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 求 大 师  

    杭州  王  晡  

        近年来,中国音乐学界连续痛失了杨荫浏黄翔鹏等几位大师,而尚健在的钱仁康缪天瑞等前辈在古稀之年仍然不断地向中国的音乐事业贡献着学术精品,但是毕竟使人觉得后继乏人,这更使我们痛觉这辈人之后大师安在?中国音乐学界有过大师,现在很稀少,不知道将来还会不会有。  

        伟大的人物推进伟大的时代,伟大的时代产生伟大的人物。中国自古到今曾经有孔子、毛泽东这样影响全世界的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而近代长久以来世界级的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大师人物却没有在中国产生。这是一个值得中华民族深思的问题,是一个不能不使我们反思的问题。  

        我国近代的高等音乐教育是从1920年代开始起步的。解放以来,正规化的高等音乐教育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比如培养了一批有较高水平的音乐表演人才;创作了一些反映现实的大中小型音乐作品;积累了一些有价值的教材和教学经验等。然而,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人的整体音乐水平还很低,不能不说我们的音乐教育还有相当大的问题。除了与一般高等教育同样的弊病以外,高等音乐教育还有一些特殊问题。由于我国的高等专业音乐教育起步时是以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体制为基础的,在“弱势文化观”的影响下,这种“西化”的音乐教育基本上脱离了中国传统教育中一些可以吸收的合理的原则和思想;解放后,又和其他文化事业一样,向苏联一边倒。而且高度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基本上属于“苏联型”的高等专业音乐教育体制,在中国又向技术至上的倾向发展。由音乐学院附小、附中和本科组成的“金字塔”结构,使培养对象的一般文化知识和技能被严重弱化,人文素质一代不如一代,音乐表演和创作人才的高层次发展潜力,由于文化和人文素质的差距而被严重局限。这也是许多国外音乐家们了解中国后的几乎众口一致的批评。音乐学则由于学科设置格局的单一、本科生知识结构和技能的不理想、研究生和本科生比例的不合理、高层次人才培养机制的欠缺,致使在社会主义的教育体制中,却反而没有出现旧体制中培养出来的如杨荫浏、钱仁康、黄翔鹏这样的大师。整体音乐教育中,中国传统音乐和民族音乐不同程度地被削弱;20世纪当代音乐被忽视或被误读严重;音乐批评与当代中国音乐创作脱节,因而不断出现非正常的潮流性的偏向;与社会相关的流行音乐被人为地与教学隔离;对西方音乐的研究既缺乏西方“圈内人”的实事求是,又少见作为“圈外人”的东方文化视点的特殊见地,因此始终没有中国文化的特色;音乐文化的科学观念差,导致在音乐普及工作中始终没有走出“图解”音乐的误区;音院学生实际从业观和能力、创新能力、综合能力、实用能力都较差,专业音乐教育与社会需求还有相当大的距离。我们虽然有不少国际乐坛上的金奖获得者、国内外音乐舞台上的佼佼者,但是在学前和义务教育中却还有那么多音乐教师缺额,在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中还有那么多乐盲,那么多轻视音乐教育的思想仍然盘踞在国家教育政策和许多教育部门负责人头脑中,在音乐人中还有那么多公民意识淡漠、音乐素养低下的现象,全民音乐普及工作叫得很响、却收效甚微,而在综合大学中“素质教育”由于追求功利而形同虚设,等等,总之,高等音乐教育脱离社会、关门提高,也没有在全社会的音乐发展中起到应有的作用。 

     

    [1] [2] [3]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