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从音乐评论的主体“人”来看,批评的思维又表现为 “我向思维”与“受控思维”。我向思维中贯穿着高度主观色彩的个人特色是主体意识的表现与个性性格的彰显。而受控思的维正是建筑在批评对象基础之上的一种受影响与控制的心里认识活动。基于音乐评论是围绕着音乐创作与表演及实践活动展开的并带有鲜明个人审美观念的活动,所以这两种思维方式就需要兼收并蓄、交互运用。在运用我向思维的时候,要在充分地表现主体的主观情志的同时,根据对象的规律、性质随时调整思维意向;在以受控思维进行思维实践的时候,要在客观的尊重对象的自身规律、特点的同时,根据批评主体的自身气质类型、把握主体意志的表现分寸,充分地体现出主体的个性化特征。如作者在文中针对演奏家对贝多芬《降 b大调奏鸣曲》的速度处理问题给予了很好的回应。称赞演奏家的诠释既表达了作曲家所要表达的思想意志又在此基础上抒发了自己对贝多芬情感的认识,展现了自己的个性。这是作者在查阅了大量关于此曲演奏速度方面的资料之后,并结合自己的认识所得出的结果。笔者从杨燕迪的《音乐评论实践的方法论札记——从陈宏宽独奏会乐评谈起》中了解到,在撰写这篇评论前他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他几乎找出所有相关的唱片版本反复聆听、比较,并自己在钢琴上对着乐谱练习,以此方式来体验演奏家的这种感觉与感受。这个体验的过程就是作者运用我向思维与受控思维相结合来完成的,也是批评主体要完成从感官感觉上升到到感性认识的审美过程。

    结语

    综上所述就是笔者从杨燕迪先生的文章中读到的音乐评论写作中所需要直视并重点关注几个问题。每一个评论家风格的形成都需要一个漫长的磨砺过程,而这种磨砺过程就需要靠丰富的阅历、广博的知识与扎实的理论、睿智的艺术判断能力的培养以及高尚的理论人格魅力来充实。缜密的逻辑展开是文章的根基,丰富的语言描述是文章的装饰,只有把前两个因素做到充分到位并使之很好的结合才能成全评论家的个人风格的形成。所以三者既有相互联系的因果关系又有同等重要的并列关系。所以我们既要从文章中把握作者的文章风格又要从风格中寻求音乐评论的规律。读杨燕迪先生的文章总是能从中读到一些独特,读到一些惊喜,读到一些收获,我想这大概就是经过了“漫长的磨砺” 而练就的个人风格吧。而我们要做的正是在感悟这种大家风范文风的同时静下心来去培养自己的能力,汲取更多的知识,以谦虚认真的态度度过“漫长的磨砺期”。

    参考文献

    [1] 杨燕迪《琴声中的朝圣之旅——记陈宏宽钢琴独奏音乐会》,《音乐爱好者》2005年第3

    [2] 杨燕迪《音乐评论实践的方法论札记》,《音乐爱好者》2005年第7

    [3] 杨燕迪《再谈贝多芬作品106的速度处理——回应朱贤杰先生的质疑》《钢琴艺术2005年 12

    [4]陆小玲《论音乐评论中的音乐描述》,《人民音乐》2006年第11  

    [5]邢维凯《形象化音乐审美观评析》,《中国音乐学》1989年第4

    [6]冯光钰《音乐评论是一种创造性的劳动》,《中国音乐学》1994年第2

    [7]明言《音乐批评》,《音乐探索》2006年第2

    [8]明言《音乐批评学》,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2003年第一版

     

    上一页  [1] [2] [3] [4] [5] [6]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