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燃烧的爵士乐

    观“2007节奏之夜”上海音乐学院爵士专业迎新音乐会

    兴起于上个世纪初的爵士乐(Jazz)一经出现就立刻得到了人们的喜爱,其中美国黑人和拉丁美洲富有动感的音乐元素结合欧洲传统音乐的成功技法是其兴盛的主要原因,融合了非洲音乐如布鲁斯(Blues)、灵歌(Spritual)、雷格泰姆(Ragtime)则为其注入了灵动的民族音乐活力,摇荡的节奏、变幻的和声色彩、充满激情的即兴演奏将它插上了飞跃的翅膀,传到了世界各地,中国也于三十年代末的百乐门等夜总会里开始了爵士乐表演的历史。

    200715日晚在上海贺绿汀音乐厅演出的“2007节奏之夜”上海音乐学院爵士专业迎新音乐会是爵士乐在中国发展历程中的重要一站,它汇集了上个世纪的大量经典曲目,展示了“上海音乐学院爵士乐团”年轻而富有朝气的昂扬面貌,展示了这个中国高校中第一支专业爵士大乐队的全面技术及艺术素养,也揭开了2007上海音乐学院八十年校庆系列音乐会的帷幕。上半场音乐会有两首爵士大乐队(Gig Bang)作品和六首小乐队作品,下半场由六首大乐队作品组成,展示了不同风格的爵士乐作品,热辣的节奏动感、火热的音乐色彩、炫技而不失趣味的演奏令全场掌声不断、激情燃烧。

    随着钢琴一个温暖的和弦击响,歌手刘畅淳厚而富有男人韵味的嗓音飘然而出,《The more I see you》的引子在近似说话的音调中开始。在爵士鼓沙沙声的引奏下,音乐进入行板,节奏组(Rhythm Section,主要由低音提琴、鼓和钢琴组成)乐器为歌者营造了一个诉说“心曲”的温暖氛围。间奏中铜管乐器奏出“蓝调色彩”浓郁的一连串七和弦,音乐开始焕发出迷人芬芳。第二乐段乐队加浓了厚度,加上间奏时或有的“迷蒙”色彩,乐队中的各声部开始交织在一起,展示了爵士乐中七和弦及其延伸音带来的感官刺激。随着一声切分节奏的齐奏,小号奏出旋律懒散的solo,随后,插电的箱琴吉他奏出的solo抒情、婉转。随后的音乐不断摇曳、漂浮、动荡,但不时被爵士乐特有的切分齐奏所“整合”,音乐在一个“张扬”的七和弦声中嘎然而止。这是一首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一首非常著名的爵士乐代表作,不仅展示了爵士乐节奏、和声的魅力,还注重挖掘了音乐内在的情感,整曲浪漫色彩浓郁。

    《唱、唱、唱》(Sing Sing Sing)是一首情绪热烈的大乐队爵士乐作品。主题动机是一个极富动力的分解和弦,乐队织体繁多,音乐近乎嘈杂,加上尖细高频的单簧管助奏,乐队所展现的情绪热烈奔放。中段音乐的情绪稍微柔和些,但随着高频乐器的演奏、节奏不断变化的爵士鼓烘托,乐队开始再现,兴奋之时,演员站立起来强奏将音乐推向高潮结束。这首作品通过大量的七和弦及其延伸音展示了爵士乐和声的“浓烈色彩”,奔放变幻的节奏点燃了人们心中潜在的激情,演员煽情的表演催开了观众心悦之花。

    乐乐队的王乐然、褚伟明用贝司和鼓营造了粗狂的节奏氛围,引领萨克斯和小号奏出抒情而优美的旋律,钢琴在中段以抒情的音乐演绎了优雅的动感,小号、萨克斯悠扬的旋律及时予以应和。再现后的音乐更趋流丽,变奏的旋律、不甘寂寞的贝司领衔的独奏以及乐队成员的整体配合,制造了酣畅淋漓的音乐空间,将这首《Cold Duck Time》演绎得精致典雅、层次清晰。

    尼克帮(Nick’s Group)乐队带来的两首作品选自百老汇音乐,《All the Thing Your》是一首百老汇音乐剧歌曲改编而成,《Blue Boom》则是由一个合唱的动机发展为具有爆发力的乐曲。前者使用加弱音器的小号和萨克斯来主奏主题旋律,它们或分或合,歌曲的歌唱性在两件乐器上舒缓流动,加上温暖的和声推动及现场火红灯光的烘托,让人们仿佛置身于美国夏日街头的酒吧。钢琴不甘寂寞的主奏或做和声性的铺垫,其流畅随性的演奏,让人感到爵士乐即兴演奏的魅力。当熟悉的主题旋律再次响起,音乐优雅地渐趋结束,回味悠长。后一曲开头使用电子合成器模拟的人声给予了作品和声性的序奏,小号和萨克斯合奏的主旋律洋溢着颂扬的情绪,表达着愉快的心声。中段萨克斯激情的演奏渐变为炫技性的华彩乐段,小号接着亦然,颇有竞技的效果,点燃了观众的情绪。键盘乐器组在此间穿插衔接、铺垫,也通过自己的炫技乐段展示了高超技艺。主题旋律再现在一片“合唱”的氛围中,动机展衍为喧闹的合奏,音乐在此基础上强劲地结束。

    J.O.Y乐队的《花园的梦》(Garden’s Dream)有一个电子合成器营造的“鸟语花香”的序奏,然后对比强烈的摇摆节奏引出高音萨克斯悠扬的主题旋律。在流利的键盘和声的穿引下,中音萨克斯奏出了浪漫曲风的旋律,展现“梦”的主题,高音萨克随之与之对答,音乐也在两件乐器的不断对答中发展,主题音调或对比或相融合,小调式音乐柔媚地飘逸于音乐厅。

    在电贝司“扣打”发出强劲有力的节奏声中,萨克斯以华丽的音乐奏出带扩展的主题音乐,颇有山歌的韵味。这是For Play乐队带来的《Nab that Chap》,它的主题音乐在强劲有力和舒缓华丽的两种情绪中不断发展。炫技性的鼓华彩段后,键盘手也展示了“疯狂”的华彩段,加上贝司“扣打”的点缀,再次点燃人们的激情。当抒情华丽的主题旋律再次响起,歌唱性的优雅旋律在强有力的节奏组乐器的点缀下变得更富激情,并在各乐器上变换。最后,音乐在短小的离调上结束,促人回想往日的“繁华”。随后的《夏日的呼吸》延续前者的情绪,抒情的主题旋律在节奏乐器的伴奏下于萨克斯和钢琴间出现并转换。中段增加了乐队的切分齐奏,加重了音乐的力度。随后钢琴变得华丽、节奏渐趋复杂,萨克斯使用了大量非均等时值音,使音乐更加飘摇,加上齐奏音乐的间或插入,音乐变得更趋“喧闹”。但抒情的气息还是随着主题的再现而出现,萨克斯长段的独奏,气息悠长、激情四射、袭人耳鼓、动人心魄,浓郁的抒情色彩一致延续到曲终。

    音乐会下半场是由上海音乐学院爵士乐团大乐队献演的六部作品,音乐风格多变,显示了这支年轻乐团技术全面的特点。《不要那样》(Don’t be that way)铜管乐齐奏雄壮而虎虎有生气,单簧管和小号主奏的主题旋律华丽,浓郁的蓝调爵士扑面而来。音乐注重了独奏的炫技性随性和大乐队典雅飘摇节奏的衬托。《Brazil》明显地融入了拉丁美洲音乐元素,小号悠扬而略显“懒散”的节奏和乐队齐奏的铿锵有力不断对话。小号音乐中使用了带半音阶的五声性旋律,加上乐队“张扬”的七和弦的和声铺垫下,音乐发展至小号和中音萨克斯的二重奏段,这时乐队的和声色彩不断变换,音乐趋于热烈,让人们想起桑巴舞的奔放和随性。再现后的小号主题旋律动感加强,加上乐队大量使用的七和弦所营造的动人心魄的声响,逐渐将音乐推向高潮结束。

    世界著名的萨克斯演奏家鲍勃·明澈(Bob Mintzer)在爵士乐中留下了大量精品之作,音乐会下半场的《Hangky-Panky》和《New Rochelle》就是其代表作。前者节奏舒缓、旋律悠扬而华丽,若不是爵士乐特性明确的乐队部分的演奏,我还真以为是舞厅里一首优雅的舞曲。曲中无一例外地展现了萨克斯迷人的旋律,在乐队平稳和声衬托下显得端庄、典雅,切分齐奏的运用和乐队在结尾处的渐趋奔放,引领全曲低开高走地结束。后一曲曾获葛莱美音乐大奖,曲风变换丰富。在小号和长号柔和、自由、舒展的引子后,吉他奏出悠扬而明丽的旋律,大乐队及时地以浓郁的和声予以铺衬。曲间,钢琴小号、吉他的独奏自由而随性,虽剔出了乐曲原有的即兴成分,但我们还是可以看出这部作品在展现爵士乐特质方面的贡献。

    Moon Light Serenade》是一首二战期间的精品,弦乐小乐曲风格的柔媚让人陶醉。在色彩迷离、节奏舒缓的乐队背景下,单簧管奏出柔和的主题旋律。中段的音乐稍有起伏,但不断被色彩浓郁的齐奏“打断”,推动音乐向前发展。音乐也在这种意境中结束,展现了爵士乐在小夜曲风格作品方面通过变幻的和声产生的迷人音响。

    《节奏机器》(Da Kunk Machine)充分展现爵士乐的特点:飘摇的节奏、张扬的和声色彩、推动音乐发展各种手法等。这部爵士乐风格浓郁的作品并不是以令人激昂的音乐开始,但曲间不断丰富的和声、变换的配器组合、迷离的调性变化、乐队的巨大衬托等推动音乐会直至高潮。其中爵士鼓、吉他、贝司等乐器的即兴solo配以节奏平稳的乐队铺垫,营造了音乐会鲜明的主题“节奏之夜”的爵士乐。音乐在一个渐强的华丽大和弦中嘎然而止,将音乐会推向兴奋的高点。在观众热情的掌声中,乐队加演了上半场的第二曲《唱、唱、唱》,这首曲子再次听来不觉又是另一番感觉,这是整场爵士乐点燃激情后的感情再一次宣泄,它点燃了人们在巨大学习工作压力下的潜冲动,乐曲所营造的迷人色彩、飘摇节奏和震撼人心的铜管力量将在人们的心中长久回荡。

    纵观整场音乐会,选曲恰当、演出精彩、现场情绪热烈,是近年来沪上少有的爵士乐演出,让人们想起了上个世纪三四年代百乐门那令人心荡神怡的蓝调魅力,让人想起当时的上海是世界爵士音乐舞台上非常活跃的一方热土,也让人回想起爵士乐在中国的高开低走直至消失在人们视线中的窘境……“节奏之夜”中的上海音乐学院爵士乐团及其各小乐队展示了他们精彩的技艺、训练有素的艺术修养、对爵士乐精神的深刻理解等,假以时日,他们必将成为沪上乃至全国爵士乐的中流砥柱,领引出现中国爵士乐的又一次的春天。


  • 文章录入:angel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