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关于Rubato问题的可视化实证研究

    由于人们在讨论rubato问题时往往会不自觉地从主观臆测出发,缺乏科学规范的衡量标准,导致了很多模棱两可的矛盾说法。其实,早在20世纪上半叶,著名学者西肖尔(Carl Emil Seashore, 1866 – 1949)就已经在他的《音乐心理学》(1938)等代表作中大量采用图表方式对音乐表演的音响本体进行定量分析。这种研究思路对于演奏实践中的Rubato相关问题十分有效。在任何参数变量都能够很容易借助计算机进行直观展现的数字信息时代,可视化的实证分析方法可以更多地介入专业音乐研究。本文以下图表均采用笔者自己编写的程序生成,具体实现方法详见参考文献[14]

    1.“借”与“还”的平衡

    1 斯克里亚宾:音诗,作品321

    录音版本:斯克里亚宾, A./1911/Piano roll

    1 斯克里亚宾:音诗,作品3211-24小节速度分析(以附点四分音符为1拍)。图中纵坐标是每分钟节拍数(BPMBeat per Minute),横坐标对应于乐谱上的小节数;点是每一拍的“瞬间速度”,黑线是采用平滑处理以后的速度曲线,曲线上的灰边表示相对力度的大小,横向虚线表示该段音乐的“平均速度”。

    本文曾提到涅高兹对斯克里亚宾演奏音诗作品32Rubato平衡性和准确性的赞美。从图1对斯克里亚宾本人录音1-24小节的分析来看,其实他对于速度弹性的处理非常夸张,从1523小节更是有一次超过50拍的速度起伏,无论如何离涅高兹等人所推崇的Rubato补偿平衡原理都有相当的距离。至于涅高兹具体所指出的“平均数——四分音符的时值——始终和标出的最初节拍速度一样,丝毫不差”。也许可以这样去理解:在本文所有的速度分析案例中,都把“平均速度”用虚线标示了出来。无论速度颠簸如何剧烈无常的演奏,最终都可以具有这样一个相对固定的“平均值”,速度的起伏变化也必定是围绕这一“平均值”而上下波动。这样,所有演奏的动态过程,都可以被看作是相对于这一事后必然被确定的平均速度在履行着“借”与“还”的“平衡原理”。

    2 舒伯特:即兴曲,D.935(Op.142)3第三变奏

    录音版本:

    帕德雷夫斯基, I./1924/Pearl 9499

    费舍尔, E./1938/Pearl 9216

    齐默曼, K./1990/DG 4236122

    2 舒伯特:即兴曲,D.935(Op.142)3第三变奏1-16小节速度分析

    本文已经引用了帕德雷夫斯基反对Rubato补偿原理的观点,不过就他演奏的这首舒伯特即兴曲第三变奏前16小节的速度分析来看(图2),倒是有些符合对称平衡的构思。这段音乐本身在结构上很规整,帕德雷夫斯基使用比较夸张的整体速度起伏(伴随相关的力度起伏),把8小节的乐段、4小节乐句乃至更小的微观结构勾勒得异常清晰平衡。但这种均衡对称的理想状态在费舍尔/1938、齐默曼/1990等版本中均被打破。例如费舍尔不仅在整体速度上慢很多,且更加强调从朦胧压抑中逐渐苏醒直到明确坚定的整体过程,他把所有对小结构的起伏处理都服从于这一大局,这种“长距离”的推进方式更加倾向于浪漫主义的思路。三位不同时期演奏家对这段音乐整体速度渐慢与渐快处理的差异,再次表明众说纷纭的Rubato补偿原理更多的是取决于演奏家对具体作品的艺术构思而不是绝对的教条。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