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敬爱的老师罗忠镕先生
我是在昨夜凌晨得知罗先生逝世的消息,悲痛万分!悔恨没能在疫情前多回北京看望他。更让我遗憾的是我献给他的钢………
 當代二胡藝術巨匠一一王國潼
"王國潼"三個字對其本人、家人、同事等,僅是個人的名稱而已,但公共領域里往往就是二胡藝術的符號或代名詞。………
 湖南花鼓戏的名实之辩
作者认为湖南花鼓戏剧院的花鼓戏属于地方歌剧的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