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对波吉的演奏分析(视频三)

    波吉是丹麦著名的喜剧大师,钢琴家,1940年移居美国,很快成为了20世纪一位古典音乐舞台的颠覆者,人们称他为幽默大师。在音乐方面,他的演奏以调侃古典音乐为重要特征,比如颠倒乐谱进行演奏,弹到高音区时摔出琴凳,用安全带系在琴凳上防止摔出琴凳,以及作为即兴伴奏与其他搭档一起表演,等等)(注释7),但是在表面戏谑的表演背后,仍然透露着他非常精到的专业音乐修养以及他把音乐与语言等其他艺术形式相结合的即兴表演才能。

    (一)音乐与语言的巧妙搭配

    波吉在《梦幻曲》这首作品的阐释中创造性地将语言解释穿插在音乐进行之中(通过放置一个话筒在琴凳旁边,一边弹奏,一边解说)(图表14,谱子分别显示的是他第一句语言插入的音乐部位,和观众掌声雷动的高潮部分语言插入的位置,英文内容为笔者听记),要理解他的演绎,必须要听懂他所说的话。他的语言解释如下(笔者通过听记翻译):“我们不得不说,是我的父母使今天晚上(这场音乐会)成为可能……我的儿女们使今天晚上成为必然……顺便说一下,我有五个孩子……不是顺便说,我就是有五个孩子……那些愚蠢的日子都过去了,剩下的时间(今天)又成为了其中之一(那样的一天)……甚至比以前更愚蠢……噢!假如你今天晚上驾车,一定要极为小心啊……极为小心……因为我正在梦游……”其中当他自嘲性地调侃自己的演奏生涯时(“那些愚蠢的日子……一句),观众掌声雷动。波吉在对这首作品的调侃中看似无比随意、信手拈来,实则精心策划、蓄谋已久。有趣的是,他的每一句话都与《梦幻曲》的意境颇有几丝勾连:首先,父母的培养和儿女的鼓励使他走上舞台,说明每一位钢琴家都有一段艰辛的学习过程,大多要以牺牲自己丰富多彩的童年而成长起来,如今的回忆充满了感慨;其次,把逗乐听众的舞台表演作为毕生追求的事业,这构筑起一个艺术家平凡而伟大的一生;再次,回忆自己的艺术生涯,艺术家的心态淡然开朗,音乐的情怀犹如梦游般的潜意识那样朴实自然……波吉的幽默就在于,他用举重若轻的语言机智地把自己理解的“童年”和“梦幻”两个主题的深层含义揭示了出来。与传统的音乐会形式相比,波吉的表现力是颠覆性的,它属于另一种类型,它打破了古典音乐会的程式和规矩。恰当的即兴,加之与作品内涵相联系的创造性演绎,使得他的幽默没有沦落为滑稽或荒诞,反而流露出几分智慧。

    图表14.

    ……

    We (have) to say my parents(for) And that stupid pages turned off,

    had made this evening possible… the rest time have to be one of them…

    (二)技术性与原创性的特质

    除了音乐与语言巧妙结合以外,波吉戏谑性的表演中还反映着他自身较高的专业水准。他对作品的处理体现出游刃有余的掌控和厚积薄发的功力,不仅音乐演奏得流畅自如,尾声的即兴装饰性加花演奏更是对原作的创造性延伸和自由发挥,体现了极强的即兴创编能力。波吉的专业水准还可以从他的另外一次经典演奏,以及与东施效颦般被模仿的视频比较中清楚地看到:波吉有一段搞怪版的经典作品,是他与另外一位钢琴家(SahanArzruni)一起合作调侃的李斯特《第二匈牙利狂想曲》,在那次演出中,他们通过提取《第二匈牙利狂想曲》中最具有特色的音乐主题,加以两个人轮流演奏(一人演奏一句或几个音),以及利用一些身体动作来完成音响的奇特方式(比如用臀部演奏其中一个大和弦),创造了一个古典音乐的“舞台奇迹”(图表15)。在上个世纪下半叶,这种调侃古典音乐的方式成为一种时尚潮流。波吉的这次演出被很多人效仿,其中有一对大学生组合重演了该部“作品”(图表16)。但不敢恭维的是,效果相去甚远,且不论原创性的因素,仅就弹奏的专业水平就逊色很多,出现多次碰错音和不准确的地方,熟练程度和流畅性与波吉的版本均难以企及。可见,一方面,从专业水平的角度,幽默也需要有很高的演奏水平来支撑,需要有很高的技术含量来保证;另一方面,从作品与表演阐释的角度,开创性的表演设计和独树一帜的表演风格,是个性表现的精髓,音乐表演的创造性是难以模仿的。因此,模仿是缺乏表现力的,拙劣的模仿更会缺乏艺术价值,技术性和原创性的特质是波吉的演奏能够成为一段舞台经典的重要原因。

    图表15. 图表16.

    Borge学生模仿

    总之,波吉打破了传统的音乐会表演模式,用音乐的声音和语言的解释相融合的形式倡导了一种全新的音乐阐释方式,极强的即兴性和改编性赋予这种阐释方式最大的创造性。在音乐与语言的关系上,波吉对语言的运用不是把语言作为音乐的附属物,而是作为音乐音响整体的一部分,并且他的语言调侃深入到了音乐表达的内涵之中,这就突破了仅仅是形式上的幽默,而使语言的意义与音乐的内容达到了神似的效果。这说明,音乐表演的表现力不仅在于对标准的把握和风格的个人化,而且在于个人创造性的发挥和独树一帜的创新意识,在于它不可复制的原创性。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m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