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形容上半场的感受是“放电”式的现场音乐体验,足以令人“昏厥”是作者夸张化的审美体验,虽然感觉有些过火但在行文中却给人一种激烈的冲击感好似自己也在场体验了一把,同时也引出下文更为紧张激烈的的“征程”。可以说音乐会的下半场是个重头戏我觉也是文章最出彩的地方。文中一开始就把这部作品的体验喻为“艰巨伟大的登峰征程”,紧接着从作品的创作背景、审美意义、以及音乐本体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对作品的形势结构这样描写“‘彻头彻尾’地全方位贯彻了‘下行三度’这个唯一的、抽象的核心细胞,并不断‘引爆’降BB之间的尖锐半音冲突,其义无反顾和一意孤行几乎到了‘不近人情’的极端地步。”这样的描写势必在形式上就首先压人一头给人以一种不可逾越的感受,基于这部作品的这种特性作者巧妙的把它喻为“珠穆朗玛峰”,比喻形象到位一下拉近了观众与音乐之间的距离,同时也让观众读到了演奏家所要面临的挑战。第一乐章中对演奏家采用的速度表示惊奇作者这样表述“这样的速度相当于登顶珠峰取道更陡峭的‘北壁’ 而不是较缓和的‘南坡’”第二乐章作者通过拟人化的手法把a 段与b 段衔接的属九和弦描述成“爽朗的笑声”给人塑造了一种大气开朗的伟人形象,不仅感悟到贝多芬晚期思想上“藐视一切”的崇高境界。在描述第四乐章时作者将文字的描述与音乐的发展做了很好的结合,使之达到了音画同步的效果。如对音乐发展的描述“钢琴家吃力但坚定的步伐“征服赋格主题的一次次陈述、转调、发展、增值、逆行、倒影、叠置(密接和应)、再现、综合、提纯、精炼和蒸发”。 对自我“临响”感觉的描述“听到尖厉的高啸颤音像支支利箭、咆哮的低沉颤音如阵阵雷鸣在空中划过”。:这些无疑是作者的现场体验也确是一种引发读者无限想像与遐想的文学语言。对于返场曲目的三首肖邦作者这样描述与前面作品的区别“从凛冽严酷的冰川高原化入温情亲密的私家花园”,对于这一比喻笔者觉得甚是形象,肖邦的作品历来以抒情见长旋律有一种天生的浪漫感和抒情气息与贝多芬的性格形成很大的反差,作者这样描述确有其精辟之处。

    对于演奏家演奏风格的表述作者自称是仅凭这场音乐会得印象而做的判断和总结,但其表述后来得到了很多钢琴专家其演奏家本人的认可由此看来作者的艺术感悟能力的判断力还是很准的。作者将演奏家的演奏归结为东方的宽厚气质与文化底蕴与以贝多芬为代表的西方文化相交融的成功品,文中这样描述到“在西方音乐最为擅长的大型作品领域,陈宏宽先生成功的用东方智慧对其进行“精神洗涤”,乃至让人觉得,音乐结构中刀光剑影般“肉搏血拼”带来的“火气”和“腥味”被妙手祛除,从中居然漂浮出淡雅幽微的“素香”。”这无疑又是对描述的文学性加工但我们却从中读到了更形象的感受。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