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身临其境”的现场感受

    音乐会开始,基于音乐表演的评论是建立在作品的概念和权威第一性的基础之上原因,作者特意用了尽可能简明扼要的文字来说明每首作品的创作背景、总体特点和历史地位。开场曲是莫扎特的《a小调回旋曲》,作者对曲子的创作背景以及音乐本体特点进行分析从而印证了作品产生于作曲家晚期的必然性。对于演奏家的演奏作者用“一气呵成”来概括,这种评价恐怕在音乐这种纯粹的时间艺术中要居于最高了,这正是大师的风范吧!接下来的舒伯特《c小调奏鸣曲》作者继续强调着演奏家“一气呵成”的特性并向我们解释了演奏家的身体姿态和乐章之间的停顿时间与作品呈现一体性之间的关系,让乐迷可以从更多细节性的东西对音乐有更深层次的感悟。紧接着作者用大量的笔调对这首最具“贝多芬性质”的c小调“悲怆”乐曲进行了对比性的分析,意理解为是作曲家对贝多芬最后的正面应战。对四个乐章的描述也是作者本身的审美高度凝练的一个总结,文中的每个笔锋都有一种带动观众跟随音乐运动的召唤感,让人情绪在音乐中沸腾、沉思、伤感,最后作者用贝多芬的语言“音乐当使人类的精神迸出火花”结束全曲,听者的情绪也在音乐家与演奏家的双重引导下达到了顶点。

    经过中场一刻的小憩,我们继续跟随作者的行程来到音乐会的下半场。对于这首举世公认的最庞大、最深奥、最险峻的巨作,作者这次的介绍就不仅仅只停留在简单的时期、风格的把握上了,而是从多个方面进行了深入的剖析。一从审美的高度审视这部巨作,虽然它的旋律音响不能用美来形容但它的美学范畴却符合“崇高”的旨趣。这种“崇高”是基于“体积”的庞大无比,在时间和密度上超乎寻常的“数量的崇高”与挑战巨大障碍的恢弘气魄的“力量的崇高”。二总结音乐本体的特性是从动机材料、主题建构、和声布局、对位组织、调性逻辑乃至乐章关系等所有的形式维度中全方位贯穿“下行三度”这个唯一的、抽象的核心细胞,并不断强调降bb之间的尖锐半音冲突。从而也印证着贝多芬晚期作品的“非人世”性和“超凡俗”性的崇高伟大。作者还用了一小段来说明这首作品为体现“超凡的创作立意而加剧了演奏技术上的艰巨性,为接下来演奏家的演奏和观众的聆听打足了艰涩的底色。作者把这首艰巨的作品比作“珠穆朗玛峰”,接下来的演奏比作成演奏家引领我们登峰的征程以及跃居登峰领略峰顶无限风光的享受。这个过程作者采用每个乐章细细“跟读”的方式对每个细节都有所交代,让读者体会过程中的每一步,跟随随着演奏家的行程去体会作曲家深富内涵的精神感受。第一乐章,作者把笔墨的重点放在了演奏家的速度处理上,用速度来诠释音乐的所要表达的思想意图和性格,对于演奏家克服技术困难来接近作曲家原始意图的做法深感敬服。第二乐章我们走进了“绵延”二十余分钟的“柔版”乐章。作者这次重在从精神的高度去引领我们感悟贝多芬的“涅槃”境界,并结和其晚期的精神趋向加强这种崇高感情的高度。同时对于演奏家如何演奏好这一乐章也提出了自己看法就是需要“内功”和“底气”。紧接下来对演奏家的表现大为赞叹,正符合了作者的审美趣味。笔者认为这里于作者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受。末乐章的巨型赋格作者把重点放在音乐本体的分析和现场的描述上。密集的音符纠缠撕咬时加上大量颤音出现共同构建了这座陡峭险峻的险峰,不仅对演奏家是一个心智的考验同样对听众也是的听觉耐心和音乐理解力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跟随着演奏家的艰苦攀岩我们体会到了利剑的锋利、雷鸣的咆哮,最终到达了全曲最强的终止和弦处,登到了险峰的顶端,情感也获得了释然。

    跟随作者的笔锋结束险峻的征程,演奏家又为我们呈现了素有浪漫之称的肖邦的三首精美绝伦的小品,以优雅舒适的抚慰结束了整场音乐会。至此,音乐会的现场部分就告一段落,读这部分让我总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感慨作者细致的描述和高度的艺术审美凝练性。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