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音乐表演心理模式的建构

        通过对音乐表演现象的观察和分析,我们发现演奏家的“音乐表演艺术创造”主要是由两方面的能力构成的:第一、是对音乐作品进行创造性发挥的能力,亦可以称为音乐创造力;第二、是临场应付各种突然变化的能力,亦可称为应变能力。应变能力属于演奏心理操作技能领域,而我们主要是探寻演奏者“音乐表演心理模式”中音乐创造力的结构。既然音乐表演活动主要是在演奏者的大脑中进行的,那么,演奏者的音乐表演活动必然伴随着他一系列的心理活动。因此,对音乐演奏者音乐表演心理模式建构的主要研究方法,只能是依靠现代心理学和艺术理论研究的最新成果对音乐表演者的经验体会进行逻辑分析,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美学分析和研究。

        我们在前面提到,演奏是演奏者在再现乐谱的基础上进行的创造性艺术表现。如果没有再现,就谈不上表现。既然如此,我们就把演奏者的音乐艺术创作活动,分为再现和表现两个部分分别进行考察。

        1、“再现模式”

        从神经生理学的角度讲,人类的心理活动只不过是大脑皮层上较稳定的神经反映通路,它是经过反复的运动经验后形成的。皮亚杰在《发生认识论原理》一书中,对此进行了详细的阐述。皮亚杰认为:人类的心理建构,是人类主动积极活动的结果;当人们定向地不断活动,把感觉、知觉、表象、情感等心理因素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再经过不断地重复,不停的强化,最终在大脑皮层上留下“印记”。这“印记”再经过不断“同化”和自我“调节”,复杂的心理结构便逐渐建构起来。心理结构“是在循环往复的通路中发生作用的,并且具有趋向于平衡的内在倾向的自我调节作用。”

        音乐演奏必然也是演奏者大脑皮层上较稳定的神经反映通路。一个成熟的音乐演奏者,必须经过长期的音乐演奏学习与演奏实践,这一过程是人为的、具有明确目标(定向)的艺术实践活动。在音乐演奏的学习实践活动中,每攻克一个演奏技术、技巧,每掌握一首音乐作品的艺术创作过程都是反复进行强化的过程。因此,演奏者的大脑皮层上必然会留下许多“印记”--音乐艺术实践经验。这些产生于演奏实践的艺术实践经验一旦受到外部刺激,就会轻车熟路地对这些刺激进行目的、方法、特定感官以及心理因素的反应,于是,演奏者的音乐表演模式就在不断地确立与建构中,最终成为一种自动化(即进入潜意识领域而且能从潜意识领域自动回到意识领域)的指向--音乐演奏者的生理心理模式。我们把演奏者的这种较为稳固的生理心理模式称之为“音乐再现模式”。

        但是,“再现”毕竟是被动地接受过程,主要是在演奏者身上发生的生理反应。再现不是表现,它是正在“感受中”的阶段,而不是已经“感受到了”的阶段。这时,有的演奏者能够感觉到作品中的审美信息,有的演奏者却可能感觉不到作品中的审美信息,这主要取决于演奏者的审美经验、艺术积累和修养。即便是已经感觉到作品中审美信息的演奏者,也还需要演奏者经过理性思维后方能形成独特的审美感受和艺术见解,才有可能谈到艺术再创造。因此“再现”必然缺乏创造性。同时,经过长期音乐训练固定下来的音乐处理能力--音乐再现模式虽然是每一个演奏者音乐表演的基础,然而长时间的技术练习所固定下来的肌肉记忆--反射弧所形成的动作习惯(演奏惯性)也会导致演奏僵化,它对演奏者的影响必然导致其演奏缺少生动的表现与丰富的艺术创造性。因此,演奏者单凭“音乐再现模式”所进行的演奏不可能是完美的音乐艺术创造。

        2、“表现模式”

        成功的音乐演奏总是对音乐作品进行的艺术再创造。优秀的音乐演奏家总是具有对音乐作品进行创造性发挥的能力,这是一种演奏者以其在长期的生活实践和音乐实践中所形成的审美经验及审美标准对音乐作品所提供的审美信息进行加工处理的能力,我们把它称之为演奏家的“音乐表现模式”。“音乐表现模式”是一种音乐演奏的境界,它能使音乐演奏生动而充满个性,成为真正的音乐艺术创作活动。

        “音乐表现模式”是一个复杂的生理心理过程,演奏者通过各种感官的运动将其感觉、知觉、情感、表象、想象等一系列心理活动汇集在一起。演奏者的“音乐表现模式”--音乐艺术创作的起点是对音乐作品的感知,这是演奏者对音乐作品的整体把握过程,它首先是从对作品结构与形态的把握开始,进而是对作品基本情绪的把握。通过对音乐作品的感知,演奏者在其内心完成对作品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过程,并通过这一过程与作品产生共鸣。音乐作品都是作曲家内心审美体验的物化,充满着丰富的审美内涵。演奏者对作品感知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去体验和发掘作品中的审美追求。这些审美追求有的是丰富的情感内涵,有的是强调道德思想内容,有的则是强调形式美的创造,强调智慧才能。这些审美追求的情感色彩在强度上是很不一样的。然后,演奏者还要将自己的审美体验与作品中的审美追求进行交融。经过这样一个过程已后,演奏者的内心就会形成一种稳定地审美定向,在音乐艺术创造天地中驰骋奔涌。因此,可以说“音乐表现模式”就是演奏者的“音乐表演心理模式”,是在演奏者内心进行的音乐作品的艺术再创造过程。

        然而必须指出,再现和表现是在互相之间不断的相互作用中彼此依存的。再现是演奏者通过一系列生理刺激的反映模式把乐谱中的音符通过乐器转换成音响的一种行为过程,这种行为过程主要是建立在演奏者大脑条件反射基础上的。这种条件反射的表现形式主要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演奏技术。演奏者在接受每个音乐作品的时候既然都是通过“同化”来接受的,也就必然会通过“同化”感觉到音乐作品中的审美信息。虽然再现也是主观的,这时演奏者的感官和大脑也在接受着审美信息,然而,这毕竟是一种被动地接受,甚至更多的情况下演奏者是在潜意识状态中接受着美的信息。而表现则不然。表现是在演奏者通过乐谱的视觉刺激,激发起他大脑中潜意识状态的各种生活记忆和审美记忆,再通过一系列心理活动--知觉、联想、想象、灵感来完成的。这时,演奏者既不是被动的感觉着声音中美的信息,也不是在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状态下积累着艺术经验,而是演奏者发自内心的有意识进行的音乐艺术再创造。

        音乐表演既然是演奏者根据乐谱--音乐符号序列进行艺术创造的思维活动,是演奏者运用乐器表现自身审美体验的生理、心理活动,那么,如果忽视演奏的主体--表演者的内在创造机制--心理、思维的状态与功能,我们必然就会失去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所以,必须深入地分析和研究演奏者“音乐表演心理模式”的内在结构,即:演奏者在音乐表演过程中的心理现象。因此,我就以“音乐表现模式”的生成作为我主要的研究目标。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