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Research on Tempo Rubato and Rhythm Flexibility in Nocturne Op.27 No.2 by Chopin:

    Based on Visualization Analysis of Recordings by Pachmann, Rubinstein, Fou Ts’ong, Barenboim and Lang Lang 

    杨健[2](南京艺术学院 传媒学院,江苏 南京 210013)

    [摘  要] 以肖邦降D大调夜曲作品27之2为例,通过对20世纪上半叶到21世纪初的代表录音进行全方位的计算机可视化分析表明:各个尺度上的速度弹性和局部节奏伸缩普遍存在于各个时期、每一位演奏者的每一次演奏中,这种弹性伸缩在程度上具有随时代而变迁的风格化差异与演奏最终形成的整体艺术效果密切相关。

    [关键词] 肖邦;夜曲;速度弹性;节奏伸缩;演奏风格

    引言

    在谈到演奏中的速度弹性和节奏伸缩问题时,很多文献都会不断引用和转述“左手保持严格速度,右手不受约束的自由歌唱”之类在莫扎特、肖邦、李斯特等人的金口玉言中被传得神乎其神的著名言论。本文以肖邦降D大调夜曲作品27之2为个案,通过对20世纪上半叶到21世纪初的代表录音(表1)进行全方位的计算机可视化分析,将确凿无疑的表明,上述这种美好的想法是完全不符合实际的:各个尺度上的速度弹性和局部节奏伸缩现象普遍地存在于各个时期、每一位演奏者的每一次演奏中,这种弹性伸缩在程度上具有随时代而变迁的风格化差异,且这些微妙的跌宕起伏与演奏最终形成的整体艺术效果密切相关。

    表1 本文涉及的肖邦降D大调夜曲作品27之2的录音版本

    一.宏观速度布局与整体艺术构思

    从宏观速度布局来看(图1),最引人注目的是帕赫曼/1925版的整体偏快,特别是他对于尾声的处理相当仓促,这可能与当时的录音条件限制有关——78转唱片的单面录音时间是4分半钟,而帕赫曼的录音已经达到了4分33秒的极限。此外,他在各个结构单元上的速度起伏比其它几个版本都要夸张得多(如果不是录音时间的限制,也许会更加出格),处理上也比较直接和明确,强调戏剧性对比和内在张力。如果对照乐谱,会发现这些速度起伏与乐曲的曲式结构相当吻合,大的结构框架(A1+A2+A3+Coda,1-26-46-62-77小节)十分明显,包括乐句、乐段的划分布局以及高潮的铺垫、推动和消退等都能看得非常清楚。

    相对而言,傅聪的演奏方向感最为明确,“意思”最为肯定,例如他从54-62小节昂首阔步走向全曲“结论”的处理方式,似乎只有他勇于把这里作为全曲在力度上毫无争议的最高点。演奏参数的变化与乐谱文本之间的联系也最有说服力,基本没有多余的个人化处理。而鲁宾斯坦则对于乐谱上应有的结构交待得相当节制,“欲语还休”,却似乎醉心于人为的制造出某些细部的松紧变化来营造出一种“朦胧”而“慵懒”的氛围,女性特征明显(在速度曲线上表现为一些难以形成大结构方向的小起伏,以及无明显结构意义的速度渐变等,例如开头的1-11小节)。如果说鲁宾斯坦演奏这首夜曲总的意象接近于半梦半醒的少妇人在花前月下无关痛痒的喃喃自语的话,傅聪/1978版则更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位有着宽广胸襟和远大理想的男性在夜色下的种种美好憧憬。

    关于肖邦作品27的两首夜曲傅聪曾经谈到过:

    这两首“夜曲”如果放到一起弹的话,首先,降D大调这首夜曲的tempo(速度)就不会错了。一般人都弹得太慢。这是6/8拍,一小节两大拍,一拍里有六个十六分音符。如果两首分开弹,一般人会弹得太感伤、太拖泥带水,我最讨厌这种弹法。但两首一起弹,明显第一首是深沉的,到了第二首,内心会有一种升华的感觉,自然会流畅地弹。[1]

    显然,傅聪先生应该不太会喜欢鲁宾斯坦的处理。早在1928年,《留声机》杂志曾经恶评鲁宾斯坦“用最不必要的rubato毁掉了”肖邦的船歌[3],但他后来受到的更多的是追捧和好评,并大量录制了肖邦的作品,仅夜曲全集就分别于30年代、50年代和60年代录过三次(但处理变化不大),可能是录制和出版肖邦作品最多的钢琴家之一,对后辈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同时也对肖邦作品的演奏风格树立了一种时代风范。巴伦博伊姆/1981版在很多地方显得与鲁宾斯坦/1965版有些类似,但那种略带病态的娇弱诗意与乐曲的内在张力和戏剧冲突之间似乎取得了更好的平衡,这特别体现在高潮的段落。其实,帕赫曼出生于肖邦逝世前一年(1848),他在1925年的这个录音除了能反映出20世纪初演奏风格的大体风貌以外,也很可能是19世纪后半叶肖邦作品诠释惯例的一个缩影,在他的演奏中似乎并没有任何过度的矜持内敛以至矫揉造作的成分。

    图1 宏观速度分析(1-77小节),图中纵坐标是每分钟节拍数(BPM,Beat per Minute),横坐标对应于乐谱上的小节数;点是每一拍的“瞬间速度”,黑线是采用平滑处理以后的速度曲线,曲线上的灰边表示相对力度的大小[4]。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