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提要】中国民族音乐教育的主体建设与三个层面的整合有重要关系:1、民族音乐教育模式与民族音乐理论研究——基础层面的整合; 2、学校规范教育与民间自我传承教育——结构层面的整合; 3、民族音乐教育体系与母语文化以及全球一体化——终极目标的整合。强化这三个层面的整合意识,对建设和确立中国民族音乐教育体系的母语文化主体地位、顺利进行跨世纪的主体价值重建可能产生根本性的推动。  

    【关键词】民族音乐教育 整合意识母语文化主体 不同而并立 主体价值重建  

    学校音乐教育是目前音乐教育学首要关注的问题,而推动中国音乐教育学发展的根本,实际是中国民族音乐教育体系如何建设的过程。关于中国民族音乐教育体系的建设,自古至今积累了相当丰厚的资源和理论建树。面对21世纪,该体系的建设是否可进入整合性的研究和实践,以使体系的建设逐步呈现完整清晰的中华主体风格,使其与其他异文化共同体的教育体系有母语文化实质的区别?在长期的教学、研究中,根据观察、参与和思考得出的经验教训,越来越感觉到,孤立地关注民族音乐教育的某一方面,对建设一个主体性完善的体系、提高民族的综合素质的目的总有较大距离甚至偏离其目的。如果换一种思维角度,立足于打通各个领域的相对封闭,使各方面成果和思想精华互动互补,完整体系的主体建设是否会有更深入的推进?  

    这种建设和推进需要强化整合意识。  

    源起于自然科学的实证主义哲学和工具理性主义思维方式,在大工业流程分工细致的现代文明启示下,将学术——人的精神创造物也象物质生产流程一样细致分工,在各专业、各学科越划越细、看上去越来越精深、越来越尖端的学科专业研究,实际把整个人类文化分割成许多越来越互不相干的领域。为什么在当代兴起对东方哲学的关注?就是人们在发现世界已成互不相干的各种领域之后,人的精神家园反而出现深刻的恐慌和危机,人们呼唤整合、呼唤平等交融、呼唤全球一体化。而东方哲学圆融中和的整体观,在某种意义上为人们的心灵提供着内在的深沉依托,于是,整合不仅成为学术历史的当代命题,也成为人类精神价值需求的回归。  

    这个现实,促使当代跨文化、跨学科研究蓬勃兴起,综合性的,交叉互渗的边缘学科层不出穷……这是世界从分离重新走向整合的历史趋势。这种趋势逼使人们不断扩展理论思维空间,呼唤所有学科进入空间共享,在共享的空间之中互动互融,彼此打通。因为大家都意识到任何一种文化,任何一个学派和学科都不可能占有所有正确的空间,只有在打通的基础上寻求深沉意义的整合……一种不同而并立的多元融通关系,才可能尽量地靠近人类较理想的存在状态。在此历史背景下提出建设中国民族音乐教育体系的整合意识,其学术取向也就有不同以往的特殊意义。在关于中国民族音乐教育体系建设中,目前有三个层面尤其要强化整合意识——  

    1、民族音乐教育模式与民族音乐理论研究——基础层面的整合;  

    2、民族音乐教育体系中学校规范教育民间自我传承教育”——结构层面的整合;  

    3、民族音乐教育与中华母语文化以及与全球一体化——终极目标的整合。  

    强化这三个层面的整合意识,对中国民族音乐教育体系母语文化主体风格的建立可能产生根本性的推动。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周凯模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论文
    没有相关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