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蓦然回首”的大师风范

    “听完”整场音乐会我对演奏者产生了兴趣,想去揭开这个神秘人物的面纱。作者果真不负众望在文章的下半部分给予了读者答案。作者自己在这之后的一篇《音乐评论札记》中说到“我冒险仅凭一场音乐会的印象就对这位钢琴家进行了风格上的判断和总结,甚至大胆涉足了包含其中的某些东方审美观念的解释。”从这点来看我觉得文章的下半场更发挥了音乐评论的审美导向作用是评论家高度凝练的审美观念。作者文章中用“成熟、沉静、淡泊、高远”总结了钢琴家的表演艺术风格接着又解释了这种风格的内在气质。

    作者巧妙的把这种气质归结为东方深厚滋养的宽广气韵与西方音乐结构中刀光剑影般的“肉搏血拼”相结合,两者在思想上得到互补上升为一种镇定自若、不动声色的淡然,这也许就是人生的升华吧。这样一位大师自然有其传奇的一面,作者一一向我们解读了演奏家因砸伤右手“置死地而后生”的经历。这种将个人切肤之痛向超个人的人类体验转化和升华的经历恰恰在音乐会中两大作曲家(舒伯特贝多芬)的身上找到了共同点不禁让读者恍然大悟。作者在感叹人生体验与人内心的成熟对于艺术风格的成熟和升华至关重要的同时又不禁对当前人心躁动嘈杂喧哗的时代发出感慨,认定含蓄自敛心平气和的守望认定的永恒才是我们应该有的品格与心态。纵观整篇文章纹路清晰明了,作者从自己的体验到音乐会的跟踪传达再到揭秘演奏家的经历及总结艺术风格一步步让读者明了整场音乐会的发展并了解其审美意图对公众的审美有很大的导向型。

    二、丰富的文学描述

    音乐是一种非语义性艺术,而音乐描述的工具只能是语言——技术(音乐本体)性语言或文学性语言。技术性语言是对音乐本体的简单描述,而文学性语言是在音乐本体描述的基础上升华了的诗化语言,是一种无须作过多的深思受音乐感动而产生的审美语言音乐。这种文学性描述的手法在音乐评论性文章中占有重要地位,它的运用不仅可以拉开语言与客观事物的距离,以达到破坏语义与客体的直接对应性联系而创造一种诗化的意境,还使得评论成为一种有理有据、有声有色的审美表达。最重要的一点还在于它是一种诗意性的叙事,这种叙事往往充满激情,充满激情的表达具有很强的感染力,而评论文章所需要的正是这一点。

        在杨文中我们看到了大量描述手法的运用为文章增色不少,可以说像是为音乐会配上了贴切的图画资料,让读者在体验听觉盛宴的同时也随同作者的导航一起体验了一把视觉的冲击。如文中在描述莫扎特的《 a小调回旋曲时》对演奏速度和力度的描述“以闲庭信步似的速率”形容“主题是清冷的色调,节制的口吻,“欲说还休”。”两个插部中,“或是传来一丝温暖的慰藉,或是恍惚回到往年的嬉戏。不仅让读者从整体上对这部作品的曲风性格有了一个认识同时也与作曲家所要表达的意图和情感靠的更贴近。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