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运用科学和心理学的方法来揭示音乐表演中的表现性规律

    运用科学(如音乐声学)和心理学的研究方法来揭示音乐表演中的表现性规律,是西方现代音乐表演研究的又一大重要领域。这些研究多运用图表分析、计算机统计数据分析、音乐程序分析等技术手段来进行表演参数测量,具有较强的科学实证性,其研究的焦点集中在音乐表演的表现性测量上。

    卡尔·西肖尔(Carl E. Seashore的研究在上个世纪具有开拓和引导意义,西肖尔以实验为基础,开启了对音乐的感觉经验和行为的研究。他通过对不同表演的录谱分析,研究了不同的演奏家诠释乐音以及乐句的显著相似性,从乐句法中,展现了演奏家的情感表现方式。同时,他用实验测量研究了广泛存在于声乐和器乐表演中的振动音现象,并认为是一种表现美感的方式24](49。更重要的是,西肖尔较早地提出了音乐表演中的“偏离”原则是表现性的重要体现。他说:“这种音乐表现上的破格,正是因为作曲家创作中的美,往往要靠演奏家越离正规地、艺术性地变化去实现。”24](56从而,他对“表现”下了这样的定义:“音乐中的情感表现存在于对规则的审美偏离中——这些规则来自纯粹的音调、绝对音高、韵衡的动力、节拍器时间及严格的节奏,等等因素。”25](p.9)西肖尔把演奏录谱作为描述演奏家“偏离”的美学原则的一种工具,科学地揭示了演奏家对音乐结构细节层次的诠释。

    在西肖尔的影响下,西方学界出现了许多采用计算机模式进行细节分析,探究音乐表现性的心理原则的实验研究,形成了一股对表演规律的科学实证潮流——表演测量。其中,计时和动力性测量最多。托德(N. P. Todd)选取了巴赫的萨拉班德舞曲大提琴组曲BWV100920个商业录音作为分析材料,设计了一种计算机规则来研究音乐表演中的计时和动力[26],成功地展现了演奏家在计时和动力表现方面的运动过程之动态,以及对计时和动力的表现方面的阐释观念,托德的研究表明了这样一个主要观点,即渐强渐弱的力度变化伴随着渐快渐慢的速度变化,速度和力度之间的关系可以表述为“越快越响,越慢越弱” [27]。此外,克拉克(E. F. Clarke)[28],温莎(W. L Windsor)[29]和雷普(B. H. Repp)[30]等都有类似的研究。其中,雷普的研究具有代表性,他分别研究了24位著名钢琴家和一组毕业研究生演奏的舒曼《童年情景》中的钢琴小品《梦幻》的录音,发现演奏者对时间的表现具有极大的相似性,所有演奏家都围绕音乐句法结构组织音乐的时间形态——速度[31][32]。雷普还对肖邦的练习曲E大调Op.10, no.3进行了计时和动力的测量,其中使用了一百多个商业录音,跨度68年,从1927—1995年,因子分析显示了主要的计时策略,如旋律结束时的渐慢,某些句子中的加速,开始强拍的增长33],等等

    安德斯·弗利伯格(Anders Friberg)和乔瓦尼·翁贝托·巴特(Giovanni Umberto Battel)进一步考察了雷普的实验,进行了有关IOI模式的总结。IOI模式是指,音调的标准时值是音调的物理开始(onset)和该音调结束(offset)之间的时间长短,即一个音调的声波持续时间(Dur1)。但是,在音乐表演中,音符的时值主要体现为一种内隐起始间隔(interonset interval)(IOI)的时间模式,即音调的物理时值的结束与下一个音调(Dur2)开始之间停顿的时值的总和(IOI1)(图标3表示的是IOI的定义,图表4表示的是一个作品片段的IOI分析)[34]。

    图表3.                       图表4.

              

                 

    IOI偏离研究在演奏中的具体表现方式可以是拉长,也可以是缩短或延迟音符的出现,这与音乐句子的结构形态密切相关。从图表4中三位演奏家的IOI偏离度分析可以看出,表演的表现性正是来自于对音乐时值的偏离。显而易见,相似的线形描绘了音乐表现中的规律,而差异的部分则是演奏家个性的处理(各自不同的表现意图和对音乐结构的不同理解)。同时,时值的IOI偏离必然伴随着力度的变化。拉长的地方一般力度较重而缩短的地方力度较轻,通过时值与力度的相应变化则可以明确音乐表演中演奏者对结构重音的强调。托马森(M.T.Thomassen)的研究认为,有一种内在重音,通常出现在节拍重音、旋律转折的顶点,或者和声紧张度逐渐加强的位置,而IOI分析可以体现出音乐的内在紧张度变化[35]。

    除了计时和动力方面的专题外,贾斯林(Patrik N. Juslin)对音乐表演表现力的总结也是值得一提的。贾斯林概括了表演表现力的五个方面(GERMS模式)[36]:1、生成的规则(Generative Rules),指表演者对音乐等级结构和句法的理解和表现,比如对受制于句法结构的弹性节奏(rubato)的处理,对乐句渐强渐弱的规律性表现模式。2、情感表现(Emotional Express),指表演者通过一些技术手段和表现手法去实现情感的传达。3、随机变化性(Random Variability),指受人类认知限制所产生的内在计时变化和动力延迟现象,如IOI时值偏离。4、运动原理(Motion Principle),指与人类生物运动相关的音乐动力方面,以及反映与特定乐器相联系的身体解剖学特征。5、风格的意外(Stylistic Unexpectedness),指对表演风格传统的局部偏离,以突破人们接受习惯的表演方式引起的情感波澜和制造的紧张度。这五个方面各有其不同的侧重,概括了西方音乐会传统形式的表演中的基本规律和重要特征,形成了当代西方音乐表演美学研究的主要领域。

    另外,朗纳(JÖrg Langner)和基博(Werner Goebl)进行的表演中速度和响度表现的可视化研究是当前国际上对表演表现性进行测量的一种较前沿的方法。其研究首先是在特别的录音乐器(比如MIDI)上获取音响数据;其次通过使用重叠高斯(Gaussian)窗口进行平滑处理呈现出来。在计算机屏幕上,力度和速度在一个二维空间中被描绘。随着音乐的进行,一个点通过这个空间移动,并留下一个轨迹(也称为演奏蠕虫worm),图像阐明了速度模型与力度变化之间的关系(图表5、图表637。随着计算机科学的发展,音乐表演研究在国外呈现出极强的科学化趋势。这类研究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西方形成了一种新的研究潮流,涌现出大量的研究文献,比如维莫(Gerhard Widmer38、狄克逊(S. E. Dixon39等的研究。

    图表5.                       图表6.

             

     

    此外,还有不少论文集涉及到音乐表演理论研究各个方面的问题,比如约翰·林克John Rink) 编辑的《音乐表演——理解指南》[40]、尼古拉斯·库克(Nicholas Cook)编辑的《音乐、表演、意义:论文选》[41],等等。其中,现代语境中的音乐表演研究是音乐表演理论不断发展的新领域。从西方传统的记谱音乐和音乐会传统,到现代录音技术迅速发展和多元化音乐表演风格盛行的今天,音乐表演的本质和意义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类在新技术条件下对音乐表演进行的研究在国外音乐学界已经兴起,并出现了不少成果,比如罗伯特·菲利浦(Robert Philip) 的《早期录音与音乐风格:1900-1950年器乐表演中的品味变化》[42]、蒂莫西·戴(Timothy Day)的《录制音乐的一个世纪》[43]、达克(Mine Dogantan-Dack)编辑的《录制的音乐:哲学和批评的反映》[44]、阿曼达·贝利(Amanda Bayley)编辑的《录制的音乐:表演、文化与技术》[45],等等。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