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结论  

    综上所述,先锋派的立场是反历史的,以及对新事物的追求形成了20世纪独特的艺术面貌,也正是由于这种强烈的时间推进意识使先锋派本质性地陷入了困境,悖论的是先锋派仍是内在地借助历史,正是由于历史使先锋派的生产与接受才成为可能。同时我也揭示了先锋派的死亡辩证法,它自身就具有突破与更新的潜能,只要社会结构没有根本转换,它仍是有效的,并仍是对由文化工业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进行批判的有力武器。当今的艺术世界话语仍然是以先锋派的理论为暗含条件的,魏茨的反本质主义艺术观以及迪基的“艺术制度论”都为创新等留下了空间,即使是后现代主义或新先锋派的“样式主义”(奥利瓦语)也没有否认这种创新观,只是后现代主义艺术家做得更聪明,他们不再如此激进地推进时间,而是放缓脚步重新挖掘、阐释以往的痕迹。最后,我想说的是,正是由于先锋派,我们(包括艺术家、艺术机构、批评家、艺术史家,还有观众等)正无可奈何地被历史所驱赶,先锋派的出现使得艺术终结了,一种曾经支配了几百年的艺术叙事模式终结了,假如谁还停留在那样的艺术叙事之中进行艺术实践,也就意味着他已经被排除在历史之外了,我们进入了决定着艺术生产、艺术接受、艺术消费等各种艺术行为的新的艺术世界或“艺术制度”之中,这种艺术世界的产生正是由于先锋派的实践而导致的,并且为先锋派终结后的艺术实践做了理论的陈述。  

       

       

    参考文献:  

    [1][]马泰·卡林内斯库:《现代性的五副面孔》[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  

    [2][]保罗·伍德:《现代主义与前卫的概念》[J]《美术观察》,2008年,2.  

    [3]WEBBER,ANDREW J. The European Avant-Garde 1900-1940.Cambridge:Polity Press ,2004.  

    [4][]彼得·比格尔:《先锋派理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  

    [5] DOORMAN,MAARTEN.Art in progress:A Philosophical Response to the End of the Avant-Garde.Amesterdam University Press,2003.  

    [6][]阿瑟·C.丹托:《艺术的终结之后》[M]江苏:江苏人民出版社,2007.  

    [7]DANTO,ARTHUR C.The Artworld.in Lamarque and Olsen(ed.)Aesthetics and the philosophy of Art.(Blackwell Publishing Ltd),2004.  

    [8]LEVINSON,JERROLD.Defining Art Historically. in Lamarque and Olsen(ed.)Aesthetics and the philosophy of Art(Blackwell Publishing Ltd),2004.  

    [9][]诺埃尔·卡罗尔:《辨别艺术》[A]卡罗尔:《超越美学》,北京:商务印书馆,2006  

    [10][] ]诺埃尔·卡罗尔:《历史叙事与艺术哲学》[A]卡罗尔:《超越美学》,北京:商务印书馆,2006  

       



    [1]作者信息:夏开丰(1980   , 男,华东师范大学艺术学院06级硕士研究生,专业方向:美术史论。  

       

    上一页  [1] [2] [3] [4] 

    分享到:


  • 文章录入:散曲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论文
    没有相关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