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美学的自律与他律  

                           ——对二者二元对立之后协同统一的思考  

      

    作者:马亚坤(川澜)  

      

    前言  

      

    20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改革开放缔造了人本精神的自由回归,重新树立了实事求是基础上的马克思主义历史观与方法论。从而给我国的文化学术事业带来了清新的空气与盎然勃发的激情。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在面临新气息与新机遇的条件下都实现了学术事业的快速调整与结构转型,进而实现了自我跨越式发展。国内音乐美学学科发展亦是如此,从开始的雏形建立到纯科研意义上的学术群体,再而推进到学研结合,以致实现现在教学与科研并重,二者成果皆丰的可喜局面。史论意义上的成果不容忽视,先辈学人的奋斗与努力值得后辈崇敬学习。但,在21世纪的当代,在文本、物本、经本、政本协同交叉,信息网络快速发展,文本意义价值及人性知识力量普遍受到冲击以致怀疑的时候,当代的知识分子特别是青年知识分子在构建自我史论功底的基础上,更需要对自我研究学科的当代意义、文本及人本作出适时的反思与梳理,以致可以站在先辈前人的肩膀上对所习学科有着自我本性的思考及深刻认识。在青年成长的路上,这种反思观照意义上的文本及人本思考,也许还很肤浅,但它却是深度浸入并成熟成长的敲门砖,具有浓厚的“学术传代”意义。正因为如此,笔者特意对音乐美学学科中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做了简单的梳理并构建了自我思考意义上的文本,作为自我思考学习的记忆。  

    文章主要是对20世纪80年代以来音乐美学界对音乐的“存在形式”这一本质问题的讨论及其文本做了自我的梳理性思考,所谓“存在形式问题”,笔者认为主要集中在:音乐的形式与内容问题及二元间对立与协同统一问题、作品自律意义上的形式美与他律意义上的人化美及彼此间的审美文化意义问题。统一起来,主要意义可以概括为:音乐美学的自律论与他律论间的二元对立与统一性的问题。需要说明的是音乐美学的自律论与他律论并不仅仅指以上的这两方面,它是两个系统综合性的整体,而以上的“形式与内容意义”上的存在方式是关乎音乐美学核心基础性的问题,牵一而动全局,考虑学界在探讨形式与内容等相关问题时,多以自律与他律作为大范围的统称,另外自律论与他律论不管在国内国外向来也具有史论意义。遂以自律与他律作为文论总体代称并梳理思考其牵涉的相关问题。  

      

    一、对音乐形式与内容关系争论的梳理性思考  

    从字面文本意义上来观照,音乐的形式与内容也是比较学理化并有些抽象的词汇,非专业学人恐就字面理解也会具有差异性与困难。当我们走进音乐厅,直面感性聆听一位作曲家的作品时,会在内心中产生一种感受,不管这种感受是赞扬还是批评,它总是已经随着作品音响的进行而在聆听者的内心中产生了一种对作品的内心触动——即已经产生了一种所谓的“听觉内容”。这样一种由音乐作品而引起的“听觉内容”是伴随着音响的进行而在观众的内心中产生的,我们是否可以说这种感受性的内容是音乐音响传达给观众的一种音乐内容呢?如果我们承认了它是音乐所具有的一种内容,那么为什么同一首音乐作品不同的聆听者会有不同的感受性内容呢?这些看似简单肤浅的问题,却是最本质并难以完全回答又需要深入探讨的问题。音乐是否具有内容,音乐的织体形式本身是否又具有自我客观意义上的“形式内容”?我们常讲大三和弦的明亮,小三和弦的柔和,除去审美主体客观的听觉心理与自我客观存在的听觉感性审美规律之外,就音乐客体即音乐结构上的形式逻辑而言,它是否具有音乐客体客观存在的一种形式上的内容呢?大三和弦的明亮,小三和弦的柔和,这两种听觉感受的来源是否可能本来就存在于音响的客观规律之中呢?即音响自我的形式逻辑中已经存在了音响明亮柔和的物理性结构规律,它不以人的听觉变幻为转移。如果这样一种形式意味上的内容客观存在,那么,仅就音乐形式客体而言,我们就没有理由不承认音乐有其自身的形式内容,由此,即使是音乐的形式也同样存在着形式意义上的内容。而形式意味上的内容涉及到音乐作品的历史流变与方法变迁,作曲家采取什么样的作曲方法论就决定了会出现什么样的音乐织体结构形式,从而也就意味着会出现什么样形式意义上的内容。与作曲家作曲方法密切相关的音乐作品及其形式织体构造毫无疑问也会受到作曲家人本意识与审美情态理想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还是非常巨大的。因为,作曲家的方法论与美学观念的选择直接导致了音乐作品的整体技术形态构造。值得特别说明并需要大家关注与讨论的是作曲家的人本意识与审美理想是社会物化及人化的产物,它是在社会历史影响下兼及对人本生态的思考而形成的,带有深度的社会性内容与历史意义,一位作曲家的作品必定带有深刻的社会因素,从而,也就不会逃脱社会性的内容与史论意义。正因为如此,完全否定音乐的内容,否定音乐作品的历史性意义而宣称音乐作品的纯粹形式意味是肯定站不住脚的!更何况,音乐自身的形式逻辑也包含着形式意味上的逻辑内容与方法论内涵。  

    我们需要对历史性的经典文本做一下简单的梳理观照。19世纪奥地利著名的音乐批评家汉斯立克在其著作《论音乐的美——音乐美学的修改刍议》【1】中对于音乐的形式与内容问题有这样的论述:  

    音乐美是一种独特的只为音乐所特有的美。这是一种不依附、不需要外来内容的美,它存在于乐音以及乐音的艺术组合中。优美悦耳的音响之间的巧妙关系,它们之间的协调和对抗、追逐和遇合、飞跃和消逝,——这些东西以自由的形式呈现在我们直观的心灵面前,并且使我们感到美的愉快。【书名同上1p49  

    汉斯立克作为19世纪资产阶级唯心主义音乐美学的重要代表之一,其名著《论音乐的美——音乐美学的修改刍议》虽是字数不多的一本小册子,但是对整个19世纪后半期以致整个20世纪的音乐美学论辩与发展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文最典型的观点即是基于纯自律性意义上“音乐的内容就是乐音的运动形式”【书名同上1p50】的内容的提出。汉斯立克从纯形式意味的音乐内容出发,从而试图构建一种整个音乐美学审美存在的纯自律意义,在今天看来这是显然错误的,是行不通的。正如汉斯立克自己也无法自圆其说一样,他又在其文本中提到“一切音乐作品是人的创造,是一定个性、一定时代一定文化的产物,因此总是包含一些使它早晚要消亡的成分。”【书名同上1p63页的注释】,汉斯立克在其自律意味的观点论述中,借用其这段话又澄清了音乐作品的历史性意义,并且间接的阐述了音乐作品的人本与物本的存在性内容。正如本篇上文所述,人本与物本是社会历史性的产物,带有强烈的史论意义与社会内容,音乐作品的存在必然也包含了作曲家的人本精神关怀,受其历史性及社会性的影响是极端巨大的,承认人本与物本以及史论意义的存在,也就无法逃脱音乐作品社会性及内容性的存在可能,甚至这种可能是作品产生发展的巨大动力。关注音乐作品形式与内容的争论,进而观照音乐的自律性与他律性的意义,对整个音乐美学的发展进行理性梳理,以展现其历史辩论的史论意义与学术借鉴作用,对我们后学之辈有着强烈的指导性意义。  

    纵观我国音乐美学学界关于“音乐形式与内容”的争论文本笔者主要集中指的是学界关于“音乐作品的存在方式”及其审美本质意义的争鸣以及“音心对映论”问题,需要说明下,学界关于音乐作品存在方式及“音心对映论”争鸣的辩论与研究是一个历史性的动态发展过程,产生了一批卓有成效的论文。关于对音乐存在方式的相关论文请青年同辈学人主要参阅书籍——《音乐存在方式》【2】,以及文论《音乐存在方式相关专著及论文索引》【3】中的相关论文内容。,它在给予后进的学人以深刻的启迪与学习借鉴意义的同时,更应该促使我们青年学人学会直面感性观照之上的理性沉思与自我解构。正因为如此,在对音乐作品的本质存在形式做简单的理性思考之后,笔者感觉应该对自我生存的话语系统及文化政治系统上的学术方法论做些理性的思考。进而,期望能对自律与他律意义上的综合音乐审美意义及历史作品文本的存在意义进行理性上的自我陈述。  

      

    二、音乐作品存在意义上的形式美与人化美兼及方法论的思考  

    20世纪80年代后,伴随国家经济的发展与全球文化的交流与浸入,我国当代音乐学的研究也逐渐显现出国际性的视角与论域。人本关怀意义上的音乐学术研究显现出强劲的发展势头。音乐人类学、音乐美学、民族音乐学、民俗学、哲学人本学等相关学科更多的关注到了民族性、地域性、文化性等共存基础上的人本存在生态形式与意义。从而,学术的当代意义,文本的历史内涵及当代诠释,知识的人文性及时代内涵等等都被提高到了更高的层次,更高的要求。学术与学人面临着更严峻的人化物化的考验与冲击。音乐美学作为音乐诸学科中基础性的理论学科,有着指导音乐各学科文化审美、方法论的选择、历史音乐文本意义诠释等诸多方面的使命。正因为如此,在物化、人化、经化、政化交叉存在的21世纪当代,对我国音乐美学的方法论意义及其音乐作品的史学意义进行思考,具有浓厚的方法论与史论意义。  

    我们对音乐美学进行基础性本源问题的追问与研究,就笔者看,如果不能对当前我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历史观与方法论有个系统的吸收与贯通,就会容易犯无端“形而上学”的毛病。音乐美学的基础性本质问题,牵涉到人类音乐审美的骨架与基石。实事求是基础上的理性客观的人本、文本的观照是必须的,同时也是不能丢失的方法论手段。虽然,这表面上看,似乎是一个很容易理解并人人自知的老问题。但,就其目前笔者的学习观察看,还是存在着不容忽视的现实性问题。即是无端意义及实践基础上的莫名其妙的形而上抽象。  

    何为美?又何为音乐美学?音乐美学没有想象的那么神秘,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它存在于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中,像个可爱温柔的少女,银铃般的笑声随时都会触动我们内心美态的最深处!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生活的“美学家”,做音乐美的爱人!对音乐的哲理解构及本质追问,只是手段,不是目的。目的就在无穷尽的历史过程中,在纤细品味细心领悟的音乐生活洪流中!  

    我国著名美学家朱光潜先生在《谈美书简》【4】中有句很实在的话——“现实生活经验和文艺修养是研究美学所必备的基本条件”【书名同4p11】。此话对于音乐美学的研究学习又何尝不是呢?我们不应该脱离了音乐的生活与作品文本,横跨于这些文本之上研究本质追源的抽象内涵,而应该在音乐作品及音乐生活的基础上诠释本源的追求。正基于此感想,就目前学界对音乐美学基础问题观照的方法论现状,笔者特别呼吁:在音乐美学的研究中,我们应该以立体动态客观的视角作为前提,以音乐作品的史论及当代文本作为根本材料,用音乐技术性实践性历史性的生活经验作为根本,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基础,用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宏微并及、感理交融、人文并举之上的宏微观多角度多流派的哲学方法作为研究手段,使其真正充盈理论文本上的价值,实践审美上的指导,人文生存上的关怀!  

    在自我陈述认识音乐美学方法论的只言片语之后,笔者还需要以自律与他律意味上的音乐作品的形式美与人化美这里所谓的人化美是指他律性意味上的情感美等诸多人化内容的整合。因笔者感觉以音乐的内容作为音乐形式的对立面,就自我个人表达意图而言并不确切。笔者试图阐述的主要是人化物化意义上的音乐作品历史性及社会性的内容,遂以音乐的人化美作为形式美的对立面的初步阐释作为基础出发点,进而对形式与内容意义上的音乐作品历史性文本存在意义做些自我学理化的思考。  

    音乐作品的形式逻辑,就其自身自律性意味上的织体、材料构造、和声等物质属性而言同样具有形式美的样式,这是无可质疑的。音乐形式材料的有机组合,按照作曲家的人化意图,并且由作曲家赋予音乐形式以特定的作曲规则,从而很好的组织成一个具有具体物象及社会性内容的整体材料。这个整体材料由具体的音乐织体构成,具有很好的形式逻辑,因此,就其作品的形式而言同样具有形式美的内容。西方古典哲学家中一些人关于数的和谐组合形式美的观点,虽然比较片面,却同样可以得出音乐形式逻辑中自律性意味上的纯粹形式美的内涵。但笔者需要指出的是:以纯自律意义上的音乐形式美为起点,进而观照赋予形式美以合理逻辑内容与人化意义的作曲家,我们可以看到,正如本上文所述,作曲家是社会性的人,带有无可抹去的人化内容。当作曲家赋予散乱的音符以合理的形式逻辑并且夹杂自我的人化情态时,就无可避免的具有了内容的要素,同时也就赋予了音乐织体合理的内容。所以,如果抛开原始的音乐材料因,抛开物理声学意义上的声音音响客观体的规律组合形式,仅仅是漂流的物质因子,音乐是否具有纯粹的不夹杂人化方法的材料形式,是否又能称为音乐的形式,是否还具有音乐的特征形态都是值得怀疑的!进而,音乐在那样的一种情况下,是否还能称之为音响及至声音,都是值得怀疑的。因此,无端的形而上追问,而不关照史论方法与作品文本及实践,就很难说清问题的综合特征及本质。所以,笔者个人感受当我们在基础理论问题的本质追源上探索时,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与方法论应是我们恒久在心的一种准则。笔者并不是因为其关乎政治性的形态而反复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性。而是因为,就其马哲的方法论本身言,它的确存在无以比拟的优势与相对性的客观。  

    对于音乐作品内容的观照与解构,以致探讨追源,笔者在此有一个问题需要特别阐释下。笔者需要特别提出的是:音乐的内容具有强烈的历史性意味。何为音乐的内容具有历史性的意味呢?关于音乐作品的内容,笔者在史论意义的基础上把它分成两重含义,其一、它是由“元作者”(即音乐作品的缔造者或者说具有所有权的作曲家在自我审美理想的基础上所赋予的特定原始形态的人化内容,笔者称之为音乐作品的创造性“元内容”。其二、它是由史论意义基础上的历史后辈在实践美学与人化物化的历史渐进中所形成的一种作品二度创造性内容,笔者称之为音乐作品的发展性“史内容”。音乐作品内容的形成正是在历史渐进的长河中经过原作的基础性内容铺垫与后进历史实践者的补充与丰盈而不断丰满并发展拓宽的。因此,音乐作品的内容就其史学意义上的梳理与研究来讲同样具有深厚的“历史作品文本”与“实践美学”的意义。但这样又同时带来了一个需要特别关注与讨论的问题,即是:在音乐作品不断二度创造的过程中,音乐的内容不断的充盈并渐渐的远离音乐作品的原始内容,那么由此我们不得不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音乐作品文本原始创作的历史性意义何在?作曲家的作品当代价值及历史价值又在何方?在音乐作品的不断创造诠释过程中,“元作品”是否像个迷失回家路的孩子一样,一经创作,便孤独的永远沉寂于音乐作品的历史博物馆中,只留下历史车轮中他者想象性与研究性的诠释而再也亲吻不到了音乐原作的本来脸庞!由此笔者想到了一本书——英国著名女学者莉迪娅·戈尔的《音乐作品的想象博物馆》【5】,其书对音乐作品的史论意义做了很有意义的探讨,但这已经是历史观念上的音乐美学及其实践性问题了,笔者只有另著文章加以探讨了。  

    寥寥数言论断,青涩肤浅文章。真理无可穷尽,味有爱与追求在路上,唯有信仰与坚韧在路上,唯有梦想与执著在路上……  

      

    后语:在笔者个人拟定的写作计划中,这是其专业研究性质的读书笔记式的成长性文章,笔者初步拟定以经典文献的研读为契机,进而使其感悟性思考性的文字付诸于纸张,从而成为一个系列文本!暂时附上一篇,以后陆续呈上。  

    学术修炼,文化研读,文本作业向来都是青灯苦茶的事情,耐得住寂寞,品得了辛酸,才算整个人本开始成熟与完美起来。在奋力考研的征途中,在探索青年应该怎样储备生活并保证安好幸福的物质生活的压力中,在21世纪当代青年极端迷失自我并摧毁信仰的潮流影响中,80后寥寥青年学人在物化的生活沉沦与人化的感情欺骗中既要找准目标又要顶住多重压力,以期能有所成就,这将会是一个相当辛苦的旅程。青春数语,自然情态,与君共勉,期盼批评!  

      

                                        川澜(马亚坤)20091230日夜于“修道苑”。
      

    参考文献:  

        1爱德华·汉斯立克.论音乐的美——音乐美学的修改刍议[J]中译本.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80.122版。  

       【2韩锺恩主编.音乐存在方式[J].上海: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 target="_blank">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008.6  

       【3武文华.音乐存在方式相关专著及论文索引.载:韩锺恩主编.音乐美学基础理论问题研究[J].p423.上海: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008.6  

       【4】朱光潜.谈美书简[B].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1  

       【5莉迪亚·戈尔.音乐作品的想象博物馆[J].罗东晖译.杨燕迪.上海: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008.4  

      


    此文章使用快速荐稿系统投稿

    分享到:


  • 文章录入:马亚坤(川澜)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