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梦幻曲》的文本解读

    舒曼1838年创作了钢琴套曲《童年情景》(KinderscenenOp.15, 舒曼原先为这部套曲创作了30首小品,后来选取了其中13首。这部套曲的各个标题是作曲家在音乐创作出来之后才拟定的。谈到这部作品的音乐表现,舒曼在184810月写给卡尔·赖内克(Carl Reinecke)的一封信中表明,这部作品并不是为儿童创作的,而是表现的成年人的情感,是“一个成年人对另一个成年人的反应”【3】(p.769)维也纳原始版乐谱的版本编订者之一约阿希姆·德拉海姆在乐谱前言中提到,“这些小曲的思想内涵本质上显然主要不是为了儿童,或者,除非这个儿童的趣味已经因为这部作品中那些尖锐和刺激性的因素而完全失去了童真……”【4】(第2页)另一方面,从舒曼和克拉拉对这部作品的相互评价和演奏建议中也可以看到,这部作品的确反应着两个成年人之间的对话。克拉拉曾经在一次与舒曼的回信中说道:“啊!你的《童年情景》有无法描述的美,但愿我能吻吻你!……啊!我不知道如何表达!每一次我弹它们都会获得更大的快乐。你创造的声音中有如此丰富的内涵,我理解你的每一个想法并渴望着被你和你的音乐消融殆尽。这些情景将你的整个内心生活都展现给人们。”【4】(第5页)《童年情景》的第七首(No.7)《梦幻曲》(Traumerei)在整部作品中处于一个非常核心的地位,它的抒情性与浪漫意境使其成为了一首流传甚广的小品,经常作为钢琴音乐会上的独奏曲目被单独演奏。克拉拉对这首曲子的评价是:“弹这首曲子时我仿佛看到你(笔者注:指舒曼)坐在钢琴前面——一个美好的梦。”【4】(第5页)克拉拉的评价表明了两个成年人之间的情感交流。“成年人的梦幻”这一表现内涵与《童年情景》这一标题之间似乎有种让人难以琢磨的矛盾。但笔者认为,艺术家虽然表达着成年人的思想和情感,但音乐中蕴藏的孩子般的稚气和真诚是能够理解的,这对于我们理解后文中霍洛维茨和朗朗的不同音乐处理和表演风格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梦幻曲》“成熟”与“童真”的艺术张力引出一个颇有争议的问题,就是对这首作品的演奏速度的确定。由于它太被人熟悉,所以太慢常常被人认为有些拖沓和矫揉造作。约阿希姆·德拉海姆在编订乐谱时专门提到这首曲子的节拍器标记问题。他认为舒曼本人的标记可能太快了,18391月底2月初第一次出版乐谱时,舒曼还没有来得及进行校对和检查,故一般比较权威的版本是18393月的第二版(被认为得到舒曼本人的修正或认可)和1868年之后的第三版,第二版和第三版的节拍器标记都是=100。」维也纳原始版乐谱的指法编订者及演奏评注撰写者约瑟夫·宾豪维尔提出,《童年情景》的第一版节拍器标记不是舒曼写的,所以后来克拉拉于1887年作的一个“指导版”对于理解这首作品具有特殊的意义,克拉拉的标记是=80。约瑟夫·宾豪维尔还认为如果再慢,就会毁掉朴实的音乐进行,“朴实和内向”是舒曼常用的演奏提示【4】(第8页)。笔者发现,在众多历史录音版本中,绝大多数录音的演奏速度都慢于乐谱标记的速度和克拉拉建议的速度。这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当时的节拍器与现今的节拍器略有差异;另一方面,大多数演奏家似乎都坚持一种与成年人的回忆相关的音乐表现意图,故都不倾向于快速演奏,而是有意放慢速度,让它充满成熟、稳重和浪漫情怀。

    同时,与演奏速度相关联的是这首作品在结构上的特点。《梦幻曲》结构规整,共有6个乐句(不计重复),每个乐句4个小节,总共24个小节,呈带再现的单三部曲式结构(图表2)。这种结构总体体现着平衡对称的美,强调优雅的主题呈现和主导动机的贯穿,在织体和材料上表现着整体统一感,而不强调对比;唯一的对比因素主要来自和声和调性的变化。在表现上,富有表情的部分主要集中在旋律形态的起伏和与之相配合的速度变化上,因此,乐谱中几次渐慢的表情标记,以及尾声的无限延长标记对于演奏来讲显得格外重要。是否能够在这么短小而又结构规整的作品中把音乐材料组织得既充满幻想色彩而又有主题的凝聚力,成为演奏中颇为考究的问题。笔者主要通过选择测量、计算和分析1-8小节内的43个旋律音符,第24小节结尾,以及全曲结尾四个小节内的音符的演奏时间和偏离时间来解释演奏家拿捏和把握艺术表现的尺度(文中乐谱用数字标记了重点考察的音符,后文分析中涉及到的数字均是指与谱例1中的数字相同的那个音符。因测量技术所限,有的音符未能测出,但测出的音符均以能说明本文论述的问题为选择依据,见谱例1,注释3)。

    图表2.

    谱例1.

    乐谱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m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