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会的各公会虽均把音乐作为教会教育手段之一,但各差会的教育着重点却并不完全相同。如山东青州英国浸礼会的广德书院就把唱歌定为学校的主课之一。而不同派宗的林乐知在1881年为中西书院所拟定的课程规条中却明确要求学生每年都“习学琴韵”。在教学内容的要求上,主持广德书院音乐教学的库寿龄夫人和长老会的范约翰夫人也不尽相同。范夫人力求学生掌握西洋大调及小调音阶,在她看来,与其迁就中国学生的音乐习惯,不如尽可能地教授他们西方的音乐作品。只有这样,学生们的音乐视野才可以得到拓展,他们的音乐水平才能有所提高。而库夫人却不持这种欧洲中心论的观点,反而对中国人所习惯的五声音阶情有独钟。她在青州教学时,为了适应中国学生的审美习惯,曾多次尝试着用五声音阶配歌,甚至不惜把一些经典的英国圣诗乐曲按照中国的音阶进行改编。

      在运用中国人熟悉的音乐语言、特别是五声音阶这一点上,很多传教士都有共识。如同为英国浸礼会的李提摩太夫人多次建议用《Auld Lang Syne》、《Ye Banks and Braes》、《Balerma》、《Morven》之类的旋律来教成年的学生,因为这些乐曲都是以五声音阶为基础的。美国黑人“欢歌”(Jubilee airs),如《SwingLow》、《In Bright Mansions Above》、《TheGospel Train》、《Steal Away to Jesus》等因为没有半音,也在她推荐的行列。美国监理会的Charles SChampness和活跃于华中地区的Arthur Bonsey等也竭力主张避免在乐曲中用半音。他们除了对李提摩太夫人建议的《Auld Lang Syne》、《Ye Banks and Braes》这些五声音阶的苏格兰乐曲表示赞同外,还建议使用美国当时盛行的通俗歌曲,如《Iowa》、《Kentucky》、《Forest》、《Harmony Grove》等。英国浸信会的苏维廉牧师(William ESoothill,1861-1935)也是五声音阶的积极倡导者。他不但主张教会礼拜所用的音乐应该尽可能地避免用半音,多用苏格兰、爱尔兰民歌旋律外。还鼓励传教士们在基督教祈祷仪礼上多采用中国乐曲或尽可能类似中国乐曲的旋律。以下即是他所举的一些实例:

      

     

     

    值得注意的是,传教士还比较注意因人施教。半音对中国成年人来说可能比较困难,但对中国儿童却并不是什么难以逾越的鸿沟。如李捉摩太夫人通过多年的教学实践认识到,中国幼童可以熟练地掌握半音技巧,因此在教学中应该因人施教,不必完全用五声音阶。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论文