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鲜明的风格表现

    音乐批评活动本身是一种富于高度主体意义的人的活动,所以它是一种主体“在场”的活动。研究者(或批评者)依据一定的客观实体,进行相对客观的文本层面的解析之后,还必须加入批评者个人主体观念的评价。只有这样,音乐批评的学科特性才可以彰显出来,音乐评论所带有的个人风格的特色才能显现。因此评论者的主体意识在音乐评论中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那么这种地位以及风格的体现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首先批评家承担着一定的社会属性,是音乐活动的实践者是批评的主体。在社会音乐生活中他们运用自身所承载的文化观念与理想,对社会音乐历史与现实发表隐喻的、明确的、刻薄的及猛烈的批评或批判,并试图使这种活动作用于音乐现实,改造音乐生活。正确的引导大众的审美观念,砥砺音乐活动的发展。

    其次因为音乐评论是联系音乐家与大众之间的桥梁,它不仅包含对音乐文本及现象的富于理性色彩的解析、评述与评价又包含结合理论研究揭示音乐作品的精神魅力与內在價值的体现。这就要求评论家的抽象思维与形象思维必须相结合,评论家既要以高度形而上的概念为基础作“思想的体操”,又要以形象的思维方式运用众多栩栩如生的形象对象作“思想的畅想”。在杨文中作者把两者的结合做的恰到好处、水乳交融,使文章的评论性质得到了很好的发扬。如文中着重介绍的下半场贝多芬的《降b大调奏鸣曲》,作者巧妙的比喻“引领”着读者跟随演奏家的“登程”进行了一场艰难的“攀登”。其中对作品的文本有细致的分析,从音乐的结构到声音结构的设计,形象的把作品的“体积”庞大、音响贯彻下行三度、尖锐半音这些元素提炼为一个“不近人情”排斥“儿女情长”集“超凡俗”“非人世”于一身的险峰形象。让读者能从更形象化的层次理解相对陌生的音乐本体,也有利于更深的触及作曲家所要表达的内心感受。另外还有在第四乐章以“坚定的快板”写就的巨型赋格中,作者将抽象的文本分析与形象比喻的的结合发挥到了极致。将“颤音”比作为埋设在音乐所有角落里的“恶魔神怪”和致人于死地的“地雷”。作者眼中看到以及耳中听到的钢琴家完全融入了登峰的征程,把音乐的发展手法陈述、转调、发展、增值、逆行、倒影、叠置、再现、综合、提炼、精炼、蒸发都化为了登程的艰难过程,使音乐与登峰的感受不分你我完全水乳交融。读到这里时我已经被作者扎实的文本分析能力与丰富的想象所折服,更被作者所描绘的音乐所折服并深深感动。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