴奏鸣曲,乐曲超凡的长度,技术的高端,对情感的骚乱与诗意的安静之高度的融合,此曲(包括《c小调奏鸣曲D958》、《A大调奏鸣曲D959》)“调和了古典主义形式和浪漫主义情感长期斗争达到一定程度的和谐,达到了贝多芬奏鸣曲同样的高度,在某种程度上是舒伯特奏鸣曲之路的总结”。但,这一切对于年逾七十“随心所欲不逾距”的傅老来说一切极其自如。乐曲由四个乐章构成:1)相当适度的中板;2)、稍慢的行板;3)、谐谑曲—-精致活泼的快板;4)、不太快的快板。作为舒伯特最后一首奏鸣曲代表了舒伯特风格的最高境界。作品结合了抒情的魅力,结构的宏大,及对于音调关系的富于想象力的处理。第一乐章以安详、静谧的主题开始,旋律从容不迫,徐徐展开,含蓄而内省,在悠远、神秘的颤音的陪衬下更显宽广和庄重。这个颤音在发展部的结尾返回,产生令人难忘的效果,在这里主题形成呼应,犹如从宽广的远方走来。第二乐章为,升c小调,绵延的行板,一种几乎静止的特征。围绕着缓慢展开的旋律伴奏音型重复出现,营造了宁静而深刻、情绪压抑境况。第三乐章是欢快的谐谑曲,与第一乐章展开对比,以精彩的转调和宽广的音色变化加强效果。在末乐章中,和声的表现更加细腻,以华丽的尾声完成了舒伯特一生中最后一部钢琴作品。

    全场听众怀着满腔热情以雷鸣般的掌声为演奏家的鼓掌喝彩,傅老风度翩翩上台谢幕,老人在精彩演绎既定曲目后,虽然有点累了,但仍绅士般为听众加演乐曲。我们被演奏家深情的演奏打动,被音乐感动,心又一次被音乐揪走,托起在空中,顿时心潮澎湃,满腔的话语“如鲠在喉”,我的眼睛湿润了……

    最初中国大部分人对傅聪的认识可能是通过《傅雷家书》,傅聪现如今已走出家书,具有独特的个人品格和人格魅力。在他身上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散发着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独特的品格。他站在西方钢琴音乐得制高点上,获“钢琴诗人”美誉,被称为“当今时代最伟大的钢琴家之一,”(美国《时代周刊》)他融化中国传统文化于西方音乐之中,使其诠释更独特和深刻。他常把莫扎特比作孙悟空加贾宝玉,且说中国人的灵魂本来就是莫扎特;把舒伯特比作世外桃源的陶渊明;肖邦音乐包含有中国画,特别是山水画里的线条艺术尤其是黄宾虹山水画里的艺术,有那种化境、自由自在的线条等等。傅老作为中国人始终用中国古老而又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和思想诠释西方音乐,因为他理解了传统中国文化精髓;更重要的是作为音乐家,他始终与古典音乐作品大师“心心相印”,因为他深入到了西方文化灵魂。因此,音乐成为他自我心灵的自然流露,为西方音乐注入独特而又新鲜的血液。早年父亲傅雷在他临别时出国留学赠言说:“做人第一,其次是做艺术家,再次是做音乐家,最后才是做钢琴家。”如今,傅老既是西方文明中的莫扎特、肖邦、德彪西……,又是中华文明中的庄子、陶渊明、贾宝玉、孙悟空……。

    如果要评价傅聪这样一位伟大钢琴大师实在让本文作者“胆战心惊”,也不敢造次,但听乐后的震撼难以平息,就像笔者多次提到“心至今未被收回”。在当代,中国传统文化的断裂,文化转型期的镇痛、迷茫、彷徨,我们究竟站在什么位置,我们是否要或者能否深入了解中国文化的过去、当下和未来的走势。面对所谓“强势文化的撕裂”,中国人何以自明,怎样摆脱“自卑”(我们常说不如人,或默默否定自我)?当下,国人(在中国文化和传统方面)似乎走得有点匆忙,来不及反思。不过幸好有南怀瑾、于丹、易中天等人把传统文化大众化、平民化(且不评价好坏至少引起了更多的国人关注),也多亏有像杨立青瞿小松贾达群高为杰等作曲家,在“融会”西方作曲技术后,“贯通”于中国传统音乐思维,为中国音乐发展默默探索。也许,当下文化的转型动态中,最迫切的是加强民族历史意识的培养,认识当下和过去的联系,认清现阶段所处历史“位置”, 提高民族文化自觉意识,让传统自在“发言”。

     

    “诗韵琴声,惊世和谐” 钢琴大师傅聪独奏音乐会

    2007-4-5

     



    [i] 2007-4-2傅聪钢琴独奏音乐会“诗韵琴声”在上海音乐厅举行;

    [ii] 莱昂*弗莱歇尔和拉杜*鲁普为《傅聪的钢琴艺术》(激光出唱片);

    [iii] 傅敏《傅聪:望七了》(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iv] 同上,293-294页。


  • 文章录入:哲希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